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多少恨(八)

多少恨

作者:张爱玲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11

小蛮伏在桌上枕着个手臂,一直没声儿的,这时候却幽幽地叫了声?……先生,我想吃西瓜!"家茵走来笑道:"这儿哪有西瓜?"小蛮道:"那就吃冰淇淋。我想吃点儿凉的。"家茵俯身望着她道:"呦!你怎么啦?别是发热了?"小蛮道:"今天早起就难受。"家茵道:"嗳呀!那你怎么不说啊?"小蛮道:"我要早说就连饭都没得吃了!"家茵摸摸她额上,吓了一跳道:"可不是——热挺大呢!"忙去叫姚妈,又回来哄着拍着她道:"你听先生的话,赶快上床睡一觉吧,睡一觉明儿早上就好了!"
  她看着小蛮睡上床去,又叮嘱姚妈几句话:"等到六点钟你们老爷要是还不回来,你打电话去跟老爷说一声。她那热好像不小呢!"姚妈道?噢。您再坐一会儿吧?等我们老爷回来了,让汽车送您回去吧?"家茵道:"不用了,我先走了。"她今天回家特别早,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她父亲也没来,猜着他大约因为拿到了点钱,就又杳如黄鹤了。
  当晚夏家请了医生,宗豫打发车夫去买药。他在小孩房里踱来踱去,人影幢幢,孩子脸上通红,迷迷糊糊嘴里不知在那里说些什么。他突然有一种不可理喻的恐怖,仿佛她说的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他伏在毯子上,凑到她枕边去凝神听着。原来小蛮在那里喃喃说了一遍又一遍:"先生!先生!唔……先生你别走!"宗豫一听,心里先是重重跳了一下,倒仿佛是自己的心事被人道破了似的。他伏在她床上一动也没动,背着灯,他脸上露了一种复杂柔情,可是简直像洗濯伤口的水,虽是涓涓的细流,也痛苦的。他把眼睛眨了一眨,然后很慢很慢地微笑了。家茵的房里现在点上了灯。她刚到客房公用的浴室里洗了些东西,拿到自己房间里来晾着。两双袜子分别挂在椅背上,手绢子贴到玻璃窗上,一条绸花白累丝手帕,一条粉红的上面有蓝水的痕子,一条雪青,窗格子上都贴满了,就等于放下了帘子,留住了她屋子的气氛。手帕湿淋淋的,玻璃上流下水来,又有点像"雨打梨花深闭门"。无论如何她没想到这时还有人来看她。
  她听见敲门,一开门便吃了一惊,道?咦?夏先生!"宗豫道:"冒昧得很!"家茵起初很慌张,说:"请进来,请坐罢。"然后马上想到小蛮的病,也来不及张罗客人了,就问:"不知道夏先生回去过没有?刚才我走的时候,小蛮有点儿不舒服,我正在这儿不很放心的。"宗豫道:"我正是为这事情来。"家茵又是一惊,道:"噢——请大夫看了没有?"宗像道:"大夫刚来看过。他说要紧是不要紧的。可是得特别当心,要不然怕变伤寒。"家茵轻轻地道:"嗳呀,那倒是要留神的。"宗豫道:"是啊。所以我这么晚了还跑到这儿来,想问问您肯不肯上我们那儿住几天,那我就放心了。"家茵不免踌躇了一下,然而她答应起来却是一口答应了,说?好,我现在就去。"宗豫道:"其实我不应当有这样的要求,不过我看您平常很喜欢她的。她也真喜欢您,刚才睡得糊里糊涂的,还一直在那儿叫着'先生,先生'呢!"家茵听了这话倒反而有一点难过,笑道:"真的吗?——那么请您稍坐一会儿,我来拿点零碎东西。"她从床底下拖出一只小皮箱,开抽屉取出些换洗服装在里面。然后又想起来说:"我给您倒杯茶。"倒了点茶卤子在杯子里,把热水瓶一拿起来,听里面簌簌,她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哦,我倒忘了——这热水瓶破了!我到楼底下去对点热水罢。"宗豫先不知怎么有一点怔怔,这时候才连忙拦阻道?不用了,不用了。"他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了,才一坐下,她忽然又跑了过来,红着脸说:"对不起。"从他的椅背上把一双湿的袜子拿走了,挂在床栏杆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