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五章 小簟轻舟各自寒

更新时间:2016/09/02

 选秀之事尘埃落定,入选的新宫嫔也已安排了教习姑姑出宫各自管教。我一壁忙里偷闲缓一缓心气,一壁又嘱咐槿汐派人整理出新的宫室,安排宫人服侍。一应事务皇后只是撒手不管,我亦不便向她请教,只与贵妃、德妃商量了办,正忙碌不堪,倒是玉隐与玉娆入宫问安留下与我帮手。玉娆只是一时好玩,而玉隐料理惯王府事宜,有她相助愈加得心应手。如此几日,玉娆早起入宫,傍晚向玄汾生母养母两位太妃请安后回府,不几日遇见玄汾入宫,便笑向他道:“玉娆在我这里,拖累了王爷要分心看顾王府之事。”

  他却只是含笑怜惜,“她喜欢便由得她。臣弟若不在府中,她也无趣得紧,不如在嫂嫂这里说说笑笑的好。”

  玉娆听闻后亦好笑,不日便少来了,倒是玉隐住在柔仪殿偏殿方便为我料理,一住便是好几日。这一日槿汐捧了一卷宫中宫室图来与我看,说是有几处宫室彩绘旧了不及补画,不宜给新宫嫔居住。玉隐本在替我选绣花样子,闻言便也过来道:“长姊你说过选秀之日皇上对这位姜美人青眼有加,那么自然要为她选与皇上仪元殿相近的地方,但又不能不防她与长姊争宠,所以长姊的柔仪殿得是她去仪元殿的必经之路,才能方便姐姐掌控,后头万金阁不错,地势既好,风光也不错,想必入住后皇上和姜美人都会感念长姊细心。姜美人是皇后亲厚之人乃是人尽皆知的事,不妨顺水推舟由她们住近些,所以绮望轩也不错,既与昭阳殿近,四周又多山石奇趣,哪天长姊不想见她们来往了,姜美人会摔上一跤也未可知。”说着,她自己亦忍不住轻嗤而笑。

  我凝视于她,“你心思细密,既肯为我打算得这么周详,也肯为别人的居处安排,为何自己不想想为自己安排一个好居处。柔仪殿人来人往,你几日不回去,王爷也会担心。”

  她纤细的指尖划过细绢画就的宫室图,轻轻道:“王爷待我,不是如九王待玉娆。姐姐,这点你不是不明白。”她轻轻一嘘,“那一位凭着太后的宠爱在王府里拿娇拿痴得很,我名为理家,如今她兴起来,府里的人竟也渐渐敢觑我与她两边的意思掂量着办。”

  我好言安慰,“府里并非只你一位侧妃,如今她身子好了,奴才们是要掂量掂量。所以我嘱咐你,好好把住府中掌事之权。”

  玉隐微一怔忪,仿佛是叹息,“她是千金之躯,凡事讲究些也罢了,只是我既掌事,听了她意思去办东西,倒似我矮了她一头,成了侍妾一般听她的吩咐。”

  “虚名与实权哪个要紧,你掂量着办。她与你平起平坐,你自然要听取她的意思。但办与不办,如何去办,终究都是你的意思。”我拍一拍她的手,“人在其位,才能谋其政。你是清河王府的侧妃,这个地位是你自己选的,自然要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稳,你一走开,便是别人的天下。”我停一停,“虽然尤静娴看似无机心,但是防人之心也是要有的。”

  “她怎会无机心,她是最富机心,她已经有身孕了!”玉隐这几日偶有失神,我确是看在眼里,却总以为不过是与尤静娴争风吃醋而已,竟不料……我一怔之下忙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玉隐葱白的指甲狠狠掐进掌心,泛起一带灼烈的潮红,“我不知道!我竟什么都不知道!我这样蠢,——我只知道她病好后常与王爷一同品评书画,也一同进宫向太后请安,可是突然传出消息来,说尤静娴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我竟什么都不知道!”玉隐过分激动,肩膀激烈地颤抖着,似扑棱着翅膀挣扎于笼中的困鸟。

  这消息来得太突然,即便是见过玄清对静娴的温和,心底仍有一股酸气直冲眼角,他,终于也要有自己的孩子,由一个爱他的女人为他生下,可以光明正大地叫他“父亲”。我微笑起来,这不正是我所盼望的吗?然而,我的唇角这样酸楚,笑容的僵硬无须对镜便能自觉。槿汐适时递上一碗热茶托在我的掌心,那样热,滚烫滚烫地熨着掌心,似有一条热热的线直逼进跳动的脉搏,抵着心头的酸凉在血液里狼奔豕突。我轻轻道:“别着急。即便她有了孩子,稍加时日,想必你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我怎么会有我的孩子?”玉隐猛一抬头,眸中的精光如要噬人一般,犀利刺入我的肺腑,“自我嫁与王爷,至今日已是十个月十二天——”她怔怔地,痴惘地,“为了避开尤静娴的痴情,他几乎每夜留宿在我的积珍阁。可是,除了新婚那日他穿着中衣睡在我身边之外,其余每一夜,他都是连外衣都不曾脱去。”她的目光如刮骨钢刀一般,狠狠自我脸上刮过,“你放心。王爷从来不曾碰我一下,即便白日里他与我同行同坐无比厚待于我,但是他从未碰过我。连相拥而眠都没有,更何来孩子!我与王爷最近最亲密的,也不过是一起谈论你而已。长姊,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怜!”

  心底似被人擂着战鼓,咚咚地混乱而震动。我从未想到,他们的婚姻被撕开恩爱的表象后竟是这个样子!

  “长姊,我早就不怕了!自我嫁给他,我便知道他心里只有你。因为一直知道,也晓得无从改变,所以我认命。左不过我是这样,尤静娴也这样。可是,眼下居然是尤静娴有了孩子,唯独我被蒙在鼓里,唯独我没有孩子——”她凄厉地叫了一声,骤然软软地堕下身子去。

  她的哭声幽幽的,无比哀怨,似一条吐着鲜红信子的小蛇慢慢钻进脑海里冰凉地游走。她呜咽着,如痴如狂道:“姜美人以后也有了孩子,她会去皇后的昭阳殿,她会贪看山石奇趣,顾不得脚下踩了青苔一滑,她摔了一跤孩子就没有了,说没有就没有了。”

  我越听越是惊心,忍不住低喝一声,“玉隐,孩子是无辜的!”

  玉隐的哭声渐低渐止,她缓缓站起身来,神色在刹那间恢复如常的平静,她安静而迅速地拭去泪水,淡淡道:“长姊,我说的是姜美人,她以后的孩子和您的孩子一样,都是皇上的。我这般说是提醒长姊,那路不好,以后姜美人若真有了孩子也得小心。而且……”她意味深长地探寻我面上的忧虑神情,良久,才轻描淡写,悠悠一笑,拍着额头道:“长姊别忧心,尤静娴没有孩子,方才是我糊涂说错了。”

  我立时怔住,旋即明白,徐徐道:“你合该去梨园演戏,比梨园子弟演得好多了。”

  她唇角一扬,耳垂上的明金蓝宝石坠子晃出海水样的艳光,“看戏不止消遣,也为警醒世人。我与长姊皆为甄氏女儿,自然得提醒长姊,尤静娴不是蠢笨之人,当初她真病也好假病也好,泼出了漫天风声得了相思病硬要嫁进清河王府,长姊就该知道她是舍得出去的人,也会用狠办法。如今她得太后喜欢,来往宫中会更频繁,长姊若不当心露出一分半分神色,那么牵累的不止是王爷——自然,我是相信长姊的分寸与耐性的。”

  鬓角的垂珠流苏凉凉地在发烫的耳畔簌簌打着,冰一下,忽地荡开,耳根又热了起来。心中波涛样的震惊慢慢被寒意冻住,不想,自己的亲妹妹竟这样的来试探我。纵然心底寒凉如冰,我亦极力平静地微笑,“说话行事何须这样大费周章,你的好意,我自然明白。”我停一停道:“王爷是你的夫君,我的妹夫。”

  “长姊一向最聪颖,难怪最得爹爹偏爱。只是……”她瞥我一眼,“有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妹妹只是怕长姊贵人事多,又一时决断不了,才多嘴提醒一句。”她幽幽叹了一声,“王府中三人之局已成定数,我也无力改变,只是有时与王爷二人相对,总还是觉着隔了长姊。我也无需瞒骗长姊,自成婚以来王爷自然没碰过我,大约也不曾碰过尤静娴。我也好,尤静娴也好,与王爷都不过是明面上的夫妻罢了。他心底真正当成妻子的人,始终只有你。”

  她步步逼来,满腹委屈,我语调清凌道:“你自己说罢,要我如何做!”

  她满目哀怨如秋色生波,欲说还休之间,她蓦地跪在我足边,哀泣道:“我哪里还能知道怎么办,我一向只有些糊涂主意,但求长姊疼我。”她哀哀道:“长姊比我还明白,王爷若一辈子想着长姊,大约一辈子都不会快活!”

  我身子一震,心下酸楚难言,仿佛心上旧伤又被人泼上无数新盐一般,只生生地痛,“你要我亲口对王爷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么?”

  她眸中有雪白泪花,“妹妹怎么敢叫王爷伤心!只是敢问长姊一句,方才我假说尤静娴怀孕一事时,姐姐心里难道没有半分难受么?妹妹别无他想,只求姐姐不要再有这样在意王爷的心思,给妹妹和王爷一条路走,也给甄氏满门一条活路。”

  一言一字冰冷倾入耳中,我倒吸一口冷气,“你既嫁与王爷,便该明白我再无牵念王爷,更无妨害你们夫妻之心。我若真还为王爷之事忧心,也是牢记一家姻亲,本该同舟共济相互扶持,而非彼此算计试探。所以,你实在无需费心忧虑。”我压抑住内心的汹涌,生怕漏出一丝一缕神情再叫她多心,只得佯装回身去看内务府送来的应时绸缎。手指翻过一匹匹绫罗春锦,似翻叠着自己凌乱的心绪,层层叠叠,翻出无数暗涌激流。姐妹血亲,原来,也不过如此!忍着齿冷,好容易静下心拣选出一匹烟紫垂花锦,淡淡道:“皇上喜欢看我穿紫色,拿这匹缎子裁剪春装自然好。妹妹也选一块去裁制新衣吧。”我转首,极力逼出一笑,“你是不是与王爷做明面夫妻我并不知晓,我只知道,既然你是他的侧妃,就要在其位,谋其政。在身边的才是最要牢牢抓紧的,王府里的日子天长地久,你要懂得抓住最要紧的才好。”

  她缓缓站起身来,含了一缕稀薄的笑意,连神情亦如雾气一般朦胧微凉,“长姊今日的教导,玉隐铭记在心,但求长姊也要记着妹妹今日所求,许妹妹一个安稳。等下我还要去探访珝嫔,有些话长姊不方便开口为王爷说的,珝嫔大可代劳。”

  我瞥一眼案上的宫室图,“看你方才运筹帷幄,谋划周全,在清河王府中,你自然不会吃亏。”玉隐浅浅一笑,微见得色,“还好,暂时未落下风。”

  她话音未落,花宜进来道:“娘娘,六王府的静妃到了,说是给娘娘请安。”

  我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可见不能背后说人。”

  玉隐蹙眉,眉心的花钿也成了扭曲的残花,“我不爱见她,在王府里就够看她缠着王爷了,躲到长姊这里就为避开她得些清净,竟也不能如意。”我极力平息心气,示意她往画屏后躲去,“眼不见为净,我打发了她也就罢了。”

  玉隐点点头,起身往画屏后的阁子去。我略略整理衣衫,向花宜道:“去请进来吧。”

  尤静娴一色粉嫩嫩的春衫微薄,衣裙皆是宽敞的式样,衣带上的丝绦既不系坠子也不镶珠,轻飘飘地垂落着,行动时便有些翩翩如蝶的风姿。我笑着让她,“静妃今日怎么得空来坐坐。”

  她怡然而笑,轻声细语,“才刚来向太后请安,上次入宫仓促,还未来得及向娘娘请安。”我客气地笑,“静妃非要拘泥这些礼数,倒叫咱们生分了。”

  她低首,“娘娘客气,妾身不能不懂规矩。”她转头看左右,“听闻玉隐姐姐这两日住在娘娘这里,怎么没瞧见她?”

  “真是不巧,玉隐才刚去了德妃那里,说是要给胧月帝姬裁衣裳呢。”

  她淡然笑:“玉隐姐姐很喜欢孩子呢。”

  花宜捧了一盏“桂眉”来,我笑道:“也不晓得静妃喜欢喝什么茶,这桂眉不是什么名茶,倒是难得茶叶里有桂花香气,静妃只当喝个有趣吧。”

  她捧起轻轻一嗅,不由赞道:“好香,当真有趣得紧。”然而她随手放下,歉然道:“娘娘勿要生气,妾身不宜饮茶。只可惜妾身没福了,否则真想品一品这好茶。”我忙问:“静妃身子不舒服么?可传太医看了?”

  她脸上一红,害羞别过脸去,“也没什么,太医说妾身有了一个月身孕,胎气未稳,所以暂时不宜饮茶。”

  她话音未落,只听画屏后头的隔间里“哐啷”一声巨响,似是衣架子倒地的声音。我微微一惊,已见尤静娴疑惑的目光探寻了去。

  槿汐闻声而动,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嘴里笑骂道:“这落樱是才入宫的,竟这样笨手笨脚,连个衣架子也擦不好,倒惊了娘娘。”说罢一闪身隐进画屏后,隐隐约约听得里头槿汐的呵斥声:“弄倒了衣架子也不快扶好,外头两位娘娘在呢,不许哭起来惊扰了娘娘。”

  我心中狐疑,口中却如常笑着向静娴道:“哎呀,当真是大喜事呢。”我一径唤花宜,“快换燕窝来。”一径笑道:“难为本宫也是生养过的人,竟没察觉,真该打嘴了。”

  槿汐若无其事出来,捋了捋鬓发,殷勤接过燕窝亲自捧到静娴手中,又赔笑道:“小丫头不懂事,都是奴婢管教无方,还望静妃恕罪。”

  静娴一笑置之,“新来的丫头都有些毛手毛脚的,我们府里亏得玉隐姐姐能干,若换做妾身怎么能看得住下人呢。”

  我含笑道:“玉隐再能干,也不及静妃为六王诞育世子的功劳。等下玉隐回来我也得细细嘱咐她要照顾好静妃呢。太后可知道了?想必高兴得很。”

  静娴臻首微侧,徐徐站起身来道:“还没有呢。妾身今日来,是特地来向玉隐姐姐请罪的。玉隐姐姐是王爷所爱,又与妾身同日嫁入王府,总是妾身理亏有抢了玉隐姐姐的嫌疑,如今妾身又先有了身孕,想必玉隐姐姐会伤心,所以妾身特来负荆请罪。”

  我忙道:“静妃可是多心了。王爷和你的孩子也是她的孩子,玉隐断断不会这样想。”静娴似是松了一口气,复又坐下,左手按着心口,“是这样就好了。”她曼妙眸光自我脸上缓缓划过,无端让我生出被霜雪侵染的寒意。她看着我低低道:“其实,娘娘是除了妾身之外第一个知道妾身有孕的人。”

  我颔首,“本宫觉得无比荣幸。”

  “虽说妾身想要向玉隐姐姐负荆请罪,其实更有一个极大的困惑想请娘娘为妾身解答。”

  我淡淡含笑,“静妃如今有孕在身,矜贵无比,为使妹妹安心养胎,本宫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慢慢靠近我,一抹粉色的春意停驻在我身边缓缓坐下,全不似她此刻语气的微凉如霜,“自妾身嫁入清河王府以来,一直听闻王爷钟情玉隐姐姐多年才纳入王府,又极尽尊崇册为侧妃,玉隐姐姐也一朝飞上枝头。王爷如此,的确是情深义重。”

  我淡淡接口,“玉隐对王爷也是情深意重,自然,静妃对王爷也是如此。”

  “玉隐姐姐对王爷的好妾身自然看在眼里。可是……妾身嫁入王府近年,留心之下却也有些疑惑。”她侧头沉思,“似乎,王爷是很厚待玉隐姐姐,府中之事皆由她打理,也常常宿在她阁中,可是……王爷对玉隐姐姐的那种喜欢,并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欢。是迁就……是同情……妾身不知道,反正不是那种男女相悦的喜欢。”

  我自自然然地“哦”了一声,温婉道:“孕中多思,本宫当年也是如此。或者王爷如今是钟情静妃多些,所以静妃才会如此觉得,那更应该高兴才是。”

  静娴微微摇头,唇角凄微的苦笑似零落的花朵,“王爷对妾身只有同情而已,再无其他。所以也只有妾身自己知道腹中这个孩子是怎么得来的,妾身只有那一次机会,也算是上天垂怜。只是他当时便不算情愿,恐怕如今知道有了孩子也不会高兴的。”

  “王爷膝下无子,怎会不珍视静妃腹中的孩子呢?何况对静妃而言,无论手段如何,目的都已达到,终归是留住了王爷的血脉。”

  她垂下眼眸,低声道:“那是因为,妾身不能没有这个孩子。只有有了孩子,才能寄望王爷的心会留在妾身身上。妾身既然嫁与了王爷,自然不能眼睁睁瞧着王爷对自己理也不理。妾身已经用尽了办法投其所好,与王爷谈诗词、论歌赋,可是王爷怎么也都是淡淡的不涉儿女情长。直到妾身发现,玉隐也在这样努力地投其所好。若是王爷真与外间所传与玉隐姐姐两情相悦,她又何须这般费力讨好。所以,妾身开始疑心。”

  我笑吟吟直视她,“静妃好奇什么?不妨说与本宫听听,本宫也好奇得很呢。”

  她略一沉吟,露出沉静的神色,“妾身开始疑心玉隐的婚事是一场精心布下的局。或许是玉隐自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想尽办法要嫁与王爷,可是若真如此王爷大可不理她,更不必大费周章尊崇她的地位。所以,王爷这样做或许是在借玉隐尊崇另一个人,而他接受婚事的起因是一张小像……”她话锋一转,“妾身起先以为那张小像是九王妃,毕竟当时皇上也对淑妃小妹青眼有加。可是九王妃既能嫁九王为何不能嫁六王,且她与九王这般恩爱,那必定不是的了。听闻淑妃还有位闭门修行的妹妹,想来是心如枯井的人了。那么……”她只是波澜不定地望着我,眸底有犹疑的暗影。我粲然笑起来,“静妃怎的不说了,本宫正听得入味呢。”

  她细细探究我的神色,极欲在我面上寻出任何一丝破绽。而我,只以略带好奇的笑意相对。良久,她轻轻叹息,“妾身不敢再疑心了。再疑心,王爷便是滔天死罪。”

  我惊叹一声,急忙掩口道:“既是如此,静妃妹妹可别再瞎疑心了,真叫人听了害怕。”我当窗临风,伸手拈过一片伸进长窗的翠色竹叶,道:“静妃既嫁入宫中,本宫亦不妨把自己生存于紫奥城中多年的经验讲与你听:疑心易生暗鬼,很多事,你愈多想,愈害怕,就愈加容易被人察觉生事。就譬如贵妃,她是诸妃之首,位高权重,但若紫奥城中的人与事她日日都要掂量揣测,盘根究底,她岂能像如今这般安享福寿。所以,不多虑者,方是智者。”

  她蹙眉,大有忌惮之色,“但愿如此。若此事当真,必定会为王爷招来杀身之祸,不堪设想。”我头也不抬,只低头拨弄着手指上滚圆碧绿的翡翠珠子戒指,淡然道:“无凭无据,当然不会当真。本宫说过,静妃妹妹是孕中多思。”

  她起身告辞,“好吧。只当是妾身多思了。妾身如今是王爷枕边人,许多事除了枕边人,外人是瞧不出来的。王爷是妾身夫君,妾身一定万事以他为先,决不让王爷置身危墙之下。”

  我盈盈含笑,“夫妇之道,这是应当的。”她深深地望我一眼,似要从我面庞上探究出什么,然而她终无所得,眸中软弱之情渐渐如雾弥漫,低声告辞。

  我见她身影消失于柔仪殿门外,才缓缓松开一直藏于袖中的左手,才发觉自己已是满手冷汗。我的话,尤静娴未必听不进去。然而,她已经有所察觉,接下来,又会是谁?这样一个秘密,一旦被人撕破一角,所有真相都会难以保全。

  正沉思间,玉隐霍然从屏风后转出,凝视静娴离去的方向良久,唤我,“长姊,”她冷然吐出几字,“这人留不得了!”

  我回视她,无声无息抹去手心的冷汗,心平气和道:“你不要胡来,她腹中有王爷的孩子。而且她心中只有王爷,不会做出伤害王爷的事。”

  玉隐眼中有冰冷的杀气,不相称地漫上她小家碧玉般的温婉面庞,“尤静娴太过聪明,女人的心又最易嫉妒,我不能赌这样的万一。”

  “是她嫉妒,还是你嫉妒?不管这孩子是怎么来的,既然是王爷的孩子,你就不能动尤静娴!否则,以王爷素日温厚的性子,你和他之间会就此决裂,永无回旋的余地。你要细想,走到今日这一步你是何其艰难,你肯为了尤静娴满盘皆输?”我迫视她,“投鼠,也须得忌器。”

  玉隐一开口,似吐出无数森冷的冰珠子,“我自有无需忌器的法子。”

  那终究是清的孩子!不!不!我心中一急,连口气也顾不得斟酌了,“你若真对他的孩子下手,别怪我不顾姐妹情分!你别忘了,你是怎样做成清河王侧妃的?”

  玉隐一愣,直直望向我道:“我怎样做成王爷的侧妃?”她眼中瞳孔激烈一缩,转而笑道:“自然是姻缘天赐,也得长姊一心成全。”

  我望着她富贵装束,金玉锦绣,轻轻一叹,“玉隐,是你自己成全了自己。否则,那张小像怎会那么巧就落了出来?”

  她睫毛剧烈一颤,如羽翼垂下,避闪着我犀利目光,“长姊与我玩笑么?”

  我摇头,“我并不与你玩笑,也无心去计较。只是尤静娴都会疑心的事,难道我从未疑心过么?我只是想着你是我妹妹,想着你对王爷一片痴心,但你若真动了伤害王爷血脉的念头,我必将此事诉之王爷。你想一想,王爷能容得下一个拿着他与我的情分来步步算计的人?能容得下一个处心积虑害他血脉的人?”

  玉隐脱口道:“长姊,你知道我一向最疼涵儿和灵犀!”

  “他们俩是你外甥,你身为姨母,自然疼爱。”我缓一缓气息,慢条斯理道:“尤静娴腹中是王爷名正言顺的孩子,你也是这孩子名义上的母亲,更该疼爱。”我伸手握一握她的手,是安抚,也是告诫,“甄家的二小姐,清河王的侧妃,应当贤良淑德。”

  玉隐眸中的杀气渐渐缩小,凝成雪亮如针的一点,慢慢隐退到长长的羽睫之后,取而代之的是几许惶惑与忧惧,幽幽垂下一滴泪来,嗫嚅着道:“长姊,你一向明白我一片痴心,当时我也是糊涂油蒙了心,见王爷病中念着长姊,怕这样下去终要出事,才动了小像的主意,想了这李代桃僵的法子。”她凄然道:“王爷总不成为了长姊孤苦一辈子,是不是?”她停一停,“方才我也是气糊涂了,我既心疼王爷,自然不舍得那孩子。”

  我缓下口气,轻轻挥一挥手,“从前之事皆不重要,我亦无心再去探究。”我语重心长道:“方才我口气急了,只是为王爷打算也好,顾虑甄家也好,忌惮太后也好。太后器重尤静娴,这又是清河王府的第一个孩子,断断不能有闪失。你,要照料好尤静娴,也要懂得避嫌。”

  玉隐臻首轻轻一点,算是应允了。她苦笑,“我真糊涂,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她,平心静气道:“这句话方才你已经说过许多次。”

  她的目光牢牢定在极远处的一点,似是茫然无措,似是若有所思。渐渐,她喉咙里漫出低低的呜咽,“一语成谶,我真后悔我方才胡说。”她无措地瞪着我,“长姊,如果方才我没有这样试探你,这件事就不会成真,是不是?”

  我看着她,心底微微生出怜惜,“无论你有心无心,事已至此,只顾着日后吧。”

  不出几日,尤静娴有孕的事便传遍紫奥城,宫内宫外无人不知。连去请安时亦见太后唇角含笑,“当真是难得的福气,与隐妃的事固然是一段佳话,终究是静娴有福气拔了头筹。”彼时玉隐、静娴与玄清皆在座上,玄清略略尴尬,回头望了玉隐一眼,眼风的末梢却在我面上拂过,那样凉凉的触觉,似无奈拂动的风。

  终究还是我起身先向他道贺:“恭喜六王,恭喜静妃。”又向太后笑道,“太后为六王的子嗣悬心多年,如今也可安心了。”

  太后含笑颔首,也便留了玄清等人在宫中用膳。我思虑着相见不宜,静妃亦道“身子乏”,便也早早告辞了。三人并肩而去,走了十步开外,玄清随着静娴的步子,玉隐渐渐被落在后头。二人齐行,玉隐随后,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再无他言。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