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多少恨(十一)

多少恨

作者:张爱玲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11

一个新雇的老妈子来回说有客来了,递上名片。宗豫下楼去会客。小蛮躺在床上玩弄着他丢下的一副皮手套,给自己戴上试试,大得像熊掌。她笑了起来道:"先生你看你看!"家茵硬给她脱下了,把手塞到被窝里去,道:"别又冻着了!刚好了一点儿。"她把宗豫的手套拿着看看,边上都裂开了。她微笑着,便从皮包里取出一张别着针线的小纸,给他缝两针。小蛮忽然大叫起来道:"先生,你怎么给爸爸补手套,倒不给我打手套?几时给我打好呀?"家茵急急把线咬断了,把针线收了起来,道:"你别嚷嚷。待会儿爸爸来了你也别跟他说,啊。你要是告诉他,我不跟你好了,我回家去了!"小蛮道:"唔……你别回家!"家茵道:"那么你别告诉他。"
  她把那手套仍旧放在小蛮枕边。宗豫再回到楼上来先问小蛮:"先生呢?"小蛮道:"先生去给我拿桔子水去了。"宗豫见小蛮在那里把那副手套戴上脱下地玩,便道:"你就快有好手套戴了,你看我的都破了?小蛮揸开五指道:"哪儿破了?没破!"宗豫仔细拿着她的手看了看,道:"咦?我记得是破的*獱!"小蛮笑得格格的,他便道:"今天大概是好了,精神这么好!——是谁给补上的?"小蛮自己捂着嘴,道:"我不告诉你!"宗豫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小蛮道:"我要是告诉你,先生就不跟我好了!"宗豫微笑道:"好,那么你就别告诉我了。"他执着手套,缓缓的自己戴上了,反复看着。
  家茵一等小蛮热退尽了,就搬回去住了。次日宗豫便来看她,买了一盒衣料作为酬谢,说道:"我买衣料是绝对的不在行,恐怕也不合式。""还有一个盒子。"家茵微笑道:"您真太细心了,真是谢谢!"洋油炉子上有一锅东西嘟嘟煮着,宗豫向空中嗅了一嗅,道:"好香!"家茵很不好意思地揭开锅盖,笑道:"是我母亲从乡下给我带来的年糕——"宗豫又道:"闻着真香!"家茵只得笑道:"要不要吃点儿尝尝,可是没什么好吃。"宗豫笑道:"我倒是饿了。"家茵笑着取出碗筷道:"我这儿饭碗也只有一个。"她递了给他,她自己预备用一个缺口的蓝边菜碗,宗豫见了便道:"让我用那个大碗,我吃得比你多。"家茵笑道:"吃了再添不也是一样吗?"宗豫道:"添也可以多添一点。"
  家茵在用调羹替他舀着,楼梯上有人叫:"虞小姐,有封信是你的!"家茵拿了信进来,一面拆着,便说?大概是我上次看了报上的广告去应征,来的回信。"宗豫笑道:"可是来的太晚了!"家茵读着信,道:"这是厦门的一个学校,要一个教员,要担任国英算史地公民自然修身歌唱体操十几种课程——可了不得!还要管庶务。"宗豫接过来一看,道:"供膳宿,酌给津贴六万块。这简直是笑话*獱!也太惨了!这样的事情难道真还有人还肯做么?"两人笑了半天,把年糕汤吃了。
  宗豫想起来问:"哦,你说你有一本儿童故事,小蛮可以看得懂的。"家茵道:"对了,让我找出来给你带了去。"宗豫道:"我们中国真是,不大有什么书可以给小孩看的。"家茵道:"嗳?她在书架上寻来寻去寻不到,忽道:"哦,垫在这底下呢!这地板有一条塌下去了,所以我拿本书垫着——"她蹲下身去把那本书一抽,不想那小藤书架往前一侧,一瓶香水滚下来,泼了她一身,跌在地下打碎了。宗豫笑道:"嗳呀,怎么了?"他赶过来,掏出手绢子帮她把衣服上擦了擦。家茵红着脸扶着书架子,道:"真要命,我这么粗心!"她换了本书把书架垫平了,连忙取过扫帚,把玻璃屑扫到门背后去。宗豫凑到手帕上闻了一闻,不由得笑道:"好香!我这手绢子再也不去洗它了。留着做个纪念。"家茵也不做声,只管低着头,把地扫了,把地下的破瓶子与那本书拾了起来。宗豫接过书去,上面溅了些水渍子,他拿起桌上那封信便要用它揩拭,却被家茵夺过信笺,道:"嗳,不,我要留着。"宗豫怔了一怔,道:"怎么?你——想到厦门去做那个事情么?"家茵其实就在这几分钟内方才有了一个新的决心,她只笑了一笑。宗豫便也沉默了下来。打碎的那瓶香水,虽然已经落花流水杳然去了,香气倒更浓了。宗豫把那破瓶子拿起来看了看,将它倚在窗台上站住了,顺手便从花瓶里抽出一枝洋水仙来插在里面。家茵靠在床栏杆上远远地望着他,两手反扣在后面,眼睛里带着凄迷的微笑。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