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多少恨(十二)

多少恨

作者:张爱玲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11

宗豫又把箱子盖上的一张报纸心不在焉地拿在手中翻阅,道:"国泰这张电影好像很好,一块儿去看好么?家茵不禁噗嗤一笑,道:"这是旧报纸。"宗豫"哦"了一声,自己也笑了起来,又道:"现在国泰不知在做什么?去看五点的一场好么?"家茵顿了顿,道:"今天我还有点儿事,我不去了。"宗豫见她那样子是存心冷淡他,当下也就告辞走了。
  她撕去一块手帕露出玻璃窗来,立在窗前看他上车子走了,还一直站在那里,呼吸的气喷在玻璃窗上,成为障眼的纱,也有一块小手帕大了。她用手在玻璃上一阵抹,正看见她父亲从弄堂里走进来。
  虞老先生一进房,先亲亲热热叫了声:"家茵!"家茵早就气塞胸膛,哭了起来道:"爸爸,你真把我害苦了!跑到他们家去胡说一气…?他拍着她,安慰道:"嗳哟,我是你的爸爸,你有什么话全跟我说好了!我现在完全明白了,你怕我干什么呢?夏先生人多好!"家茵气极了,反倒收了泪,道:"你是什么意思?"虞老先生坐下来,把椅子拖到她紧跟前,道:"孩子,我跟你说——"他摸了摸口袋里,只摸出一只空烟匣,因道:"嗳,你叫他们底下给我买包香烟去。"家茵道:"人家的佣人我们怎么能支使啊?"虞老先生道:"那有什么要紧?"家茵道:"住在人家家里,处处总得将就点。"虞老先生道:"不是我说你,有那么好的地方怎么不搬去呢?偏要住这么个穷地方,多受憋啊?家茵诧道:"搬哪儿去呀?"虞老先生道:"夏先生那儿呀!他们那屋子多讲究啊!"家茵道:"你这是什么话呢?"虞老先生笑道:"嗳呀,对外人瞒末,对自己人何必还要——"家茵顿足道:"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虞老先生柔声道:"好,我不说,我不说!我们小姐发脾气了!不过无论怎么样,你托这个夏先生给我找个事,那总行!"
  正说到这里,房东太太把家茵叫了去听电话。家茵拿起听筒道:"喂?……哦,是夏先生吗?……啊?现在你在国泰电影院等我?可是我——喂?——喂?——怎么没有声音了?"她有点茫然,半晌,方才挂上电话。又愣了一会,回到房里来,便急急地拿大衣和皮包,向她父亲说:"我现在要出去一趟有点事情,你回去平心静气想一想。你要想叫我托那夏先生找事,那是绝对不行的。你这两天搅得我心里乱死了!"虞老先生神色沮丧,道:"噢,那么我在这儿再坐会儿。"家茵只得说:"好罢,好罢。"
  她走了,虞老先生背着手徘徊着,东张西望,然后把抽屉全抽开来看过了,发现一盒衣料,忽然心生一计。他携着盒子,一溜烟下楼,幸喜无人看见。他从后门出去了又进来,来到房东太太的房间里,推门进去,笑道:"孙太太,我买了点儿东西送你。我来来去去,一直麻烦你——不成敬意!"房东太太很觉意外,笑得口张眼闭,道:"嗳哟,虞老先生,您太客气了,干吗破费呀!"虞老先生道:"嗳,小意思,小意思!"他把肩膀一端:仿着日本人从牙缝里"咝……"吸了口气,攒眉笑道:"我有点小事我想托你,不知肯不肯?"孙太太道:"只要我办得到,我还有什么不肯的么?"虞老先生道:"因为啊,不瞒你孙太太说,我女儿在你这儿住了这些时,本来你什么都知道的;我知道你是好人,也不会说闲话的。不过你想,弄了这么个夏先生常跑来,外人要说闲话了!女孩子总是傻的,这男人你是什么意思!我做父亲的不到上海来就罢,既然来了,我就得问问他是个什么道理!"孙太太点头,道:"那当然,那当然!"虞老先生道:"我也不跟他闹,就跟他说说清楚。他要是真有这个心,那么就趁我在,就把事情办了!"孙太太点头不迭,道:"那也是正经!"虞老先生道:"我想请你看见他来了就通知我一声。他什么时候着来,我女儿总不肯告诉我。"孙太太道:"那我一定通知你!"
  家茵赶到戏院里,宗豫已经等了她半天,靠在墙上,穿着深色的大衣,虽在人丛里,脸色却有一点凄寂,很像灯下月下的树影倚在墙上。看见她,微笑着迎上前来,家茵道:"怎么你只说一个地点时间就把电话挂断了?我也没来得及跟你说我不能够来。不来,又怕你老在这儿等着我。"宗豫笑道:"我就是怕你说你不能够来呀?家茵笑道:"你这人真是!"
  他引路上楼梯,道:"我们也不必进去了,已经演了半天了。"家茵道:"那么你为什么要约在戏院里呢?"宗豫道:"因为我们第一次碰见是在这儿。"二人默然走上楼来,宗豫道:"我们就在这儿坐会儿罢。"坐在沿墙的一溜沙发上,那里的灯光永远是微醺。墙壁如同一种粗糙的羊毛呢。那穿堂里,望过去有很长的一带都是暗昏昏的沉默,有一种魅艳的荒凉。宗豫望着她,过了一会,方道:"我要跟你说不是别的——昨天听你说那个话,我倒是很担心,怕你真的是想走。"家茵顿了一顿,道:"我倒是想换换地方。"宗豫道:"你就是想离开上海,是不是?"家茵道:"是的。我觉得,老是这样待下去,好像是不大好。"宗豫明知故问,道:"为什么?……我倒劝你还是待在上海的好。"有个收票人看他们一谈谈了有三刻钟,不由得好奇起来,走过去,仿佛很注意他们。宗豫也觉得了,他做出不耐烦的神气,看了看手表,大声道:"嗳呀,怎么老不来了!不等他了,我们走罢。"两人笑着一同走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