关闭

正文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6/08/17

 第十九章

(1)

雷根在哥伦布市慢跑了大约十一哩,在星期五早晨七点半到达俄亥俄州立大学东侧停车场。他没有任何计划,心中唯一的念头是找个目标抢劫。在医学院与停车场之间的走道上,他看见一位年轻女子停妥金色丰田汽车。走出车门时,他看见她在敞开的鹿皮外套下穿了一件栗色长裤。他转过身,搜寻其他下手目标。他并不打算打劫妇女。

但是,阿达娜也在那儿注视,她知道雷根为何会在这儿出现,也知道他吸食安非他命、喝了伏特加酒,跑步跑累了。她希望他退下去……

当她靠近那位女子时,那女子正弯腰取书籍和笔记本。这时,阿达娜从槍套中拔出槍顶住那女子的手臂。那女子头也不回,笑着说:“好了,你们别闹了。"

“进车!"阿达娜说:“我们去兜兜风!"

戴凯莉转身发现这陌生人并非朋友,以前从未见过,而且手中还握有一把槍,她知道这陌生男子不是在开玩笑。他示意要戴凯莉移向乘客座,于是戴凯莉便依言跨过排档杆坐在右侧的座椅上。他取过钥匙,坐上驾驶座。起初,他松开手剎车似乎有些困难,但最后还是将车驶离停车场。

戴凯莉仔细端详这陌生男子──红棕色头发,八字胡修剪得非常整齐,右颊上有颗痣,是个体态潇洒修长的男子,约一百八十磅重,五尺十寸高。

“我们要去哪儿?"她问道。

“某个地方,"他的语气温柔,“哥伦布市的路我不太熟悉。"

“听着,"戴凯莉说:“我不知道你为何找上我,但我今天有场考试,要考视力检定法。"

他将车开到一家工厂的停车场停了下来。戴凯莉发现他的眼睛飘来飘去的,这是她必须记得告诉警方的特征。

他翻动她的皮包,取出驾照和其他证件。此时,他的声音变得很严肃。“如果你敢报警,我就对你的亲人下手!"他取出一副手铐,将她的右手铐在车门把上。“你刚才说你要考试,"他喃喃说道:“在我开车时,如果你想看书的话,请便。"

他们朝俄亥俄大学校园北方前进,过了一会儿,他停在铁路平交道上,正巧有一列火车缓缓驶来,只见他突然跳下车,绕到行李厢后,戴凯莉可吓坏了,以为他要弃她不顾──手被铐在车上,火车就要来了──她心想,莫非他疯了不成。

原来是当车胎在铁轨上传来一阵沉重的声音时,凯文代替阿达娜出现了,因此立刻跳下车绕到后车厢,检查轮胎是否出了问题。如果是爆胎的话,他就必须逃开。但是,一切似乎都没问题,于是又回到车上把车开走。

“脱掉长裤!"凯文说道。

“什么?"

“把你的长裤脱了!"他大吼。

她按他的话做,同时也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坏了。她知道他这么做是担心她会逃跑。即使未被铐住,要她不穿衣服逃跑也是不可能的事。

在行驶中的汽车里,为了避免激怒他,她将目光放在“视力检定法"的课本上。虽然未抬起头来看,她也知道他们正在国王大道上朝西前进,不久又转向奥伦坦吉河路往北行驶,进入一片田园地带。偶而,他会自言自语:“今天早上才逃掉……用球棒K他一顿……"

通过玉米田时,前路出现路障,于是他绕道驶入树林,打从一堆废弃车前经过。

戴凯莉还记得座椅与排档杆置物箱之间有一把剪刀,她想抓起剪刀刺他。但是,当她注视剪刀时,他开口说话了:“别做傻事!"同时亮出弹簧刀。他停车,将手铐从车门上解开,但手铐仍留在那年轻女子的右腕上。接着,再将她的鹿皮外套铺在泥潭的土地上。

“脱掉内裤,"他低声说:“躺下来。"

戴凯莉看见他眼珠子飘来飘去……

阿达娜躺在那女子身旁,凝望头顶上的树木。她不明白自己的时间为何总是被菲利浦和凯文抢去。她在开车时,曾有两次被他们取而代之。她希望他们不会再出现。一切都是如此混乱。

“你可知道孤独的滋味?"她问躺在身旁的女子,“尤其是长久以来都没被人拥抱过的感觉?你可知道不懂得什么是爱的感觉?"

戴凯莉没答话,阿达娜就像抱着玛琳一样抱着她。

但是,这位娇小的年轻女子,似乎有什么毛病。无论阿达娜如何试着进入戴凯莉的身子,戴凯莉的肌肉总会一阵痉挛,迫使阿达娜出来──就是无法进入。这情形不但奇怪,而且可怕。在迷迷糊糊之中,阿达娜退去了……

戴凯莉哭着脸告诉眼前的男子,说她自己有生理上的问题,她曾看过妇产科医生。每次和男人睡觉时,她就会有这种症状。突然间,眼前的陌生男子变得非常愤怒,而且态度粗野。

“哥伦布市有那么多女孩,"他大声咆哮,“却挑到你这个没用的女人!"

他让她穿上长裤,命令她上车。戴凯莉发现,眼前这男子的态度又变了。他靠近她,递上一张面纸,“拿去,"他温柔说道:“擤擤鼻涕吧!"

阿达娜神情慌张。她记起雷根今天开车兜风的目的──如果她空手而回,雷根一定会起疑。

戴凯莉看见这个强暴犯不安的眼神和脸上忧心的表情。她倒同情起这男子了。

“我必须弄些钱!"男子告诉她:“否则有人会生气!"

“我没带现金。"戴凯莉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别紧张,"他又递给她一张面纸,“如果你照我的话做,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我会照你说的话做,"她答道,“但别把我家人牵扯进来,你可以把我的钱都拿走,但是千万别动他们。"

他把车停妥,再次搜寻她的皮包,发现一本存折,存折上有四百六十元余额。“你一星期的生活费多少钱?"他问。

戴凯莉哭着说:“五、六十元。"

“好了!"他说道:“我让你留下六十元,另外开一张四百元的支票。"

戴凯莉既惊讶又高兴,虽然她知道学费和书籍费已经飞了。

“我们一起去抢银行!"男子突然说:“你和我一起去抢!"

“不,我不去!"她断然拒绝,“你可以要我做任何事,但我绝不帮你抢银行!"

“我是说,我们一起去银行兑换支票。"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看到你哭,会令他们查觉有异。你心情这么乱,要你一起去兑现支票可能有困难,反而会惹来银行员的注意。"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问题,"戴凯莉仍然哭着说道,“在槍口的压迫下,我这样的表现已经算是不赖了。"

他只嗯了一下。

在西百老街上,他发现一家可供车辆直驶进入办事的银行,那是俄亥俄国家银行的分行。他将槍藏起。但是,当她取出身份证时,槍口立刻指向她。戴凯莉本打算在支票背书时写上“救命"两个字,但这一切似乎都被他看穿了。他说道:“别想在支票背面耍花样。"他将支票、存折和戴凯莉的身份证交给银行员,银行员给了他四百元。“你可以向警方报案说你遭抢,然后要求支票立刻止付。"当他将车驶离时说道:“告诉他们你是在被逼迫的情况下才去兑现的;这样一来,损失就由银行来承担。"

到达市中心时,他们陷入尖峰时刻的车潮中。“你坐过来开车。如果向警方报案,可别说出我的特征。如果我在报上看到任何蛛丝马迹,我自己不出面,但一定会有人去找你或你家人。"

然后他迅速下车,消失在人潮中。

雷根四周张望,原本以为自己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停车场里。但稍一留神,发现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而且正打从市中心的拉查拉斯百货公司大门前走过。时间消失到哪儿去了?摸了一下口袋,发现有一束钞票。心想一定是干了一票。这钞票一定是抢来的,但他对此事却毫无记忆。

他搭上一辆驶往雷诺斯堡的公车。

返回柴宁威公寓时,他将钱和万事达卡放在衣柜里的架子上,然后睡觉去了。

半个小时后,亚瑟醒了过来,精神饱满,心想自己为何会睡得如此晚。淋过浴,换穿内衣时,他发现衣柜架上有钱。这些钱是哪儿来的?大概是某个人忙着工作赚钱吧?管他的,只要有了钱,就可以买吃的、还清帐单;最重要的是,可以支付汽车贷款。

亚瑟将“驱逐通知"丢到一旁。汤姆他们已被公司开除了,韦约翰只是来催缴房租的,房租可以稍后再付。他已决定该如何对付“凯莉及雷蒙公司",他打算让他们继续发出“驱逐通知";他们告上法院时,亚伦会告诉法官,当初该公司要他辞去原来的工作,搬到他们的公寓为他们整修屋子。好不容易领到工钱买了几件家俱安定下来,他们却要开除他,还想将他赶上街头。

他知道法官会给他九十天的宽限期,即使接到最后一张“驱逐通知",他仍有三天的时间搬出去。在这段期间里,亚伦有充份的时间去找另一份工作,存点钱、租新房子。

当晚,阿达娜剃掉八字胡。她一直不喜欢脸上有胡子。

汤姆曾答应比利的妹妹凯西在这个星期六,也就是“全郡户外园游会"的最后一天,在兰开斯特市与她一同度过。因为桃乐丝和戴摩租了摊位卖吃的,或许需要人手协助收拾餐盘、整理杂务,于是拿了衣柜上的钱──金额并不大──并且要亚伦开车载他去兰开斯特。园游会上,他与凯西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他们骑脚踏车、玩游戏、吃热狗、喝啤酒;谈论小时的情景、猜想雪儿加入摇滚乐团如何在加拿大过日子、杰姆在空军的表现如何等等。凯西还说,她很高兴比利剃掉胡子。

当他们来到小吃摊时,桃乐丝正在忙,汤姆溜到她背后,用手铐将她铐在导管上。“如果你想整天都待在火炉旁像奴隶一样工作,干脆就把你铐在这里好了。"桃乐丝听了之后笑了起来。

汤姆一直和凯西在一起。园游会结束时,亚伦开车返回柴宁威公寓。

亚瑟度过一个平静的星期天,都在阅读医学书籍。星期一上午,亚伦打算出门找工作。往后几天,他打了好些电话,也寄了不少履历表,但都没人雇用他。

*****

(2)

星期五晚上,雷根跳下床,他认为自己已睡过一会儿了。走到穿衣镜前,那些钱──甚至不记得是抢来的──已经不见了,于是冲进储藏室取出二五口径的自动手槍,在公寓里展开搜索,想找出趁他睡觉时溜进来的小偷,结果却空无一人。找不到亚瑟时,他非常生气的从抽屉里取出仅有的十二块钱,走出公寓去买伏特加酒。回来之后立刻就把酒喝光了,并且还猛吸烟。他仍然担心那些尚未偿清的帐单。心中想道,无论上次的钱是如何得来的,他必须再干一票。

雷根吸食过安非他命,将槍系在身上,穿上慢跑服和风衣,再次朝哥伦布市西区慢跑前进。他大约在早晨七点半到达俄亥俄州立大学“智士停车场",远处可以看到一座属于“俄州人队"的马蹄形足球场。他发现身后有一块招牌“阿普汉大厅"──那是在停车场另一侧,一栋现代化的水泥玻璃建筑。

一位身材矮小、体态丰满的护士走出大门,橄榄色肌肤、稍高的颊骨、乌溜溜的秀发在背后绑成三条长马尾。当她进入一辆白色汽车时,雷根心头浮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曾在哪儿见过她。或许有个人──可能是亚伦──很久以前在学生常去名为“古堡"的地方见过她。雷根正转身准备离去时,阿达娜将他赶出“聚光灯"……

魏达娜在值完夜间十一点至清晨七点的大夜班之后,只觉身心俱疲。她曾在医院打电话给她未婚夫席尼,说要与他共进早餐。但是,经过一整晚的劳累之后,她只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至于给席尼的电话,等回到家之后再打好了。走向停车场时,一位朋友正好经过,彼此互道早安。接着,魏达娜继续朝向她每次都很小心停在“阿普汉大厅"前的车子走去。

“嘿!等一等!"不知是谁在大喊。

她抬头看见马路对面有一位身穿牛仔服和风衣的年轻人,正在挥手叫她。他很潇洒,有点儿像是某个电影明星,戴着一副会变色的棕色太陽眼镜。她站在原地等他,那男子过来之后,问了中央停车场的地点。

“这很难说明,"魏达娜回答,“要往这儿绕过去。我看还是我载你过去好了,上车吧!"

年轻男子依言上车。魏达娜正在倒车时,那男子突然从风衣中拔出槍来。

“继续开车,"他说道:“你必须帮我一个忙。"不一会儿,他又补了一句,“如果你听话,就不会受到伤害。相信我,我真的会杀人。"

魏达娜心想这回是必死无疑了。她的脸颊开始涨红、血管收缩、胸口沉重。天哪!为什么不叫席尼来接我下班?至少也该让他知道回家之后会打电话给他,或许等久了,他会通知警方。

绑匪将手伸向置于后座的皮包,取出皮夹,看着她的驾照。“听着,魏达娜,把车开往北上七十一号州际公路。"

他从皮夹里掏出十元──她觉得那是故意做给她看的──接着用很明显的动作将十元放进衬衫口袋,然后又从她的包包里取出一根烟,送进她嘴里。“我敢打赌,你现在想抽烟!"同时用她的打火机为她点燃。她发现他手上和指甲缝里全是油渍,但并非油污或脏东西。他刻意将打火机上的指纹抹去,这可吓坏了魏达娜──这表示对方是个职业罪犯。他注意到魏达娜有情绪不安的反应。

“我是集团成员,"他说:“我们有人卷入政治活动。"

她第一个反应是,他在暗示他颇有来头,虽然他并未真正提到他所属的组织名称。她认为他上七十一号公路可能是为了逃往克里夫兰。这男子应该是都市游击队份子。

但是,当他下令在达拉瓦郡交流道离开七十一号公路时,她吓了一跳。他要她走偏僻的道路。他整个人似乎放松了,而且对这个地区很熟悉。当附近不见任何汽车往来时,他叫她停车。

魏达娜发现这附近非常荒凉,这才知道这次的绑架与政治完全无关,不是被强暴就是被射杀身亡。只见他向后靠,魏达娜知道噩运即将临头。

“我要在这儿休息一分钟,整理一下思绪。"他说道。

魏达娜坐在那儿,两手仍然握住方向盘,眼睛注视前方。一想到未婚夫和未来的生活,心想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眼泪就不禁开始流了下来。

“怎么回事?"男子问道,“你担心我会强暴你?"

这些字眼和讽刺的语调刺伤了她,她转过头注视他。“是的。"她答道。

“你真是个蠢蛋!"他说:“该担心的是你的性命,结果你却担心贞操!"

这句话的确令她十分震惊,于是立即停止哭泣。“你说的没错,我是很担心自己的性命!"

她看不清他的眼神,因为他戴太陽眼镜。突然,他的声音变得很温柔,“放下马尾辫子。"

她坐在那儿,手握方向盘。

“我说把你的头发放下来!"

她取下发绳。然后,他靠上来将整条发带扯掉,双手抚摸并称赞她美丽的秀发。

不久,他的声音又变了,变得很大声而且还说个不停。“你真是妈的大笨蛋!看看妳把自己弄成什么模样!"

“我把自己弄成什么模样?"

“看看你的衣服,看看你的头发,你一定知道对我这样的男人你很有吸引力!一大清早七点半你在停车场干什么?难道你还不是笨蛋?"

魏达娜认为,就某方面而言他是对的,当初让他搭便车就是个错误。她怨叹自己造成如今的下场。这时,她更进一步发现自己正被人挟持进行所谓的犯罪之旅,她曾听过类似的强暴故事,但从未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已不在乎即将发生的事。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也好,不会再有比强暴更糟的事了。

“对了,"他的声音将她从思绪中带回现实,“我叫菲尔。"

她两眼直直望向前方,并未看他的脸。

他对她大吼道:“我说我叫菲尔!"

她点点头,“你叫什么都行,我不想知道。"

他叫她下车,在搜查她的口袋时,他说:“我打赌,你当护士一定可以拿到很多兴奋剂!"

她默不作声。

“到后座去!"他命令道。

魏达娜移到后座时开始不停地说话,希望能分散他的注意力。“你喜欢艺术吗?"她问, “我最喜欢艺术了,闲暇时就做些陶艺,使用的材料是粘土。"她歇斯底里地说下去。但是,他仿佛并未听到她在说什么似的。

他要魏达娜脱下白色裤袜。她很高兴他并未叫她把衣服全脱光。

“我没染病。"拉下拉链时,他这么说。

这令魏达娜十分吃惊,她真想大喊回去──我有病!我什么传染病都有!但是,她同时也觉这男子是不是有精神病,所以不敢再惹他生气。总而言之,她目前担心的不是有没有传染病,她只希望尽早办完事。

她很惊讶他才没几下就结束了。

“你真是太棒了,"他说道:“你让我全身兴奋。"他下车张望,要她坐回驾驶座。“这是我第一次强暴,从此不再只是游击队了,我还是强奸犯!"

过了一会儿,魏达娜说道:“我可以下车吗?我想上厕所。"

他点点头。

“有人监视我的话,我就没办法……你可不可以走远点儿?"

他按她的话走开了。当她回来时,发现他的言行举止又变了,看起来轻松许多。但是,不一会儿,他又变了个样,重新用命令的口吻、态度和粗暴的言语对她说话。

“上车!"他吼着,“上七十一号公路往北开,我要你兑换支票,弄些钱给我!"

她迅速思考了一会儿,急着想回到她熟悉的地方。她说道:

“好,如果你要钱,就回哥伦布市。其他城市的银行在星期六是不会兑现外市的支票的。"

她一边静待他的反应一边告诉自己,如果他坚持上七十一号公路朝北驶去的话,就表示他们是向克里夫兰前进。她决定撞毁车子,两人同归于尽。她痛恨他的暴行,绝不可让他花她的钱。

“好吧!"他说道,“就往南吧!"

希望他没发觉自己松了一口气,她决定试试自己的运气。“为何不走廿三号公路?廿三号公路上有不少银行,我们可以在下午关门之前领到钱。"

他再次接受她的提议。尽管她觉得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但仍希望藉由不停的说话让他分心,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你结婚了没有?"他突然提出这个问题。

她点头,心想,这样的回答会让他以为家里有人等她,会知道她失踪了。“我丈夫是医生。"

“他怎么样?"

“他是个实习医生。"

“我不是问这个。"

“那你是问什么?"

“他这个人怎么样?"

正要开口介绍未婚夫时,她突然了解到,他问的是性行为方面的能力。

“你比他强多了。"她知道,如果夸奖他,或许他的态度就会好一些。“你知道吗?我丈夫一定有问题,他做那件事要花很久的时间,你那么快就结束了,真是太棒了!"

她看他脸上流露愉悦与满足的神情,更肯定他的确是精神不正常。如果能不停说笑,或许就可平安脱险。

他再次搜查她的皮包,掏出一张万事达金融卡、医院工作证和支票本。“我要两百元,有人需要钱用。开一张支票,到你开户的西维尔银行换钱,我们一起进去。如果你有任何企图,我就扣动顶在你身后的槍杀了你!"

走进银行打从出纳员眼前经过时,魏达娜全身颤抖。她简直不敢相信,那些人竟然没发觉她脸上的怪异表情。她拼命使眼色想引起银行员的注意,却没有任何人发现。后来,她走向柜员机用金融卡分两次提领,每次各五十元,直到自动柜员机的收据上显示可借支的限额已满为止。

当他们开车离去时,他小心撕毁柜员机收据,将碎片丢到窗外。魏达娜两眼直盯后视镜,几乎要窒息了──正好有辆警车跟在后面。天哪!她心想,一定会被警察逮捕的,因为乱丢纸屑。

当他查觉她异样的兴奋神情时,一转头,也看到了警车。“他妈的!让那几只幸运的猪尽量开过来,我用槍打烂他们脑袋!很不幸你看见了,但事情就是这样,我会干掉他们!但是,如果你敢轻举妄动,下一个就是你!"

这时,她真希望警察没看见丢到窗外的纸屑。她十指互握,十分确信他会开槍射杀警察。

巡逻车并未注意他们。她只是向后靠在座椅上,全身发抖。

“我们再找其他银行。"他说道。

两人试了几家银行,甚至也试过“克拉格"和“大熊"等等连锁商店,但都领不出钱。她发现每次走进银行前,他都非常紧张;但是,一走进去之后,又变得很调皮,像在玩耍一般。在“克拉格"商店时,他还像夫妻一样抱住她。

“我们真的很需要钱,"他告诉店员,“我们要出城去。"

最后,魏达娜终于找到自动支票兑换机,换得了一百元现金。

“我怀疑,"他说:“是不是所有电脑都连线。"

当她说他似乎十分了解银行作业和那些机器的操作时,他说:“我必须知道这些玩意儿,因为这对我们组织很重要,我们互相分享资讯,每个人的力量集合在一起就变得很强大。"

这令她再次想起他与某些激进派组织之间的关系.于是决定改变话题,讨论政治和目前的国家大事,以便分散他的注意力。当他在一旁翻阅《时代杂志》时,她向他请教有关巴拿马运河投票的看法,他看来十分困惑、不知所措。不久,她发现他对电视或报纸上的一些热门新闻一无所知,他并非政治偏激者,而且对于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物知道的太少了。

“这件事别向警方报告,"他突然说道,“因为我们组织有人负责注意这些变化,我们一定会掌握的。或许我会去阿尔及利亚,但我其他兄弟会代我监视你,这就是我们做事的手法。我们彼此支援,总有一个会找你报仇。"

她仍然持续想办法让他开口说话,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但决定不谈政治。“你相信有神吗?"她问道,因为这个话题有的人可以谈上好几个钟头。

“你相信有神吗?"他大声吼回去,用槍顶在她脸上,“现在神会来救你吗?"

“不会,"她喘息道,“你知道吗?你是对的,神现在并没来帮我。"

他突然沉寂下来,看着窗外的景物。“我想我真的被宗教搞迷糊了,你永远不会相信,我是个犹太人。"

“真的?"她毫不经考虑脱口而出,“你不像是犹太人呀!"

“我父亲是犹太人。"

他继续说话,似乎不再那么气愤了,最后他说:“所有宗教都是狗屁!"

魏达娜当然没说话,因为宗教显然不是个好话题。

“你知道吗?"他温柔地说:“魏达娜,我真的很喜欢你,很遗憾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他不至于会杀了我,魏达娜心想,或许现在该想想如何协助警方速捕他。

“如果能再见面的话,"她说:“那是再好不过了。打电话给我……写封信给我……甚至只是一张明信片也好。如果你不想签名,可以签个『G』代表游击队。"

“你丈夫怎么办?"

她心想他已经上当了。前面设下的陷阱如今已经让他上勾了。“别担心我先生,"她说道,“我会处理他的。写信或打电话给我,我会很高兴能听到你的消息。"他指着油表说快没油了,该找个加油站加油。

“不,还够用,"她真希望车子没油,这样他就不得不下车。

“现在距离早上我遇见你的地方有多远?"

“不远。"

“你载我回那个地方!"

她点点头,心想这是最佳的选择。快到达医学院时,他要求把车停在路旁,并且坚持给她五元去加油。她不愿接受,因此他把钱放在遮陽板的小袋子里,然后温柔地望着她。“很抱歉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他低声道,“我真的爱你。"

他轻轻抱了她一下,然后就跑出车外。

当雷根返回柴宁威公寓时,已是周六下午一点了。同样的,这回他又对抢劫之事毫不知情。他把钱放在枕头下,槍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些钱绝不可交给其他人。"说完后便进入梦乡。

当晚,亚伦起床了,发现枕头下有两百元。他很纳闷钱又是从哪儿来的呢?当他看到雷根的槍之后,心中也有个谱了。

“原来如此,"亚伦说:“那就出去享乐享乐吧!"

他冲了澡,将脸上长了三天的胡子刮净,穿上衣服出去吃晚餐。

*****

(3)

周二晚上,雷根醒来时,以为自己才睡了几个小时。他一手伸进枕头下,发现钱又不见了,被偷了。那些帐单都还未付,也没买东西。他再次自问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回,他找到亚伦和汤姆。

“是啊!"亚伦说道,“我是看到钱在那儿,但我并不知道不能花呀!"

“我买了一些颜料,"汤姆说:“那是我们需要的。"

“笨蛋!"雷根大吼,“我偷钱是为了要付帐单、买食物、付汽车贷款的!"

“好了,亚瑟在哪儿?"亚伦问:“他应该告诉我们呀!"

“我找不到亚瑟,他已经不管事了,只专心研究工作,现在由我负责付帐单。"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汤姆问道。

“我再干一票,这是最后一次,谁都不准再去碰那些钱!"

“天呀!我痛恨《混乱时期》!"亚伦在一旁说。

10月26日星期三早晨,雷根穿上皮夹克出门了,这是他第三次穿过哥伦布市往俄亥俄州立大学前进。他必须弄到一些钱,他必须向某人抢劫,任何人都行。大约七点半时,他站在十字路口,一辆警车也停在那儿等红绿灯。雷根握紧怀里的槍,那些警员或许有些钱。当他朝他们走去时,绿灯亮起,警车呼啸驶离了。

沿着东伍得拉夫大道前进时,他看到一位非常漂亮的金发女郎驾驶蓝色雪佛兰汽车,朝一栋砖造建筑物驶去,墙上的招牌写着“双子座"。他尾随到停车场,很确定自己并未被对方发现。他从没想过要对妇女下手行抢,但如今的他已无技可施了。这么做,也都是为了那些孩子。

“进车里去!"

那女郎转过头来问:“什么?"

“我有槍,载我去个地方。"

慌张之下,她依言行事。雷根坐上乘客座掏出两支槍。此时,阿达娜第三度代他出现……

阿达娜开始担心亚瑟或许会知道自己曾窃取雷根的时间,她认为如果有一天雷根被警方逮捕,或许会被控诉所有罪行。由于他出门带槍,一心只想抢劫,所以大家一定会认为所有时间都是他占用的。如果他记不起发生过什么事,警方可能就会归因于那些伏特加酒和毒品。

她很羡慕雷根,既勇敢又进取,尤其是他对克丽丝汀的那份柔情。她真希望自己能拥有雷根的特质。当年轻的金发女子开车时,她用雷根的口气与她说话。

“我要你在那边的办公大楼停车,后侧的停车场应该有一辆豪华房车。"

果然有辆房车停在那儿。阿达娜掏出槍来,瞄准那辆车。“我要杀了那辆车的主人,如果他在这儿,他可就死定了。那家伙贩卖古柯碱,我知道他用古柯碱害死了一个小女孩,他连小孩都不放过,这就是我为何要杀他的原因。"

阿达娜查觉皮衣里有些东西,是汤姆的手铐,她将手铐放在座位下。

“你叫什么名字?"阿达娜问道。

“倪波莉。"

“好了,波莉,油不够了,去加油站吧!"

阿达娜付了五加仑的油钱,然后要倪波莉朝七十一号公路往北开。他们一路开车到达俄亥俄州的伍新顿市,在那儿,阿达娜坚持要在『友谊冰淇淋店』停车,和倪波莉喝杯可乐。

继续上路后不久,阿达娜注意到有条河沿着道路右侧流去,河上有一些老旧的单线通行桥梁跨越。她知道倪波莉正在一旁仔细打量,日后好向警方指认报案。阿达娜继续假装雷根的口气说些故事。这么一来,亚瑟和其他人就会被搞迷糊,也不会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出来──绝不会有人知道她曾经出现过。

“我杀过三个人,但在战争中我杀过更多人,我是恐怖组织的一份子。昨晚他们在哥伦布市放下我,要我完成一项任务。我必须杀掉一位出庭作证对我们组织不利的证人。告诉你,这项任务已经完成了。"倪波莉只在一旁安静点头、聆听。

“我还有一种身份,"阿达娜吹嘘,“当我穿著整齐时,是生意人,开的是玛莎拉蒂。"

来到一条荒凉的乡村道路时,阿达娜要倪波莉驶过一道深沟,经过一片芦苇丛生的田野,旁边有座池塘。阿达娜同她下车,观察池水和附近地区。绕了一圈回来之后,两人坐在引擎盖上。

“放我下车前,我想再等廿分钟。"

倪波莉松了一口气。

接着,阿达娜又说:“另外,我要和你做爱。"

倪波莉开始哭了。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不是那种会殴打女人的男人,我甚至不愿意听到类似的事情发生。"

倪波莉哭得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