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多少恨(六)

多少恨

作者:张爱玲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11

姚妈进来说:"虞小姐电话。"家茵诧异道:"咦?谁打电话给我?"她一出去,姚妈便搭讪着立在一旁向宗豫笑道:"不怪我们小姐一会儿都离不开先生。连我们底下人都在那儿说:"真难得的,这位虞小姐,又和气,又大方,看是得人心'——"宗豫沉下脸来道:"你怎么尽管罗唆?"正说着,家茵已经进来了,说:"对不起,我现在有点儿事情,就要走了。"
  宗豫见她面色不大好,站起来扶着椅子,说了?咦"——家茵苦笑着又解释了一句:"没什么。我们家乡有一个人到上海来了。我们那儿房东太太打电话来告诉我。"
  是她父亲来。家茵最后一次见到她父亲的时候,他还是个风度翩翩的浪子,现在变成一个邋遢老头子了,鼻子也钩了,眼睛也黄了,抖抖呵呵的,袍子上罩着件旧马裤呢大衣。外貌有这样的改变,而她一点都不诧异——她从前太恨他,太"认识"他了,真正的了解一定是从爱而来的,但是恨也有它的一种奇异的彻底的了解。
  她极力镇定着,问道:"爸爸你怎么会来了?"她父亲迎上来笑道:"嗳呀我的孩子,现在长的真真是俊!嗬!我要是在外边见了真不认识你了?家茵单刀直入便道:"爸爸你到上海来有什么事吗?"虞老先生收起了笑容,恳切地叫了她一声道:"家茵!我就只有你一个女儿,我跟你娘虽然离了,你总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不想来看看你呢?"家茵皱着眉毛别过脸去道:"那些话还说它干什么呢?"虞老先生道:"家茵!我知道你一定恨我的,为着你娘。也难怪你!哎!你娘真是冤枉受了许多苦啊!"他一眼瞥见桌上一个照相架子,叫道:"嗳呀!这就她吧?呀,头发都白了,可不是忧能伤人吗?我真是负心——"他脱下瓜皮帽摸摸自己的头,叹道:"自己倒还年轻,把你害苦了,现在悔之已晚了!"家茵不愿意他对着照片指手划脚,仿佛亵渎了照片,她径自把那镜架拿起来收到抽屉里。她父亲面不改色的继续向她表白下去道:"你瞧,我这次就是跟一个人来的。你那个娘——我现在娶的一个——她也想跟着来,我就带她来。可见我是回心转意了!"
  家茵焦虑地问道:"爸爸,我这儿问你呢!你这次到底到上海来干什么的?"虞老先生道:"家茵!我现在一心归正了,倒想找个事做做,所以来看看,有什么发展的机会。"家茵道:"嗳哟,爸爸,你做事恐怕也不惯,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两人站着说了半天,虞老先生到此方才端着架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徐徐地捞着下巴,笑道:"上海这么大地方,凭我这点儿本事,我要是诚心做,还怕——"家茵皱紧了眉头道:"爸爸看你不知道现在找事的苦处!"虞老先生道:"连你都找得到事,我到底是个男子汉哪——嗳,真的,你现在在哪儿做事呀?"家茵道:"我这也是个同学介绍的,在一家人家教书。这一次我真为了找不到事急够了,所以我劝你回去。"虞先生略愣了一愣,立起来背着手转来转去道:"我就是听你的话回去,连盘缠钱都没有呢,白跑一趟,算什么呢?"家茵道:"不过你在这儿住下来,也费钱啊!"虞老先生自卫地又有点惭恧咕噜了一句:"我就住在你那个娘的一个妹夫那儿。"
  家茵也不去理会那些,自道:"爸爸,我这儿省下来的有五万块钱,你要是回去我就给你拿这个买张船票。"虞先生听到这数目,心里动了一动,因道:"嗳,家茵你不知道,一言难尽!我来的盘缠钱还是东凑西挪,借来的,你这样叫我回去拿什么脸见人呢?"家茵道:"我就只有这几个钱了。我也是新近才找到事。"虞老先生狐疑地看看她这一身穿着,又把她那简陋的房间观察了一番,不禁摇头长叹道:"*銧!看你这样子我真是看不出,原来*阋彩钦饷纯喟。銧!其实论理呀,你今年也二十五了吧?其实应该是我做爸爸的责任,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儿,那么也就用不着自个儿这里苦了!"家茵蹙额背转身去道:"爸爸你这些废话还说它干吗?"虞老先生自嗳:"算了吧!我不能反而再来连累你了!你刚才说的有多少钱?"他陡地掉转话锋,变得非常爽快利落:"那么你就给我。我明天一早就走。"家茵取钥匙开抽屉拿钱,道:"你可认识那船公司?"虞老先生接过钱去,笑道:"哎!你别看不起我爸爸!——那我怎么自个儿一个跑到上海来的呢?"说这,已是潇潇洒洒地踱了出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