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三章 谁话尘烟绮年事

更新时间:2016/09/02

 这一年天气寒冷,到了二月初五方渐渐有些雪止之意,只是每日早晚仍有些淅淅沥沥之意,阴寒亦未褪去半分。

  内务府总管梁多瑞向我禀报皇后宫中一月的用度,虽在禁足中,然而一应供应都未缺失,优渥如故。皇后,依旧是皇后。

  我细细翻阅,偶尔问几句,他都对答如流。待翻了大半,我指着账本问:“皇后宫里每月的月银统共是一千六百两,都是谁管着的?”

  “宫人的份例都是绘春姑姑领了,皇后那一份是剪秋姑姑保管的,记录开支的是绣夏姑姑。”

  我笑盈盈道:“这么说本宫问你也是白问。昨儿个和贵妃说起宫中用度一月比一月大,你瞧是怎么说?”

  梁多瑞赔笑道:“奴才想着,快到年关的缘故,所以主子们要赏赐打点的地方多,手头难免松些。”

  我微微一笑,“那也罢了,只是皇后既然被禁足,大用项也出不了凤仪宫,怎还会说银钱不足要向内务府多支了一千两?”

  梁多瑞一时语塞,支吾着说不上来,只好悄悄拿袖子去擦冷汗,“奴才也实在不知情。”

  我拿眼角瞟了他两眼,霍地将账本往桌上一掼,笑吟吟道:“本宫也不知道原来这内务府总管这样好当,只要会做人情就是了。这个月这个宫里多支五百两,下个月那个宫里多支一千两,你倒是个漫手撒钱的活菩萨,然后跟本宫来哭穷,倒教本宫难做人!”

  梁多瑞吓得赶紧跪下了,求道:“奴才实在不敢呀!只因着皇后娘娘宫里的,又每常是皇后跟前的红人绘春姑姑她们来领,奴才哪里敢不支!”

  花宜在旁笑了一声,拿了黄杨木小锤子为我捶着膝盖,口中慢悠悠道:“不敢也都敢了,梁公公还好意思在娘娘面前说嘴!谁不晓得梁公公是皇后八竿子以内的亲戚,难免对着凤仪宫里手头松些。到底我们娘娘吃亏在没有这些个好亲戚,否则月尾那些日子也不用领着头紧巴巴地过了。”

  梁多瑞面色发青,忙磕了两个头道:“都怪奴才照应不周……”

  我挥一挥手,慢条斯理截下他的话头,“也不敢要公公你照顾周全,昨日皇上刚与本宫说起后宫用度该节俭些,本宫还怕惹这些嫌隙。既然皇后宫里的钱你只管给不管用,我也不来问你。你先回去就是。”

  梁多瑞不意我肯轻轻放过,连忙千恩万谢走了。我示意花宜捡起账本,慵然闭上双眼,“把这件事回了皇上,皇上若说要查,就回我最近身子不大好,请贵妃主持就是。”花宜忙答应了,往仪元殿去。

  这日傍晚天暗得早,我便携了卫临到玄凌宫中为他请平安脉,顺便将怀淑帝姬即将满百日的贺仪拣些要紧的告诉他知道。玄凌方批阅完奏章,一手搁于药袱上由卫临诊脉,一壁闭着眼听我说完,他嘱咐道:“旁的也就罢了,沁水已经晋位容华,过几日怀淑百日之喜,再晋她为婕妤吧。”

  怀淑帝姬生下来时极顺利,宫中生养儿女不易,难得沁水是顺产,帝姬生得极清秀,玄凌倒也喜欢,待沁水格外优渥。我笑着答应了,道:“待帝姬满周岁时再晋沁水为贵嫔,也是个正经主子了。”

  玄凌淡淡一笑,掩不住眉心浅浅的疲倦,“朕也是这样打算的。”

  春寒寂寂无声,比之晴冬天气愈加寒冷阴湿,连向晚的宁静时光都似被湿冷的空气黏结住,凝神看去,窗外冻雨缓慢洒落,似漫天飞舞着无数细小冰珠一般。有冰冷的雨丝打在窗棂上,“沙沙”的声音如春蚕吞食着碧色桑叶一般。

  玄凌侧耳半晌,轻轻道:“三月的亲蚕嘉礼,就由你来主持吧。”

  我欠身道:“臣妾只是嫔妃而已,亲蚕嘉礼素来由皇后主持,臣妾不敢僭越。”玄凌轻轻一哼,并不多言,我思忖着道:“或者庄敏夫人亦可代劳,毕竟她出身高贵。”

  玄凌正欲说话,忽听得廊下有丝履薄薄的响声涌起,伴着珠翠玲珑之声渐渐靠近仪元殿。玄凌轻轻蹙眉,“是谁?”

  我打起灵兽呈祥的珠绫帘子,正见蕴蓉牵着雪里金遍地锦滚花镶狸毛长裙在垂花长廊下行来,步履沉沉似乎比平日凝重,可以听见地面上细碎的水珠在她足下瑟瑟地迸起。她素来娇艳的面庞沉如寒水,并无一丝温和的表情。两梢丹凤眼骄然扬起,眼角淡紫含金的胭脂敷得薄薄的,似孔雀打开的华丽的尾扇,随着她的行走,那扇便似在水凝般的空气中划出了两道无形的锋芒,一路慌得立在廊下阶前的宫人们纷纷跪下。

  我将帘子递给宫女掀着,回首抿唇笑道:“可见不能背后说人,说曹操曹操就到呢。”

  蕴蓉扶了侍女的手进来请了安,似有些不乐意的样子,玄凌不由问道:“什么事这样气鼓鼓的?谁惹着你了。”

  蕴蓉“嗐”了一声,埋怨道:“也没什么,只是怪奴才们不济事,臣妾想要点什么都要不来。”

  玄凌不由好奇,笑道:“还有你要什么能要不来的东西?但凡好些的,朕都先给了燕禧殿了,连淑妃那里都未必比得上你。”

  蕴蓉“嗤”地一笑,复又板了脸道:“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是臣妾得了一个新方子。皇上知道,臣妾身边的琼脂原是外祖舞阳大长公主的陪侍,她的妹妹琼萝厨艺极好,曾经伺候过纯元皇后的身孕,纯元皇后过世后便被遣出宫了。前两日琼脂回去探亲,听琼萝说起纯元皇后在世时吃东西十分讲究天然气韵,凡是蒸煮食物,皆用竹叶、箬叶或芭蕉叶搁在蒸笼底上,臣妾觉得极风雅,所以也想学着做。”

  玄凌原本懒懒地听着,闻得“纯元”二字,不知不觉便含了一缕温煦的笑意,连脸庞的弧度亦柔和了不少,“朕也不知她喜欢用些什么叶子,只是觉得她宫里小厨房所制食物皆有草木清馨,的确气味良佳,与众不同。”

  “是了。”蕴蓉闻得玄凌亦这样说,不觉笑起来,“臣妾想竹叶太细碎,箬叶总用在粽子上,气味闻惯了,便想新鲜些用芭蕉叶子垫着蒸一笼桂花糖蒸新栗粉糕,谁知奴才们非说今年天气冷,连芭蕉芯都冻坏了,所以不能得好的。臣妾好容易有些别致心思却不能得偿所愿,故而生气。”

  玄凌笑着道:“那有什么难的,一时口腹之欲而已。等天气暖和了,朕把上林苑的芭蕉都赐给你,你想摘多少便是多少。只别忘了蒸上什么也给朕留一份。”

  蕴蓉这才欢喜起来,笑生两靥,“这是纯元皇后的心思,蓉儿不敢忘了表哥的。”

  卫临为玄凌把完脉,回道:“皇上一切都好,只是别劳累着了,今年时气不好,皇上熬夜多了亦伤身,微臣会给皇上开一些调理的方子,皇上按时吃着就好。”

  玄凌点点头,“温实初不常在,你的医术倒也过得去。”

  卫临躬身道:“多谢皇上夸赞。”他转首,笑吟吟向胡蕴蓉道:“微臣有句话要多嘴,不知娘娘肯听一句否?”

  蕴蓉满面含笑,把玩着小指护甲上一粒明光烁烁的鸽血红宝石,打量他两眼道:“表哥既夸你好,你说就是。”

  卫临垂手道:“方才娘娘说起用芭蕉叶蒸煮食物,人人都以为芭蕉只可观赏,其实入药也是极好的。芭蕉味甘,淡,性寒,《本草》上说可治心火作烧,肝热生风,除烦解暑,对热病、水肿、脚气、痈肿、烫伤皆有效。”

  玄凌若有所思,“纯元体质燥热,可见她的别致心思亦可养生,是极好的。”

  卫临赔笑道:“皇上说的是。只是芭蕉性寒,平时少吃些是无妨的,只是有孕妇人便不可轻易碰了,因为芭蕉与桃仁、红花等药一样,有破瘀消肿之效,虽不及红花药效明显,但若蒸食,其药力会缓缓渗入食物,天长日久,亦会伤身。”

  蕴蓉微微一惊,即刻板了脸斥道:“皇上夸你一句罢了,你莫要危言耸听。芭蕉而已,若真有毒,纯元皇后怎还敢食?”

  卫临忙恭声道:“夫人勿要动气,微臣所言不过是说孕妇慎用罢了。京师地寒,京人少用芭蕉入食,所以往往连医者也不知芭蕉药理。而微臣年轻时曾游历南方苦热之地,当地山民便懂得这些,实在不是危言耸听。”

  蕴蓉微微一怔,神色间漫生出掩饰不住的惶然,低呼一声,“表哥,卫太医说孕妇慎用,可是琼萝是伺候纯元皇后有孕时饮食的,那么她所见皇后用芭蕉入食蒸煮,那必定是皇后身怀六甲之时。这……”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逐渐变成和窗外残雪一般冰冷而仓皇,“臣妾听闻母亲说起宫中传闻,说纯元皇后产下的皇子并未活下来,而且身带青紫瘢痕,当年贵妃侍奉在侧,连她亦是见过的。”

  春寒料峭,加之夜雨寒凉,玄凌早已披上了家常墨绒遍底银滚白风毛直身锦袍,鎏金鹤顶蟠枝烛台上,九枝花烛参差而燃,花烛外笼着鲜红宫纱灯罩,烛光透着温暖明亮的橘色如温泉般汩汩流在他墨色的衣裳上,无端带出一抹凄绝的艳色。他的眉心紧锁成“川”字,似有无法负荷的痛苦记忆在眉心纠结,他轻轻的声音如梦呓一般,“那个孩子,生下来就没有了气息,全身冰凉冰凉,而且带着青紫瘢痕,十分可怜。他在朕的怀中,一点气息也没有,冷得似块冰一样,朕心里也冷得似块冰一样,朕怎么抱着他都暖不过来。太医告诉朕,孩子在母腹中体虚,又兼之受了惊吓,所以在母腹中夭折,身带青斑。他受的那些惊吓,皆是因为废德妃甘氏与废贤妃苗氏觊觎后位,百般折辱,才致使纯元不能静心养胎。那孩子,太无辜……”

  “皇上节哀。”我柔声安慰,“过去的伤心事,皇上勿要总放在心里,于龙体不安。”我使一个眼色,槿汐会意,端上一碗早已准备好的杏仁茶奉上,我温言道:“甜食能宽心舒怀,皇上吃一口吧。”

  玄凌一见那杏仁茶,面色愈加沉郁而哀伤,“这杏仁茶,亦是纯元在世时所喜。”槿汐怕引得玄凌伤心,忙道:“这杏仁茶凉了,奴婢再去换别的点心来。”

  玄凌轻轻接过,只望着那微微冒着热气的乳白色发怔,氤氲的热气扑在他脸上,有深入骨髓的哀恸与思念,“昔日在昭阳殿中,纯元最喜晴好天气坐在长窗下饮这一碗杏仁茶,她生性不喜奢华,连甜点亦喜欢这道常见又普通的。昭阳殿里用的是浅浅明蓝色的软烟罗,薄得如蝉翼一般,日光落在靠窗而坐的她身上,仿佛衣袂里处处都有阳光流出。”他一手端着杏仁茶,一手轻轻拂上仪元殿的软烟罗窗纱,痴惘道:“就是这样的颜色。”众人不敢出声相劝,良久,玄凌轻轻啜饮一口,徐徐道:“连味道都与当年一模一样,略带苦味,回味清甜。”

  “甜杏仁用热水泡,加炉灰一撮,入水候冷即捏去皮,用清水漂净,再量入清水,如磨豆腐法带水磨碎。用绢袋榨汁去渣,以汁入调、煮熟,加白糖霜热啖,或兑牛乳亦可,配以芝麻、玫瑰、桂花、枸杞子、樱桃等佐料。先皇后不喜过甜食物,除甜杏仁外亦加少许去皮苦杏仁,因而入口略苦,回味清甜。”

  这声音沉重而略带涩意,如数家珍一般缓缓道出。众人转首,正见端贵妃立在门边,锦绣帘帷前的她身形单薄如一缕剪影,仿佛禁不住风一般轻轻颤动,眸底盈盈含泪。不知何时,她亦来到。

  玄凌颔首,招手示意她近前,道:“是了。当年纯元曾把杏仁茶的制法教给你,宜修亦曾学过。”

  端贵妃声音清冷中透出一丝怅然,“是。后来纯元皇后有孕,一切饮食皆由她亲妹妹,当时的贵妃检点过才能入口。”端贵妃曼步进殿,端过杏仁茶轻轻一嗅,举袖掩住口鼻,静静道:“皇上,这杏仁茶是滋补益寿的佳品,可若用得不好也是杀人的利器。”

  玄凌不觉失色,“什么?”

  我轻轻颔首,“鹂妃是死于服食杏仁过多,纯元皇后有孕,怎可服食杏仁茶?”

  端妃摇头道:“鹂妃自裁所食的杏仁毒性颇大。而杏仁茶所用是京师附近特产的甜杏仁,反复泡制,断无毒性,只是孕妇不过分多食便好。”窗外雨疏风骤,春寒刺骨,恰如端贵妃此时言语,亦如长针深深刺入骨髓般疼痛。贵妃言语安静,“庄敏夫人,你可还记得六王的小王子予澈生下来时身带青斑?”

  蕴蓉颔首,“是。那日我在柔仪殿陪隐妃和淑妃说话,曾与淑妃亲眼见到小王子身带青色瘢痕,乳母说过,是因为静妃产子前服食鹤顶红,剧毒侵体,孩子身上也会有痕迹留下,所幸静妃动了胎气很快生下孩子,所以孩子身体无碍。”

  端妃转首瞥见卫临,“正好你在,本宫问你,胎儿身带青斑有何原因?”

  卫临甚少见端妃如此端肃郑重,不敢马虎,忙道:“胎儿在母腹中受惊,或是被些寒凉药物缓缓侵入,便会身带青斑,若此性寒药物用得久了,孩子长期受寒,便会胎死腹中。医者皆知,死胎比小产更伤身,胎毒会慢慢反至母体,母体本就为寒毒所侵,又遭胎毒反噬,极是伤身,殒命者也甚多。”

  端贵妃面色沉重,“既是服食寒凉药物,身怀六甲之人自己会不会知道?”

  “孕妇自己会觉得腹中发凉,手足无力,腰肢酸软,但这些症状有孕中多思受惊极为相似,并非如山楂、红花等物侵体后较为明显,若非细察,不容易发现。”

  端妃点点头,也不多言,只唤道:“吉祥!”

  吉祥闻声上殿,手中朱漆螺钿盘上托着小小一个八仙莲花白瓷碗,碗中热气袅袅,芳香扑鼻,正是一碗杏仁茶。吉祥端至玄凌面前,端妃低低道:“皇上尝一尝,这碗杏仁茶和方才崔尚仪那碗有何不同?”

  玄凌不知就里,然而端贵妃素来稳妥凝重,玄凌也不多问,举起银匙各喝了一口仔细品味,然后摇一摇头,表示并无差别。端贵妃又道:“卫太医试试。”

  卫临推辞不过,只得各舀了一勺喝下,他蹙眉品味良久,似是不能确定,又再品了一次。须臾,大约是有了十足把握,卫临道:“回禀皇上,崔尚仪所制是加了苦杏仁的,而贵妃娘娘端来的一碗则是加了少许桃仁,两者苦味相近,若非细辨,断断分不出来。”

  端妃撂开碗盏,端然肃穆道:“皇上惯常吃杏仁茶都不能分辨,若非医者,如何能辨?”她一指吉祥盘中的杏仁茶,问卫临道:“若有产妇不知,每日所食的杏仁茶都是加了少许桃仁粉,便会如何?”

  卫临大惊失色,忙跪下道:“若真产妇天长日久服食少量桃仁,孩子纵然在腹中长大,也会胎死腹中,生下的死胎会身带青紫瘢痕。”

  空气里是死水一般的沉默,所有人像是寒冬腊月被冻在了结了厚厚冰凌的湖水里,只觉寒意从骨缝间无声无息渗入。玄凌额上青筋暴涨,原本清癯的面容微微有些扭曲,只唇角衔着一抹冰冷如利剑的笑,叫人不寒而栗。

  蕴蓉似想起一事,问道:“若是偶尔还用芭蕉叶蒸煮食物呢?”

  卫临冷汗涔涔,忍不住举袖去擦,“若与桃仁双管齐下,胎儿必不能保。但若此间常有让孕妇惊悸忧思之事发生,那么极难察觉是桃仁与芭蕉之效。”

  青铜麒麟熏炉卧在地上,熏炉孔内散着龙涎香的袅袅淡烟,那若有若无的青烟弥漫在空气里,似张开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兜头兜脸将人蒙住。玄凌的眼神飘忽不定,静默无语站了片刻,“甘氏与苗氏屡屡生事,纯元因愧疚致使苗氏小产之事,常常惊悸夜不能寐,又要对两位废妃言行百般隐忍,其实非常辛苦。”

  蕴蓉轻轻傍在玄凌身边,声线绵绵如寒针深刺,“表哥,那些只是外因,真正原因乃是这些桃仁和芭蕉,寒性日积月累,才害死了纯元皇后和嫡皇子。”

  玄凌半边面孔被光线遮住,唯听见远处永巷传来阵阵更鼓声,大殿深处铜漏水滴的声音越发清晰可闻,一滴,又一滴,似是要在心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坑,他的神色看不出任何异常,只静静问:“月宾,你从哪里知道这些事?”

  “皇后被禁足,可是皇后殿中用度所费银资不减,与内务府呈报之数有出入,臣妾忝居四妃之首,协理六宫,皇上命臣妾查处,臣妾不敢不用心,因而夜审皇后身边绘春、绣夏、剪秋三人,不曾想审出银钱数目不对之外,严刑之下绘春为求活命,吐出当日有人指使她以桃仁代替苦杏仁,谋害纯元皇后。”她停一停,似要平息胸臆激荡的气息,“臣妾为防有失,再审剪秋与绣夏,剪秋受不过刑咬舌自尽,绣夏业已吐露实情。”

  时间像是被寒气所凝,过得格外的缓慢。玄凌一字一字吐出,“是谁?”

  烛火燃得久了,殿中有些暗,只有长窗里透进一缕琉璃瓦上的雪光,笼在端贵妃沉静似水的面庞上,如聚雪凝霜一般,“纯元皇后亲妹,当今皇后朱宜修。”

  大殿内恍若沉溺海底般寂寂无声,侧耳,几乎能听到沉香屑在香炉中迸裂的声音,贵妃侧目看我,“被朱宜修所害失子之人,淑妃不是第一个,也未必会是最后一个。”

  声音若能噬人,大约也如玄凌此刻一般,“朕记得,为保纯元饮食周全,一应细节皆是宜修经手照顾。朕以为,姐妹情深。”

  玄凌目眦欲裂,胸口起伏如海浪潮汐,蕴蓉眉梢眼角皆是雪亮如刀刃的恨意,“纯元皇后如何登上后位皇上心知肚明,朱宜修焉能不恨?焉能不报仇夺位?别看她素日恭谨,其实心肠阴毒,连亲姐姐亦忍心杀害!”

  玄凌一把推开她,大步流星出去,一壁吩咐李长,“随朕去慎刑司!”

  殿中复又寂静下来,唯余我与蕴蓉和贵妃。蕴蓉按一按鬓上串珠花翠,懒洋洋坐下,轻笑道:“淑妃,你猜皇上亲审的结果会是怎样?”

  我立在窗下,向她会心一笑,“蕴蓉妹妹会心想事成,不费今日这番功夫。”

  她睨我一眼,“淑妃倒是坐享其成,让我与贵妃费尽口舌。”

  “我与皇后结怨已深,皇上心知肚明,若我开口,反而不妙。”

  蕴蓉笑吟吟看着面容依旧沉静的贵妃,“想来除了贵妃,无人说话能让皇上这样信服。”蕴蓉拍着手道:“也亏了淑妃的心思筹谋,借口月例用度之数不足才顺藤摸瓜抓得出这些事。”

  “举手之劳而已。”我淡淡道,“放眼宫里,哪怕是你我三人也好,谁宫里没有些个银钱上的亏空,不过借个由头而已。若非皇后已被禁足,咱们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只是……”蕴蓉按着心口,似是受了惊吓了一般,“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还是很怕呢。”

  贵妃半晌无言,顷刻,静静道:“事涉纯元皇后,如同在皇上心上插了一把刀一般,皇上断不能忍。”她瞥我一眼,“真要谢,咱们得谢谢死了的安氏,没她留下那句话,咱们至死都不能明白。”她扬一扬脸,吉祥上来扶住贵妃,贵妃披上竹叶青镶金丝飞凤大氅,轻轻道:“陪我去通明殿祈福吧。皇后欠下的债,还得了你的,还得了我的,也还得了蕴蓉的,唯独还不了纯元皇后的。咱们走吧。”

  我应声起身,缓步出去。蕴蓉清凌凌的声音直逼上我的耳后,语不传六耳,“淑妃答允我的,不会不算话吧?”

  我的话虽轻,却落地有声,“我说过,我无意于皇后宝座。”

  她满意,“但愿淑妃说话算话!”

  夜色浓稠如墨,寒夜冷雨潇潇,远远望下去是紫奥城连绵沉寂的深宫重重,无数灯火浮荡其间,似星海万里,绵绵无尽,我紧一紧身上一斗珠暗紫妆缎狐腋大氅,依旧觉得阴冷寒气渗人心肺,终究——是高处不胜寒罢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