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忍把平生话断肠

更新时间:2016/09/02

 他身子微微一颤,彷佛月下的粼波一点,他声线清润:“夜风大了,你去合上窗吧。”

  那样轻切而熟稔的的口吻,彷佛还在那些年月。我心中温软到酸楚,盈盈行至窗前,合上窗扇。他轻轻道:”你仔细看那窗上的图案,是否极应景?”

  窗上雕着繁密精巧的花样,醉颜红底子镂空合欢花图案,花蕊上描着细细的金粉,即使隔了那样长的年月,颜色一就鲜亮如初。这样明艳夺目的大红金色,是很像婚庆时节的。他继续道:”母妃喜欢合欢花,所以父皇建桐花台时嘱咐窗扇接镂空此花。合欢,是很温柔长久的名字。”

  我一笑:“你从前的镂月开云馆不也是遍种合欢吗?”

  他颔首,神色迷蒙而幽暗,带着晨曦清微的亮色,含笑道:”合心即欢,是不是?我自幼生长于桐花台,直到昭宪太后过世才回紫奥城居住,所以一直只见父皇与母妃恩爱喜悦。”

  “我也很羡慕先帝与舒贵太妃的情意。”

  他琥珀色的双眸似被薄薄的霜意覆盖,“父皇再钟情,母妃也不能只与她一人相守。可惜,我也做不到。

  “我对不起静娴,对不起玉隐,更对不起你。”

  内心灼痛逼迫我放下淑妃的矜持,我急急以冰凉的指间轻轻按着她的唇,“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懂得的。”

  他类力的摇一摇头,“不是,静娴其实很聪明,他察觉你我与玉隐之间的异样,她很想问我,却始终没有问出口,只是渐渐喜欢模仿你穿衣说话。她一直很努力的想讨我喜欢,最后,她求我,求我一定要给她一个孩子。”

  我屏住呼吸,轻轻道:“玉隐若模仿我,会比她更像。”

  他微微颔首,深有愧疚之色,“玉隐,他骄傲而矛盾。她迫切希望像而得到躲的怜悯,却也最怕像你,成为你的影子,使她所获得的只是我的怜悯。”

  肌肤上透出一层一层的凉意,那凉意似从骨髓里漫出,不可遏止。我凄然唏嘘,“或许回到最初,我们都会后悔当日自己所做的抉择。也许换一条路走,我们都不至于像如今这般困顿其中。”

  他深深呼吸,眸中温润的琥珀色渐渐黯沉下去,“我毕生唯一后悔之事,是那年去甘露寺宣读圣旨迎你回宫。嬛儿,那是我毕生不可饶恕的错误。”

  清澈的酒液应召出我半边不完整的脸庞,恰如我并不完整的人生。我忍住眼角苍冷的泪意,静静的看着他:”清,即使我心中的风一直吹向你,我也必须逆风而行,世事错落皆是命中注定,我不会怨恨你分毫。”

  他轻轻一笑,眼中悲凉之意却更深重,“我毕生渴望的人不能得到,却又辜负两位无辜女子,的确不堪!”

  我挟了一筷子桂花香藕在他碟中,勉力微笑道:”这是在先帝与舒贵太妃昔年情深意重的地方,又是你的故居,何必总说这些伤心言语。”

  他白皙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酒盏,盏中酒液却一滴不洒,他声音平静的的没有一丝波澜,“我怕再不说,以后会来不急!”

  心中悚然一惊,我手中的银筷倏地滑落,落在桌上相触时有玎玲刺耳的声响。如大把芒刺密密锥心,我不由脱口道:”胡说!”

  他只是如常神色,唇角扬起轻缓的弧度,“不是吗?与你相见多半是在合宫饮宴之时,连接近你都十分困难,哪里还能这样说话!朝宴晚饮,人生数十年,也便这样过去了,我永远也来不及对你说。”

  我听他这样解释,才稍稍安心,于适和缓了语气,“都是做父亲的人了,说话还是这样没有忌讳!”

  “我只是怕再错过罢了。”他容色沉静如一泊清水,“我又年时,春夏时节,常见父王与母后携手赏花,私语连朝。那时棠棣花开如雪,桐花轻紫如雾,只是今年花谢得这样早,我错过花期,都看不到了。”

  四目相触,有片刻的静默。

  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

  终究,是永世不能达成的幻梦了。就如我与他之间,所得的,永远只是错过。

  我轻轻摇头:“我不愿听这个。”

  他一笑如雪后初霁的明亮日色,“终身所约,永结为好。”

  心酸楚的几乎被融尽,只余那些温柔,温柔到填补尽此生所有的不足与空寂,我轻绽笑颜,“琴瑟再御,岁月静好。”

  也许他是极高兴,举杯一气饮尽,他翻过空盏给我瞧,笑容满面,“你瞧,我都喝完了。”

  我看一眼酒中艳色,横一横心,含着愉跃而满足的笑意,毫不犹豫仰头喝尽。细如缕的酒液华过喉咙似毒蛇般灵活,我笑魇如花,亦给他瞧,像孩子般的快乐,“这是交杯合卺,我一滴都不剩下。”

  他微微笑着,那样光明璀璨的真心笑容,让我生出无限暖意。他颔首:“极好。”

  我手垂落,以一种安静的姿态停驻在微凉的桌面,像一脉洁白的枯萎的细薄夕颜。冰凉的酒液已经灌入我的口,我的喉,最后直抵肺腑,侵入五内。

  但这一刻,我满足到极点,此生再没有遗憾。

  夜凉如翻月湖的水,也是柔柔的,颜色靡艳。闻得风刮过枝头,声响清晰,像是黑白无常渐渐逼近的声音,我贪恋的看着他,意图记清他最后的微笑。

  但愿,他不要怪我。

  只是良久,满心肺腑里只有那种彻头彻尾的绝望凉意,却并无任何痛楚袭击我的身体。我的气息,依旧平稳而略显急促。

  他眉心剧烈一颤,像是被风惊动的火苗,是欲要熄灭前的惊跳。他向我伸出手来:“嬛儿,让我再抱抱你。”

  是最后他给予我的温暖吧,也是我最后能索取的。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像他靠近,有什么要紧?我快死了,只要他还活着。

  我伏在他怀中,他微粮的皮肤再度贴近我的,我的心,整个安静下来。我滴低的絮语:“涵儿小时候后很调皮,确十分机伶,不像灵犀,自小安静沉稳。他俩一静一动,可是雪魄,我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性子,三兄妹中,却是她最美……”

  唇角微微颤抖,我说不下去了,我不能去想,去想我的孩子,我只知道,虎毒不食子,玄凌终究不会为难四个孩子。我闭上眼,似一朵从他怀中长出的柔弱夕颜,往事沉溺渐渐漫上我的心田:“清,我想回凌云峰去。”

  他似再点头,有温热的液体从他的下颔滑落,一滴,又一滴,缓缓坠上我的裸露的锁骨,洇进素白的莲花抹胸。

  我缓缓伸手去擦拭,柔声道:”清,你怎么哭了?”

  泪眼迷蒙中我见指尖的鲜红,似有一把极锋利的刀迅即在我心头狠狠划过,我痛得猛力抬头,却见鲜红的伤花从他唇角一朵一朵以热烈缠绵的姿态怒放而下,直至我的锁骨,抹胸。

  我的泪无可止歇地滚落下来,似乎再顷刻间把我整个人烫穿,我惊惧转首,慌乱的去抓我的酒杯,他眉心因剧烈的痛楚而微微蜷曲,他按住我的手,极力绽初从容的微笑:“不用,我已经换过你的酒杯。”

  绯红的酒液残留再磁白杯底,尖针似地戳疼了我的眼,我不敢置信,凄声道:”怎么会?”

  “你我今天是第一天相知相许想许吗?你动那酒壶时的不情愿我已经看在眼底,即便你手指还笼再袖中,左右之分,我还是能察觉的,一壶酒有毒无毒,宫中的伎俩我未必全然不知。何况皇兄是和等样人,他让你独自前来,我已觉得异于往常。”

  他声音沉重而温暖,像一床新绵裹住冷的发颤的我,“让你去关窗时,已经换过你我的酒杯,嬛儿,我不愿你为难。”

  身体中彻骨的寒冷与惊痛逐渐冻成一个大的冰坨子,坚硬的一块,硬沉地辗在心上,一骨碌,又一骨碌,滚来滚去,将本已生满腐肉脓疮的心辗的粉身碎骨。我的声音不像自己的,凄厉道泣血:”不会!明明死的人会是我!我死了,你杀出去,总有一条活路。”

  他的手紧紧握住我的:“从我把你从摩格手中夺回,皇兄杀心已起,我早不能逃脱了!”有更汹涌的血从他唇角溢出,他兀自微笑:“我早知有这一天。这杯毒酒,若真是你递与我也无妨,那是你选择保护自己。嬛儿,从今以后我若不能再保护你,你一定要懂得保护自己。”

  我挣扎:“我去叫温实初,你快把酒呕出来,温实初必能救你!”

  他的眼神渐渐涣散,月色从蒙了素纱的窗格间碎碎漏进,温柔抚摩上他的脸颊,愈加照得他的面孔如夕颜花一样洁白而单薄,死亡的气息茫茫侵上他的肌肤,乌沉沉地染上他的嘴唇:“宫中的鸩毒何等厉害,一旦服下,必死无疑。”他艰难地伸手拭我的泪:“嬛儿,你不要哭,等下你出去,皇兄若见你哭过,会迁怒于你。”

  “好,我不哭。”我拼命点头,想听他的话拭去泪水,可是那泪越拭越多,总也擦不完。

  他伸手吃力地拥抱住我,极力舒展因痛楚我扭曲的容颜:“嬛儿,我死后,你切勿哀伤。你要答允我一件事,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平安活着。”他的气息有点仓促,似廉卷西风,落叶横扫:“雪魄那孩子,真是像你。你有你的孩子,一定要好好活着。”他轻轻一叹:“抱歉。嬛儿,我终究不能在你身后一步的距离再保护你。”

  我拼命摇头:“不!不!清,凌云峰一别已成终身大错,我求你,你别再离我而去!我是你的妻子,我不愿意在宫中,你带我走,带我走!”

  他无力的手颤抖着亲抚我面颊,那么冷的指尖,再没有他素日温暖的温度。他拼力绽出一片雾样的笑意:“有你这句话,我此生无憾!”他的声音渐次低下去:“我心中,你永是我唯一的妻子……”

  泪水漫涌上面颊,月光白晕晕的,似一口狰狞的利齿,咬住我的喉咙,痛楚难当。我豁出去了,轻声在他耳边呢喃:“予涵,灵犀,还有雪魄,都是你的……”

  几乎在同一瞬,他的头,轻轻地从我的肩胛滑落,慢慢坠落至我的臂弯。他便那样无声无息地停泊在我怀中,在无一缕气息。

  夜风衣点一点衔开了窗子,清冷的月光下见台角有小小繁茂白花盛放,藤蔓青碧葳蕤,蜿蜒可爱。花枝纤细如女子月眉,花朵悄然含英,素白无芳,单薄花瓣上犹自带着纯净露珠,娇嫩不堪一握。

  彷佛还是他清朗的声音徐徐自身后:“你不晓得这是什么花吗?”

  你再也不会这样问我了。

  他死了。

  胸前还有他吐出的温热的鲜血,逐渐的,冰凉下去。

  和我这颗心一样,永远失去了温热的温度。

  他死了,这个我爱了一辈子,牵肠挂肚了一辈子的男人。为了我,他死了,死在我的怀中。

  我的脸贴着他的脸,许久了,我们没有这样接近过。

  可是他死了。再也不会和我说话,再也不会用那样温和的眼神看着我,劝慰我,再也不会和我写诗、弹琴、奏笛。

  长相思与长相守,终究,是永世不能相守。以后的漫漫长夜,为有长相思催人心肝,如一剂鸩毒,慢慢腐蚀我的心,我的肺腑,把蛀蚀成一具空洞的躯体,永生不得解脱。

  泥金薄镂鸳鸯成红笺,周边是首尾相连的凤凰图案,取其团圆白首,凤凰于飞之意,并蒂莲暗纹的底子,团花紧簇,是多子多福,恩爱连绵的寓意。

  合婚庚帖。

  玄清甄嬛

  终身所约,永结为好

  愿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岁月于我,已是千刀万剐地割裂与破碎,再无静好之年。可是,我连随他一起死去都不能够。

  良久,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抱在怀中他的身躯已经彻底冰凉。我冰凉的嘴唇吻在他同样冰凉的额头,心痛到没任何知觉。我失魂落魄地站起来,缓缓打开殿门,一缕月光无遮无拦洒落在我身上,照得整个人如冰霜冻结一般。

  百步之外,明晃晃的刀刃之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转首,四下皆是盔甲寒光。是李长的声音,他一溜小跑上来扶住双足无力的我,悲喜交加:“娘娘出来了!”

  我一指那些兵刃,问道:”那是什么?”

  李长难堪的低下头,却是守卫宫禁的羽林总领夏刈,他双拳一抱,恭敬行了一礼:“奉皇上密诏,若是娘娘出来便宣读圣旨;若是除了娘娘之外还有旁人出来,那么无论娘娘也好谁也好,一律格杀勿论!”

  夏刈比了个手起刀落的手势,我眼前一嘿,玄凌,他果然志在必得,筹谋周密!

  我的声音沉静得似乎不是自己的:“本宫安然无恙,已经出来了。”

  夏刈的脑袋往我身后一探,追问道:”那么……”

  我死死咬着嘴唇,半晌,冷冷道:”清河王暴毙。”

  夏刈心满意足一笑,向李长道:”请公公宣读圣旨。”

  李长见他凶神恶煞铁塔似的一座,也不由打了个寒噤,取出早已备好的圣旨:“淑妃甄氏听旨……”

  我茫然跪下,耳中听得李长尖锐的声音一字一字扑进耳朵:“中宫失德,朕遥感六宫无为六宫之表率,朕心特许,册为皇贵妃。钦此。”

  李长扶起我,悄悄拭去眼角泪光,勉强笑道:”恭喜娘娘,这是前所未有之喜……”

  “呀……呀……”,有昏鸦扑棱着翅膀飞过沉寂的天空,我清楚地知道,有一种东西,我已经永远地失去了。

  李长扶着我往桐花台下走去,口中道:”皇上知道娘娘劳累了,特意在水绿南熏殿设了夜宴等候娘娘。”

  夜风甚大,鼓起我宽广的衣袖,翩翩如蝶,也是死了的,毫无生气的蝶。一朵紫色的桐花从枝头轻坠而下,花茎断处还洇着稀薄而萎黄的汁液,软软”扑……”一声,落在我沾血的怀袖中,我随手拈起,只觉自己也如这落花一般,再无可依。

  我足下一滑,整个人滚下桐花台去。李长厉声惊呼起来:“娘娘……”

  右足的膝盖痛得钻心裂肺,我在痛晕过去的瞬间,忽然忆起娘的话。惊鸿舞是要跳给心爱的男子看的。

  我知道,我再也不会舞了。

  乾元二十七年五月十七,清河王玄清暴病亡于桐花台。干元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七,清河王大殓,侧妃甄氏痛哭灵前,触棺而亡。

  那一日,李长自清河王府回来时仍有满面泪痕:“隐妃哭得晕过去好几次,待到要为王爷盖棺时,隐妃一头碰了上去,血溅三尺。当时隐妃还未断气,硬撑着爬进了王爷的棺樽,紧紧拥住王爷,再咬舌自尽。咱们这才明白隐妃的意思,是要跟王爷生同寝死同穴,生死相随。”

  彼时我正在佛前念着《往生咒》,闻言心底惊痛,手上一个力道不准,手中的迦南佛珠骨碌碌散了一地。忍了数日的泪终于再度落下,我掩面,失声痛哭。

  大殓后十日,玄凌下旨,清河王暴毙,手足断折,朕心哀痛,予厚葬清河王夫妇,清河王世子交由平阳王夫妇抚养。玄凌为清河王之死数度痛哭,几废饮食,数日间消瘦不少。玄凌感伤玄清戍边寒苦,积劳成疾,遂下旨增发军晌百万两,六军缟素,同祭清河王。

  听闻旨意的时候,我受伤的腿已经能缓慢走动。太医说,行走无碍,只是,再不能舞了,亦不能跑。我只是静默地站在水绿南熏殿的书房里,手中紧紧握着无意间看到的一迭家书,在玄凌重重迭迭的书籍之间。

  厚厚一迭家书,每一字每一句皆是玄清亲笔所书,慰问王府近况,宫中安好,叮嘱玉隐与澈儿要好生保养,一字一语,平淡而温和,是加长的体恤。只是每封家书的最末,总是以最工整的小楷写着三个字——淑妃安?

  玉隐的回信往往长篇累牍,字迹娟秀,絮絮书写平安,字里行间唯见相思。家书的最后,是三字的簪花小楷——淑妃安。

  落款,是漫漫两年的春,夏,秋,冬。横亘四季朝夕。

  无声哽咽,一层层的悲翻涌上心头,酸痛不可遏止,泪水潸潸而下。大滴大滴的泪珠灼热地滑落在皇贵妃明皇蹙金飞凤华服之上,晕出斑驳的泪痕,转瞬便淹没于今丝绣纹之间。

  李长悄然站在我身后,轻轻回报:“奴才已经查知,这些家书,皆是贤妃娘娘索来奉于皇上,皇上看过后留档后再请人摹了王爷字激发去王府与隐妃,隐妃之信亦如是。”

  我蓦然想起,那日留在玄凌塌边的团扇,是贤妃胡蕴蓉的。

  李长忧心忡忡:“贤妃娘娘志在后位,视娘娘如眼中钉,屡屡暗算,娘娘不能不当心。”

  指甲狠狠掐进掌心肉中,我不动声色,淡淡道:“知道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