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隔叶黄鹂空好音

更新时间:2016/09/02

 因心里头装着事情,中午的觉便不得好睡。天气一热,鸣蝉便起,嘶鸣的声音像落着一场沙沙的大雨,我心里发烦,索性不睡了,命几个小内监拿了粘竽把蝉捕尽。正巧平娘说予润又哭起来,我便往东殿去看,不知是否知道生母早逝的缘故,予润总是爱哭,小小的面颊常常因为哭泣而通红,我心疼不已,抱着哄了半个时辰才稍稍好些,平娘不禁叹道:“德妃娘娘一去,真是可怜了小皇子。”

  花宜恨恨道:“若不是那年安昭媛的丫头惊动了德妃,现如今母子在一起,不知多好呢。”

  我念起旧事,心中更是不乐,回头正见小连子探听了来报,说是敏妃午间生了大气,连太妃赏的嵌玉琉璃屏也砸了,又道内务府已拟定了几个寓意甚好的字眼作为安陵容为妃时的封号,下午便要送去玄凌那里请他选定一个。

  我抱着予润听他说完,不由笑道:“内务府也要极力巴结这位正得宠的新娘娘呢,手脚这么快就拟好了字了。”

  小连子不敢接话,我又问:“皇上现下在哪里?”

  “正在仪元殿看折子呢。”

  “皇后呢?”

  “听说用了午膳就睡下了,仿佛头风又发作了。”

  我将孩子交到平娘手中,转头吩咐花宜,“去看看小厨房的莲叶羹和藕粉桂花糖糕好了没?本宫亲自送去给皇上。”

  午后的时光最是闲暇不过,我虽然心里怀着目的去的,但望着一路水光山色潋滟无尽,心下也稍稍宽慰一些。

  玄凌一人在西室独坐,想是些不要紧的奏折,他信手翻过,倒也闲适。见我进来,微笑招手道:“午后日头大,嬛嬛你怎么来了?”

  我含笑福了一福,道:“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皇上气色红润,就知道安妹妹的身孕多让皇上高兴了。”

  玄凌笑道:“一向看着容儿身子娇弱,没想到胎象倒十分安稳,害喜也少,连太医都说难得呢。”

  我盈盈笑道:“安妹妹好福气,臣妾怀着胧月的时候害喜害得最厉害,可见安妹妹的孩子有多贴心,将来必定十分孝顺懂事。”

  一番话说得玄凌十分欢喜,执了我的手坐下道:“你来得正好,朕一个人坐着看折子正乏味呢。”

  我笑着起身打开朱漆描花的食盒,温婉笑道:“臣妾正想着午后的辰光长,皇上中午的膳食必定吃得油腻,又因着为安妹妹的事高兴,想必是敞开了胃口吃的,这时候肯定腻腻的觉得不消化。所以臣妾特意准备了一些清淡的点心拿来请皇上享用,不知可好?”

  玄凌笑道:“朕最得意的就是咱们韫欢的封号,灵犀,果真朕与你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

  我边盛了碗莲叶羹是取新鲜的嫩莲叶在日出前摘下来的,熬汤的水用的是这叶子上的露珠,莲叶好采,只是搜集这露珠费了点工夫,幸好熬出来的汤极香,倒也不枉费这一番周折,”取了两块藕粉桂花糖糕出来,放在新鲜的莲花瓣上,端到玄凌面前,“汤是极清淡,不过是借一点莲叶的清香罢了,这藕粉桂花糖糕最好消化,入口又香甜,皇上尝尝吧。”

  藕粉桂花糖糕色泽金黄晶莹,放在粉红剔透的莲花花瓣之上,颜色更是诱人,光是看一眼,已经让人垂涎三尺。玄凌笑道:“东西是简单,难得做得精致,叫人一看就有胃口。”说着吃了一口,本是极享受惬意的表情,“味道也清甜,”然而他的松驰里似乎带了一点郁郁之色,他看着我道,“这藕粉桂花糖糕的味道很熟悉,像是从前在哪个宫里吃过,却又说不上来,”他极力思索着,良久,“仿佛是德妃宫里?”

  我浅浅微笑,那笑意里也染上了一抹难言的伤感,“皇上记得不错,从前德妃姐姐的藕粉桂花糖糕做得最好,皇上也最爱吃。”

  玄凌也颇感伤,放下糕点,道:“伊人已逝,朕也好久没再尝到这个滋味了,”他有些沉郁,“德妃在世时朕没有多多怜惜她,一年里不过见上三五次而已,话也没多说上几句,连她走之前,朕也没能好好陪陪她,如今她不在了,朕有时想起她来真是难过,”他长叹一声,“说到底,终究是朕辜负了她。”

  眉庄在时,玄凌并没有好好爱她、珍惜她、信任她,如今她走了这么久,再说这话,只让人更觉得伤感和凉薄。

  我忙含笑上前劝道:“是臣妾不好,徒然惹皇上难过了。姐姐走时,还十分牵念皇上,若皇上这样为她伤心,姐姐在九泉之下也要不安的,”我想了想,“其实皇上也不必难过,这糕是姐姐当日亲自教授了宫中厨役的,如今姐姐虽然故去了,但臣妾已让那厨役到柔仪殿侍奉了,哪日皇上想吃,吃得欢喜,就是怀念姐姐的一点心意了。”

  玄凌颔首道:“嬛嬛,还是你最善解人意,德妃有你这样的姐妹,也算欣慰了。”

  我笑道:“其实今日臣妾送这点心来,还另有一番心意。”

  玄凌不由奇道:“你的心思总是别致些,朕可猜不着,你且说来听听。”

  我抿嘴道:“莲叶为父,莲花为母,藕为子女,臣妾奉上这份点心,是希望皇上、宫中姐妹和皇上的子嗣们永远平安喜乐、同心同德。”

  玄凌笑着将我搂入怀中,“嬛嬛,只为你这话,朕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才是。”

  我软语呢喃,“臣妾不要皇上谢,只要皇上永远像今时今日一样待臣妾,好么?”

  他的笑声爽朗而开阔,“好,朕答应你,朕与嬛嬛,与咱们的予涵、胧月和灵犀,也永远平安喜乐、同心同德。”

  伏在玄凌怀里,从后殿的红棱雕花长窗中望出去,几株芭蕉叶子宽阔而翠绿,时而有五彩羽毛的小鸟停驻其间,欢鸣一声,又飞得远了,飞得那样高那样远,在绵白的云朵里飞翔,灿烂的阳光如金粉一样洒在云朵上,仿佛镶了一圈绚丽耀眼的金边,望得久了,眼睛也有点晕眩。

  殿外似来两声轻轻的叩门声,在寂静的殿堂里格外清晰。

  玄凌懒懒问道:“谁在外头?”

  却是李长的声音:“回皇上的话,内务府拟好了几个封号,请皇上过目,甄选一个赐予安昭媛。”

  我笑着推一推玄凌,道:“这是安妹妹的喜事呢,皇上让他们进来吧。”

  李长这才敢进来搁下,玄凌道:“朕也看看,内务府起了什么好字来?”

  我站在他身边看过去,原来只有三个字,分别用金漆描了在大红的纸上,分别是“肃”,“俪”,“文”三个字。

  我依在玄凌身旁,和颜微笑,“字的意思倒还都好,这个“肃”嘛,刚德克就曰肃;执心决断曰肃;威德克就曰肃;正已摄下曰肃;能执妇道曰肃;貌敬行祗曰肃;严畏自饬曰肃;貌恭心敬曰肃。”

  玄凌道:“能执妇道,貌恭心敬,容儿是很适合的,只是这个字未免硬气了些,与容儿的柔弱之姿风马车不相及,”他看看“文”字,悠然笑道,“容儿静默谦顺,乃礼义人也,这字倒也贴切。”

  礼义人也?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忽地见到玄凌说这句话时神情颇暧昧,猛然想起一事,几乎要冷笑出来了,然而玄凌面前,终究按捺了下去,亦是心知肚明,陵容在玄凌心中是何等人物,更要小心度量了。

  “皇上说的极是,”我又道,“文”这一字,可以说是文雅有度,也可说是文静有礼,这倒很像是说安妹妹,但更多的时候这个字是形容一个人腹有诗书气自华,安妹妹性子是够文静了,只是说到腹有诗书还略差了些了,若选用了这个字,只怕安妹妹要多心。”

  玄凌笑道:“那便只剩一个“俪”字了,”说着就要命李长取朱笔去圈下来。

  我微笑道:“俪字容颜姣好、成双成对的美意,又可指伉俪情深,果然是极好的,”说着偷偷去觑他的神色。

  玄凌听我说完,下笔便犹豫了,想了想,把玉管狼毫抛在青玉笔架上。

  我问:“皇上怎么了,这字不是很好么?”

  玄凌似是自言自语,“伉俪情深,昭媛是妾侍卫,怎能与朕是伉俪夫妻,真真是笑话了。”说着向我道,“若真选了这个字给她做封号,只怕传出去文武百官也要指责朕太过宠幸嬖妾了,”他想了想,对李长道,“告诉内务府去,这几个字都不好,再选了好的来。”

  我微微笑着道:“其实何必内务府忙,安妹妹一向最得圣心,皇上指一个字给她做封号,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玄凌随手取了莲叶羹喝了一口,道:“一时间叫朕想一个,朕还真想不出来,嬛嬛,你与容儿相识最久,不如帮朕想一个合适的吧。”

  我托腮道:“这样的事臣妾怎敢做主呢,还是皇上圣裁吧。”

  他的手指抚上我的脸颊,“朕给了你协理六宫的大权,这有什么不行的,而且从前贞贵嫔的封号你也起得极好,”说着把笔交到我手中,“你写一个来看看,若真不好,朕再帮你改就是。”我略略思量,写了一个极大的“鹂”字,笑着侧头问他,“好不好?”

  他略皱了皱眉,道:“鹂?”

  我点头,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的流苏轻轻打在耳边,凉凉的似四月里的小雨,我柔声道:“能歌善舞,性情又像黄鹂一样和顺,是安妹妹最大的长入,而且黄鹂,亦是两情缱绻的鸟儿啊,这般样样周全,就像安妹妹为人一样,真真是难得的。”

  李长在一边顺口道,“奴才听说黄鹂一胎四卵,正合安昭媛如今有孕,多子多福呢。”

  我盈盈浅笑,“春和景明,鹂鸣清脆,应时又应景,与安妹妹是再相配不过了。”

  玄凌神色一动,我知道他已被打动,果然他笑道:“这样说来的确是极好的,”说着看李长,“去传旨吧,再请皇后定个吉期。”

  李长回禀道:“皇后娘娘头风又发作了,只怕起身不得呢。”

  我想了想道:“皇上不如先把名分给了安妹妹,至于册封典礼么,等皇后好些再定也不迟啊。”我仿佛不经意一般道,“只是内务府这几个奴才真不中用,做惯了的事拟个封号而已,也那么不上心,这等小事都要劳烦皇上。”

  玄凌略一沉吟,眉头轻轻一蹙。

  我笑语盈盈,“四郎很喜欢嬛嬛所提的“鹂”字么?”我忍下心头的冷毒,化作唇边莞尔一笑,“咱们大周在帝王尊君讳上不甚避讳,譬如皇上辈分从玄,名字只把从前的三点水改为两点水,其余王爷则不做改动,既示兄弟亲厚亦不失尊卑上下之分。”

  玄凌唇际含笑,眼中却颇有不解之色,我低头,微微红了脸庞,“四郎莫怪嬛嬛小气。”

  他语气温婉若春水,“怎么了?”

  我别过头,宛然有忧伤的神情,鬓角的明珠沙沙滑过脸庞,别有明华照耀。我轻轻吁了一口气道:“皇上待鹂妃极好,臣妾是很欣慰的,嬛嬛心中总觉得四郎与鹂妃妹妹是姻缘天定,不然如何鹂妃陪伴十余年,从不与四郎脸红过一次?连四郎与妹妹的名字四郎名中有一凌字,鹂妃妹妹名中亦有一陵字,虽则音同字不同,到底也显得四郎与妹妹情份深切,嬛嬛终究是旁人了,”我凄婉一笑,“或者该唤皇上为四郎的人是鹂妃而非臣妾。”

  他起身,握住我冰凉的指尖,温柔凝睇于我,“你是真心在意?”

  我举眸坦然望着他,幽幽道:“或许嬛嬛不该如此在意,只是若非四郎真心待我多年,即便为顾忌身份尊荣,嬛嬛也必不会将此言出之于口,”我低头,盈盈拜倒,“请皇上宽恕臣妾嫉妒不容之心。”

  他的怀抱温柔有力,拢我于怀,“你我当殿是君臣,无人处是夫妻,旁人如何与你相比。”他低一低声,“朕虽不计较这些,然而为尊者讳也是应当的,何况,朕如何舍得与你生分了。”

  他唤李长,“去传旨六宫,朕赐安昭媛名为鹂容,册为正二品鹂妃,告诉她今日不必来谢恩了。”

  我伏在玄凌怀中,无声无息地笑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