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八章 不辞冰雪

更新时间:2016/09/02

 我仿佛病得很严重,依稀又无数人影在眼前晃动,只孱弱着无力去看清。每日恍惚醒来不过就着旁人的手茫然地吞下药汁,也丝毫不觉得苦。偶尔吐出来,又被一口一口地喂进去。有时含糊地说上两三句话自己也不知所云的话就觉得倦意沉沉袭来,连眼睛也懒怠睁开了。索性重新和被昏昏睡去。

  真正清醒过来那回,天已经要亮了,口中只觉得焦渴不已,摸索着要去拿水喝。眼中酸酸的迷蒙着,周遭的一切在眼里都是白蒙蒙的毛影子晃悠悠。好久才看得清了,却不晓得在哪里。只见窗帷密密垂着,重重帷幕遮着,几乎透不进光来。只在窗帷的叠合的一线间,缝隙里露出青蓝的一线晨光。只那么一线,整个内室都被染上了一层青蓝的如瓷器一般的浅浅光泽。四下里静悄悄的沉寂,燃了一夜的蜡烛已经残了,深红的烛泪一滴滴凝在那里,似久别女子的红泪阑干,欲落不落在那里,累垂不止。眼神定一定,竟见是玄清横躺在窗前纱帷外的一张横榻上,身上斜搭着一条虎皮毯子。他睡得似乎极不安稳,犹自蹙着眉峰,如孩子一般。让人不自觉想去伸手抚平它。

  晨光熹微透进,和着温暖昏黄的烛光透过乳白色半透明的纱帷落在他脸上。他原本梳得光滑的发髻有些散了,束发的金冠也松松卸在一边。偶一点风动,细碎的头发被风吹到额上,有圆润的弧度。从前只觉得他温润如玉,总是叫人觉得温暖踏实,却也不在意他相貌如何。如今安静看着,却觉他双目轻瞑,微微苍白的嘴唇紧紧抿着,人似巍峨玉山横倒,就连这睡中的倦怠神情都无可指摘之处。他本就气度高华,恬淡洒脱,此刻却有着一种平时没有的刚毅英气来。我低低叹息了一声,他又怎会只是寄情诗书、抚琴弄箫的闲散宗室、玩世不恭之徒。当日一箭贯穿海东青双眼,立马汝南王府的英雄少年,亦是他不轻易示人的另一面啊!若不是因为他是舒贵太妃的儿子,若不是因为他是先帝曾经属意的太子人选。他此刻的人生,便会是另一番样子了。恐怕一生功业显赫,不会下于最鼎盛辉煌时的汝南王。

  我凝视于他,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见他身子一动,身上的虎皮毯子几乎要滑落到地上来了。房中虽暖,但少了遮盖,亦要得风寒的。

  我心下一动,蹑手蹑脚起来。不想长久不起床的人,病又未好,脚下竟是这样虚浮无力。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来,刚要走一步,眼中金星乱晃,嗡嗡作响,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触地处却是软绵绵的,有个人"嗳呦"唤了一声。我吓了一大跳,却见浣碧蜷缩坐在床边打盹,我却是跌在了她身上。浣碧迷蒙着眼睛,见是我,惊喜着低呼道:"小姐醒了?"

  不过一句话的功夫,玄清已经陡然惊醒。他一把抛开毯子跳了过来,遽然稳稳扶住我,大喜道:"你好些了?"

  他怀抱里的气息这样冲到我周遭,熟悉地将我牢牢裹住。我病中站立不稳,只得依在他臂中,不由又羞由窘。一抬头正见他眼底血丝密布如蛛网,神色关切至极,心中微微一颤,口中柔声道:"好了。"

  我迷茫环顾四周,问道:"这是在哪里?"

  玄清道:"是我的清凉台。你病得这样重,我便把你接来了清凉台看顾。"

  我轻轻"嗯"一声,不由嗔道:"方才睡觉也不好好睡,被褥要掉下来了也不知道。"

  他握住我的手臂,喜色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来,"你瞧见我睡着的样子啦?"

  我"嗯"一声,奇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他喜不自胜,在我耳边极低声道:"你是瞧见我的褥子要掉下来了才起身的是不是?"

  我脸上灼热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不去理会他,只问浣碧,"温大人呢?"

  浣碧"哎呀"一声,"我是欢喜糊涂了,方才温大人守着的,我瞧他困极了,便请他去客房休息了。我这便去请温大人过来给小姐看看。"

  浣碧欢喜出去了。我挣开他的怀抱,低着头依床坐下,只不理玄清。他转到我面前,挠一挠头低声笑道:"方才的话就当我胡说罢。我只是觉着,我睡着的时候倒比平时耐看些。"

  他这样说话的神气是很有几分孩子气的。我再忍不住,"噗嗤"笑了出声。

  如此,温实初来看过一晌,也是欣喜不已,道我好了许多了,接下来便是安心静养就好。

  我轻声道:"实初哥哥怎么也来了?"

  他忧色重重,道:"那日我刚为胡德仪看顾好了身体出宫,才回府就听说清凉台来了人要召我去瞧病,我一赶过来却是你。当时可把我吓坏了,你发着高烧,人都说胡话了,又一直昏迷着。"

  我发愁道:"我究竟是什么病呢?"

  温实初叹气道:"你是当初产后失于调养落下的病根子,平日里又操劳太过,如今天气一冷旧病复发,加之日夕思虑过重,才得了这病。现下已经好多了,只好好调养着吧,培元固本才是根本。"

  我道:"既然实初哥哥也说我好多了,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才说这一句,玄清便道:"这样着急回去做什么,身子还没好全呢?要安心静养,清凉台少有外人到访,是最好的所在了。"

  温实初微微沉吟,看了我与玄清一眼,道:"其实清凉台也未必好……"

  玄清正要说话,却是浣碧软软道:"若是清凉台不好,还有更好的所在么?总不成住到温大人府上去,虽说离大夫是近了,可是太不成个体统了,又容易被人察觉了。而且小姐现在的身子,是能腾挪奔波的么?"

  温实初语塞,半晌只能道:"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浣碧笑吟吟打断道:"温大人的意思是什么意思自己晓得就好了,不必说与我们听。王爷是无心听,我是没空听,小姐是没精神听,所以还是不必说的好。"

  我心中暗笑,温实初未必没有存了要我去他那里住的心思。然而浣碧这样一言两语,便把他的心思都拔了个一干二净。我暗暗称赞,果然是与我一同长大,姐妹连心的浣碧。

  我左右不见槿汐,问道:"槿汐可去哪里了?"

  浣碧道:"我陪小姐上了清凉台,槿汐在那边屋子看家。有什么事互相照应着。"

  我点头道:"也好,若槿汐也跟来就不好了。"

  玄清微笑的目光温和扫过浣碧,笑容满面道:"当时急着送娘子到清凉台,随意找了个宽敞地方就安置了。如今既好一些,这屋子也不是长久能住的好屋子。既要养病,不如去萧闲馆住最好。"

  我微微颔首,"住哪里都是一样的。实在不必大费周章。"

  玄清微微沉思,道:"也好,等你再好些再说罢。"说着双掌"啪啪"轻击两下,从外头进来两名女子。我靠在床边细细打量,却是两个妙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左右,容长脸儿,肤色白净,蜂腰身段,很有几分标致。细看去却不是普通侍女的打扮,两人皆是桃红间银白的吴棉衣裙,头上簪一对细巧的银梅花簪子并一朵茜色绢花。

  玄清神色关切,娓娓道:"你这样病着,浣碧一人照顾也是十分辛苦。这两日外头煎药的事都是她们在帮忙,如今就进来和浣碧一同照顾你。"

  他说到两名女子时口气温和而客气,我与浣碧对视一眼,她眼中也是疑惑不定。我晓得她一对如我一般,也在疑惑这两名女子是否玄清的侍妾。

  于是眼波斜斜一动,浣碧看懂我的眼色,忙笑道:"这样怎么好呢?小姐原是我自幼便服侍的,如今我一人照料着也足够了。不必再费王爷的人手。"

  玄清神色有些倦怠,道:"你放心,若是不好,我也不会打发了来照顾你家小姐。这两日你目不夹睫,也十分辛苦了。"

  浣碧正要说话,我抬首见玄清神色不对,脸颊绯红欲染,双目欲闭未闭,似乎十分疲倦。想起方才他怀抱之中气息滚热不似寻常,想是感染风寒发烧了。

  我一时急起来,也顾不上别的,忙看温实初道:"王爷的情形似乎不对,你且瞧瞧。"

  温实初忙上去把一把脉,再看一看玄清的舌苔,道:"王爷是辛劳过度,又着了风寒,是而发热了起来。赶紧捂着被子好好睡一觉发发汗,我再开些疏散的药来吃下,也就不碍事了。"

  浣碧忙忙扶住玄清的手臂,道:"我叫人送王爷去歇息吧。"

  玄清笑着摆一摆手道:"哪里那么娇贵了,等下再去也不妨事。"

  温实初"嘿"一声埋怨道:"那一日王爷赶来看嬛妹妹时穿的衣裳便少,这两日又辛苦了,还是好好去睡一睡吧。"

  浣碧忙应了,转头向外头唤道:"阿晋,快进来扶王爷一把。"

  玄清苦笑向我道:"看来我少不得要去睡一睡了,你好好休息罢。"

  我连连颔首,又嗔道:"自己也病着了,还只顾着别人么?快去罢。"于是二人一同扶着玄清出去了。

  我向温实初含笑道:"我这里不要紧了,你先去瞧瞧王爷吧。"

  温实初盯我一眼,似笑非笑道:"你好似很关心清河王?"

  我心下"咯噔"一下,道:"我待你和他都是一样的,谁又不关心了?我才好一些,你便又要来招我么?"我话说得急了些,不免咳嗽了两句。

  温实初顿时面色大变,忙忙告饶道:"是我的不是,惹你生气了。这样一咳嗽,越发难受了。"

  我极力平一平气息,缓和了道:"清河王一向仗义,在宫中时就对我多有照拂。如今又是这里的东道主,拼死救了我回来的。我不过寻常问候两句而已。"我微微沉吟片刻,终于道:"何况他是宫里的人,又是他的弟弟,我怎么会……"言及此处,自己的语调也有些伤感了。

  温实初满脸懊恼,道:"是我不好,惹你难过了。我以后再不胡说就是了。"然而他思量一晌,小心翼翼地哀怨道:"然而我总觉得,你对他比我对我好些。"

  我哭笑不得,只得道:"如此我也便好好关心你一下,你连日照顾我辛劳得很,也早早去歇息吧。"他还要再说什么,我道:"你若再说,我以后的身子便再不要你治了。"

  温实初无奈,只得悻悻告辞了。

  眼见温实初离去,突然一个女孩子俏丽的声音道:"这太医还真当可爱,我简直忍不住要笑了。"

  我回首看去,正是方才那两名女子。她们却也乖巧,见我看去便满面含笑伶俐地向我福了一福,道:"给小姐请安。"说完俱是嫣然一笑。

  我并不清楚她们的身份,只得生生受了她们一礼,含笑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一个高挑些的道:"奴婢叫采蓝。"

  另一个圆润活泼些的道:"奴婢叫采蘋。"

  我听她们自称"奴婢",晓得不过是得脸的侍女,或许是玄清的近身侍女。我不觉哑然失笑,问道:"这名字可是王爷给你们俩取的?"

  叫采蘋的侍女已经快言快语道:"小姐怎么知道的?"

  我斜靠在被子上,笑道:"采蓝、采蘋都是《诗经》里头的名字。清河王当真是风雅之人。"我轻轻吟诵道:"-采蓝-取自-终朝采蓝,不盈一襜,五日为期,六日不詹-,-采蘋-则取自-于以采蘋?南涧之滨。都是很雅致的名字。"

  采蘋粲然露齿一笑,道:"奴婢们哪里知道好不好,只是小姐念的句子,在王爷给奴婢们取名时是听王爷念过的,只不过咱们记不住罢了。"

  我盈盈一笑,心底又担忧着玄清的身体,便觉得有些疲倦了,采蓝和采蘋服侍我睡下。这一觉沉沉,再醒来时已经是向晚时分了。

  浣碧已经回来,在我身边坐着。采蘋和采蓝远远在门边坐着,三人并不说话。

  浣碧见我醒来,忙服侍我喝了水,又让采蘋和采蓝去厨房拿白粥、小菜来侍奉我吃晚饭。

  我瞧浣碧与采蘋、采蓝说话的语气客套而疏离,并不像她平时的样子,不免有些疑惑。趁着二人去厨房,悄声向浣碧道:"你不喜欢她们俩么?"

  浣碧笑一笑,淡淡道:"哪里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只是小姐知道我性子沉静些,采蘋、采蓝都是性子活泼的人,未免有些合不来。"

  我微微一笑,"那有什么呢?"我语气有些伤感,"从前流朱的性子,不是和你顶合得来么?"

  浣碧低着头扭一扭衣裳,只拨弄着自己的指甲道:"流朱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就不一样了。何况采蘋与采蓝两位姑娘或许是王爷的亲近之人,我与她们走得太近了,未免有人说咱们巴结……"

  我笑着叹气道:"你这性子,实实是多想了。"我想一想,又问:"你方才回来时,王爷好些了么?"

  浣碧低头片刻,眉目间有一点浅淡如雾的忧愁,强打着精神道:"小姐说笑呢,哪里这样快就好的。发着热,一回绿野堂倒头就睡着了。现下是阿晋和莫大娘照顾着呢。"

  我微微蹙眉,"嗯"了一声道:"你若有空是该去瞧瞧,也是咱们做客的礼数。我是走不动,若走得动,也就是自己去了。"

  浣碧欣然领命,道:"小姐说得很是,原本咱们在清凉台住着,王爷又病了,是该去多瞧瞧王爷的。只是小姐若不开口,奴婢到底也不敢去。现在小姐既吩咐了,我敢不尽心么。"话正说完,采蘋与采蓝端了清爽可口的小菜、白粥进来,又搬了一张楠木嵌螺钿云腿细牙桌在床上。浣碧一手接过,淡淡笑着向采蓝、采蘋道:"我来服侍就好,二位且歇着吧。"

  采蓝不晓得她什么意思,只好笑着道:"碧姑娘辛苦,只是王爷叫咱们姐妹服侍小姐……"

  "我自五岁就侍奉在小姐身边,这些活计都做惯了的。两位姑娘且自便就好。"浣碧笑吟吟说完这番话,口气却是不容推托的。二姝无法,只好瞧着我。

  我懒得理会她们的不睦,只笑笑道:"浣碧一向服侍我,就由着她来罢了。"于是浣碧就着手服侍我一口一口慢慢吃下去。

  我本没什么胃口,不过吃上两口就腻味了。指着桌子的一碟子云州酱菜和一碟子玫瑰腐乳,向采蓝道:"你家王爷感染了风寒,想必胃口不好,顶好吃些清淡落胃的东西,这两样都很好,你等下便送去给王爷吧。"

  采蓝笑着接过,采蘋道:"多谢小姐关心咱们王爷了。"

  浣碧只默默收拾着东西,片刻杏仁双眼微微一转,向我道:"方才一大早送了王爷回绿野堂,如今天都晚了还没去瞧瞧王爷是什么情形了。少不得要走一趟,不如我送去就是了。"

  室内暖洋如三春,我头昏得厉害,勉强点一点头,随她去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