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29

彩云飞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7


  在杨家的客厅里,云楼坐立不安的在室内走来走去,满脸罩着浓重的抑郁和忧愤。对父亲,一年前的积恨未消,而新的打击显然又要跟随着父亲一起到来。为什么呢?为什么身为父母,却常常要断送儿女的幸福,漠视儿女的感情和自尊!是谁赋予了父亲掠夺子女快乐的权利?是谁?是谁?是谁?一年多以前,当他正被甜蜜与幸福重重包围的时候,这个父亲竟残酷的将他的一切都撕得粉碎,践踏得鲜血淋漓。现在,好不容易,他重新找回了那份幸福,父亲就又出现了,就又要来践踏,来蹂躏,来撕裂,来破坏……为什么?为什么?
  “他真是我爱情上的克星!”他突然大声的、冲口而出的喊,喊得那么响,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坐在一边的雅筠抬头看了看他,她正在打一件毛衣,一件小眉的毛衣,夏天打毛衣是她的习惯,她喜欢“未雨绸缪”。她显得很安详,很冷静,只是,她手指的动作却比往常快速。
  “我看你坐下来吧,云楼,”她的语气里有着安慰和鼓励。“你走来走去把屋子里的空气都搅热了。”
  “他一定派了人监视我!”云楼自顾自的说,仍然在室内走来走去。“否则他怎么知道小眉的事!”“那倒很可能,他总之是你父亲呀,他无法真对你置之不顾的。”“我巴不得他对我置之不顾呢!”云楼喊着说。
  “云楼!”雅筠责备的:“怎么这样说话呢!”
  “你不知道,杨伯母,”云楼急促的嚷着:“你不知道他那个脾气……”“我不知道?”雅筠笑笑。“我才知道呢!”
  云楼想起了雅筠和父亲的那段往事,他不再说了,但他仍然像只困兽一样在室内兜着圈子,鼻子里沉重的呼着气,两只手一会儿放在身子前面,一会儿放在身子后面。雅筠悄悄的注视着他,敏感的嗅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她认识孟振寰,熟知孟振寰,她也认识孟云楼,熟知孟云楼,她可以预料这父子两人一旦冲突起来会成为怎样的局面。但是,她是向着云楼的,她觉得自己也像只想保护幼雏的母鸡,已经展开了翅膀,竖起了背脊上的羽毛,准备作战了。把毛衣放在膝上,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云楼,你放心,”她说:“这一次,他不会再剥夺掉你的幸福了。”“你怎么知道?”云楼问。
  “我知道。”她看着窗外的天空。“我知道,”她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却具有着信心和力量。“我知道世界上的许多事都该顺手自然,不能横加遏阻,我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君子有成人之美。”“对我父亲而言,这些道理可能全体不适用!”云楼愤愤的说。“他一直认为他是主宰,他是神,他是全能……”
  门口一阵喇叭声,打断了云楼愤怒的语句,雅筠的毛线针停在半空,她侧耳倾听,说:
  “他们来了。”是的,他们来了,杨子明走在前面,手里提着孟振寰的旅行袋,首先走进了客厅。孟振寰紧跟在后面,他那硕大的身躯遮住了门口的阳光,室内似乎突然阴暗了。雅筠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她的目光和孟振寰接触了,许多年没有见过面,雅筠惊奇的发现孟振寰那份冷漠、倨傲、自信的神态一如当年,只是,他胖了,老了,鬓边有了白发,看来却更具有威严和权威性了,那张脸孔和锐利的眸子颇让人生畏的。
  “振寰!”她迎上前去,微笑的对他伸出手来。“好多年没见了。”孟振寰的目光停在她的脸上,他看到的是个高贵、儒雅的妇人,那份清丽、那份秀气、那份韵致都不减当初,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残酷的痕迹,反而给她增添了几分雍容华贵的气质,显然她这些年来,跟着杨子明过得并不太坏。这使他觉得有种微妙的不满和近乎嫉妒的情绪。因此,他漠视了那只伸过来的、友谊的手,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说:
  “你还是很漂亮,雅筠。这两年云楼常在你家打扰你,让你费心了。”雅筠尴尬的缩回了那只不受欢迎的手,唇边的微笑变得十分勉强了,向室内深处退了两步,她的言语也锐利了起来:
  “那里,你明知道云楼这一年并不住在这儿,而住在这里的时候,似乎反而让你不高兴呢!”
  “我看彼此彼此吧!”孟振寰皱了皱眉。“全是这孩子不懂事,才造成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件!”他的目光对云楼直射了过去,是两道森冷的寒光。抛开了雅筠,他厉声的喊:“云楼!”
  云楼自从孟振寰走进门的一刻起,就闷闷的站在窗子前面,斜倚着窗子,不动也不说话。父亲在他的眼里像个巨石,是顽强的,庞大的,带着压迫力的。而且,这巨石眼看就要把他的幸福、前途、爱情,和所有的那种温馨的生活都要一起砸碎了,他靠在那儿,正屏息以待风暴的降临。这时,随着孟振寰的怒吼和目光,他身子震动了一下,不自禁的叫了一声:“爸爸!”“爸爸?你还知道叫我一声爸爸?嗯?”孟振寰严厉的盯着他:“你这个目无尊长,胡作非为的混帐!”
  “喂喂,振寰,”杨子明急急的拦在孟振寰的面前。“要管儿子,也慢慢来好吧?别刚进门坐都没坐就发脾气!来来,坐一下,坐一下,你要喝点什么?冷的还是热的?天热,要不要喝点冰西瓜汁?”“他从不喝冷饮的。”雅筠说,一面高声叫秀兰泡茶。掉转头,她看着孟振寰。“香片,行吗?”
  “随便。”孟振寰坐进了沙发里,拭去了额上的汗珠,杨子明坐在他的对面,递上了一支烟,燃起了烟,他喷了一口,这才打量了一下房间,室内那份阴凉和冷气对他显然很有缓和作用,他的火气似乎平息了一些。喝了茶,他竟叹了口气。“子明,你不知道云楼这孩子让我操多少心。”抬起头,他又用怒目扫了云楼一眼。“别人家也有儿子,可没像我们家这个这样可恶的!”“别动肝火,振寰,”雅筠插进来说:“或者你们父子间有误会,大家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云楼,你别尽站在那儿,过来坐下和你父亲谈谈呀!”
  “什么误会!”孟振寰气冲冲的。“这孩子从小就跟我别扭,我要他干这个,他就要干那个,我要他学科学,他去学什么鬼艺术,我看中了美萱那孩子做儿媳妇,他偏偏搅上了涵妮,涵妮也罢了,怎么现在又闹出个下三滥的歌女来了……”
  “爸爸!”云楼大声喊着,背脊挺得笔直笔直,离开了窗口,他一直走向孟振寰前面,他的脸色苍白,眼睛里冒的火不减于他的父亲,咬着牙,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别侮辱小眉,她能唱,她用她的能力换取她的生活,这没有什么可耻的地方!她清雅纯真,她洁身自好,她比许多大家闺秀还高贵呢!”“好呀!”孟振寰叫着。“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先吼叫起来了,你的眼中到底有没有父亲?”
  “好好谈吧,振寰,”雅筠不由自主的又插了进来。“云楼,你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别吼别叫呀!”
  “我怎么跟他好好说呢?”云楼看着雅筠。“他根本否决了小眉的人格和一切,我再怎么说呢?”
  “振寰,”雅筠被云楼那痛苦的眼神所撼动了,她急于想缓和那份紧张的空气。“或者你见见小眉再说吧,今天就别谈了,晚上我们请你去第一酒店吃饭接风,一切等明天再谈好吗?”“我干嘛要见那个女孩子?”孟振寰质问似的望着雅筠。“难道你也参与了这件事情?云楼自从到台湾之后,好像受你的影响不小呢!”“哦,振寰,”雅筠有些激动了。“二十几年了,你的脾气还是不改!对事物的成见和固执也完全一样。不是我帮云楼说话,只是,你最起码该见见小眉,那女孩并不像你想像的是个风尘女郎,她是值得人爱的!你该信任你的儿子,他有极高的欣赏眼光和判断力!”
  “好,我懂了!”孟振寰气得脸孔发白,紧盯着雅筠说:“我当初把儿子托付给你们真是找到了好地方,你们教会了他忤逆父母,教会了他出入歌台舞榭,教会了他花天酒地和堕落沉沦……”“振寰!”杨子明按捺不住了,站起身来,他语气沉重的说:“你别含血喷人!我对得起你!问问你儿子,我们是怎样待他的?你自己造成了多少悲剧,关于涵妮那一段,我们已经略而不谈了,你今天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我和你已经算二三十年的朋友了……”“真是好朋友!”孟振寰冷笑了一声。
  “好了,别说了!”雅筠也站起身来了,她的脸色十分难看。“看样子,振寰,你这次来并不是来管教儿子的,倒是来跟我们吵架的了?”“我并不是来跟你们吵架的,”孟振寰稍微缓和了一点。“只是,我把云楼托付给了你们,你们就应该像是他的父母一样,要代我管教他。怎么允许他泡歌厅,捧歌女!我现在自己到台湾来解决这件事,你们非但不帮我教训他,反而袒护他,这是做朋友的道理吗?”
  “我们袒护他,是因为他没错!”雅筠激动的说。“如果你冷静一点,肯用你的心灵和感情去体谅一下年轻的孩子们,你也会发现他们是值得同情,值得谅解的……”
  “他泡歌厅是值得同情的吗?”孟振寰大声说:“他在台湾是读书?还是堕落?”“我并没有荒废学业!”云楼辩解的说:“我在学校的成续一直不错,你不信可以去学校查分数,而且,我最近也没有去歌厅了,小眉早就离开歌厅了!”
  “好了,好了,”孟振寰从鼻子里喷出一大口烟来,用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说:“关于你的荒唐,我就算不追究了,你倒说说,你现在跟这个歌女的事情,你预备怎么办?”
  云楼的背脊挺得更直了,他的脸上有种不顾一切的果断和坚决。直视着孟振寰,他清清楚楚的说:
  “我娶她。”“什么?”孟振寰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坐正了身子,竖起了耳朵,盯着云楼问:“你说什么?”
  “我说——”云楼迎视着他的目光,毫不退缩的说:“我要娶她,我要和她结婚。”
  “你——”孟振寰的眼光阴鸷而凶猛,鼻孔里气息咻咻,好半天,才冒出一句大吼:“你疯了!你这个混帐!你想气死我!娶她?娶一个歌女?你居然敢说出口来!”
  “我还敢做出来呢!”云楼顶撞的说,被父亲那种轻视的语气所激怒了。“难道歌女就不是人吗?你这种观念还是一百年前士大夫的观念!”“这是你在对我说话?”孟振寰几乎直问到云楼的脸上来。“你荒谬得一塌糊涂,简直不可思议!我绝不允许这件事情,绝不允许!你马上跟我回香港去!”
  “爸爸,”云楼冷静的说:“我早已超过了法定年龄,我可以决定我自己的事情,做我自己的主了!”
  “好呀!”孟振寰气得浑身发抖。“你大了,你长成了,你独立了!我管不着你了!好,我告诉你,假如你不和这个歌女断绝来往,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从此,你休想进我家的门,休想用我一毛钱……”
  “爸爸,这一年多以来,我并没有用你的钱!”云楼抬高了头说。“哈哈!”孟振寰冷笑了,笑得尖刻而嘲讽。“你没有用我的钱,你自立了,你会赚钱了,你在广告公司做事,是吗?你问问你杨伯伯吧!到广告公司是他给你写的介绍信,是不是?”
  “振寰!”杨子明焦灼而不安的喊:“你——何苦呢?”
  云楼的背脊发冷了,他的额上冒出了汗珠,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他明白了,他立即明白了,怪不得自己一搬出了杨家就找到了工作,怪不得广告公司不要他上班又对他处处将就,怪不得他设计的作品虽多,用出来的却少而又少!原来……原来……他倒抽了一口冷气,瞪视着父亲,喉咙沙哑的说:“是——是你安排的?”
  “哈哈!”孟振寰笑得好得意。“你现在算是明白了,你以为找工作是那么容易的事!你要在我的面前说大话!你知不知道这家广告公司跟我的关系,羊毛出在羊身上,你赚钱从哪儿来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云楼咬住了嘴唇,一时间,他有晕眩的感觉,父亲的脸在他的眼前扩大,父亲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激荡的、反复的回响,他突然觉得浑身发冷,无地自容。站在那儿,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听到雅筠的声音,在激愤的喊:
  “振寰!你太残酷!你太残酷!”
  云楼猛的掉转了头,直视着雅筠和杨子明,他的眼里冲进了泪,颤抖的嚷着说:“杨伯伯,杨伯母,你们参加了这件事情!你们也欺骗我,隐瞒我……”“云楼!”杨子明喊着:“你不要激动,事情并不是你想的这样,广告公司当初用你确实是看你父亲的面子,但是近来你的工作已经足以值得你所赚的,你设计的图样很得客户的欣赏,广告公司也很器重你……”
  “不!我都知道了!”云楼绝望的叫着:“好,爸爸!从今天起我就不再去广告公司,我也不用你的钱,你看我会不会饿死!”“你的意思是——”孟振寰蹙起了眉头,浓眉下的眼睛锐利的盯着他。“你一定不放弃那个女人?”
  “不放弃!”云楼坚定的说。
  “你要娶她?”“要娶她!”孟振寰紧紧的盯着云楼,好一会儿,他才恼怒的点了一下头,说:“好,算你有个性!不过,你就担保那个歌女会愿意嫁给你吗?”“是的!”“当她知道你不会从我这儿拿到一毛钱的时候,她还会愿意嫁给你吗?”“哼!爸爸!”云楼冷笑了。“你以为她是拜金主义?你低估了小眉了!她从来就知道我一贫如洗!”
  “恐怕她并不知道吧!”孟振寰的嘴角牵动了一下,目光是森冷的。“这种歌场舞榭中的女孩子,我知道得才清楚呢!”
  “那么,你看着吧!爸爸!”云楼充满信心的说。
  “是的,我就看着!”孟振寰气冲冲的站起身来了。“我就看着你和她的下场!我等着瞧!”他走向了门口。
  “喂,振寰,你去哪儿?”杨子明叫。
  “去旅社!”孟振寰提起了他的旅行袋。
  “怎么,”杨子明拉住了他。“你到台湾来,难道还有住旅社的道理?我们家多的是房间,你留下来,和云楼再多谈谈。关于云楼和小眉的故事,你还一点都不清楚呢,等你都弄清楚了,说不定你会对这事另有看法!”
  “我不想弄清楚,我也不要住在这儿!”孟振寰继续向门口走去。“这孩子既然不可理喻,我还和他有什么可谈?”
  “无论如何,你得住在这儿!”杨子明说。
  “别勉强我,子明!”孟振寰紧蹙着眉。“我住旅馆方便得多!”“好了,”雅筠走了过来,“子明,你就开车送振寰去统一吧!”杨子明不再说话了,沉默的送孟振寰走出大门,孟振寰始终怒气冲冲的紧板着脸,不带一丝笑容,到了门口,他回头对云楼再狠狠的瞪了一眼,大声的说:“我就看你的!看你的爱情能维持几天!”
  云楼挺立在那儿,满脸的愤怒与倔强,看着父亲走出去,他不动也不说话,挺立得像一块石头。雅筠追到了大门口,看到孟振寰坐进了车子,她才突然伏在车窗上,用充满了感情的、温柔的、深刻的语气说:
  “振寰!你有个好儿子,别因为任性和固执而失去了他!你一生失去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别再失去这个儿子,真的,振寰,别再失去他!”孟振寰一时有些发愣,雅筠这几句话竟奇迹似的撼动了他,可能因为和雅筠往日那段情感,也可能因为雅筠这几句话触着了他的隐痛,他那顽强的心竟被绞痛了。当车子发动之后,他一直都愣愣的坐着,像个被魔杖点成了化石的人物。
  这儿,雅筠退到屋子里来,她一眼看到云楼正沉坐在沙发里,痛苦的把脸埋在手心中。手指深深的陷进那零乱的浓发里。她走了过去,站在沙发后面,把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低低的说:“生命的路程好崎岖哪,云楼,你要拿起勇气来走下去呀!”“我并不缺乏勇气,”云楼的声音沉重的从手指中透了出来。“我永远不会缺乏勇气!我难过的是,人与人之间,怎么如此难以沟通呢?”怎么如此难以沟通呢?雅筠也有同样的问题,多少父母子女之间横亘着巨石,为什么不能把它除去呢?为什么呢?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