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多少恨(十三)

多少恨

作者:张爱玲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11

又一天,他忽然晚上来看她,道:"你没想到我这时候来罢?我因为在外边吃了饭,时候还早,想着来看看你。不嫌太晚罢?"家茵笑道:"不太晚,我也刚吃了晚饭呢。"她把一盏灯拉得很低,灯下摊着一副骨牌,他道:"你在做什么呢?"家茵笑道:"起课。"宗豫道:"哦?你还会这个啊?"他把桌上的一本破旧的线装本的课书拿起来翻着,带着点蔑视的口吻,微笑问道:"灵吗?"家茵笑道:"我也是闹着玩儿。从前我父亲常常天亮才回家,我母亲等他,就拿这个消遣。我就是从我母亲那儿学来的。"宗豫坐下来弄着牌,笑道:"你刚才起课是问什么事?"家茵笑道:"问哪?……问将来的事。"宗豫道:"那当然是问将来的事,难道是问过去?你问的是将来的什么事?"家茵道:"唔……不告诉你。"宗豫看了她一眼,道:"我也许可以猜得着。……让我也来起一个好不好?"家茵道:"好,我来帮你看。你问什么呢?"宗豫笑道:"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说不定我们问一样的事呢?"
  他洗了牌,照她说的排成一条长条。她站在他背后俯身看着,把成副的牌都推上去,道:"哟,挺好,是上上,再来,要三次——嗳呀,这个不大好,是中下。"她倒已经心慌起来,带笑叮嘱道:"得要诚心默祷,不然不灵的。"宗豫忽然注意到烟灰盘上的洋火盒里斜斜插着的一枝香,笑了起来道:"你真是诚心,还点着香呢!"香已经捻灭了,家茵待要给他点上,宗豫却道:"不用了。这也是一样的——"他把他吸着的一枝香烟插在烟灰盘子里。重新洗牌,看牌,家茵道:"嗳呀,不大好——下下。"她勉强打起精神,笑道:"不管!看看它怎么说。"宗豫翻书,读道:"上上中下下下莫欢喜总成空喜乐喜乐暗中摸索水月镜花空中楼阁。"家茵轻声笑道:"说得挺害怕的!"宗豫觉得她很受震动,他立刻合上了书,道:"相信当然是不相信……"然而她沉默了下来。
  宗豫过了一会,道:"水开了。"家茵道:"哦,我是有意在炉子上搁一壶水,可以稍微暖和点,算热水汀。"宗豫笑道:"真是好法子。"家茵走过去就着炉子烘手,自己看着手。宗豫笑道:"你看什么?"家茵道:"我看我有没有螺。"宗豫走来问道:"怎么叫螺?"家茵道:"嗳呀,你连这个都不懂啊?你看这手纹,圆的是螺,长的是簸箕?宗豫摊开两手伸到她面前道:"那么你看我有几个螺。"家茵拿着看了一看,道:"你有这么多螺!我好像一个都没有。"宗豫笑道:"有怎么样?没有怎么样?"家茵笑道:"螺越多越好。没有螺手里拿不住钱,也爱砸东西。"宗豫笑道:"哦,怪不得上回把香水也砸了呢!"
  家茵不答,脸色陡地变了——她父亲业已推门走了进来。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嗳,家茵!这位是——"家茵只得介绍道:"这是夏先生,这是我父亲。"宗豫茫然地立起身来道:"咦?你父亲?虞先生几时到上海的?"虞老先生连连点头鞠躬道:"啊,我来了已经好几天了。到您府上好几次都没见到?宗豫越发摸不着头脑,道:"嗳呀,真是失迎!"他轻轻地问家茵:"我没听见你说吗?"家茵道:"那天他来,刚巧小蛮病了,一忙就忘。"虞老先生一进来,这屋子就嫌太小了,不够他施展的。他有许多身段,一举手一投足都有板有眼的。他道:"我们小女全幸而有夏先生栽培,真是她的造化。你夏先生少年英俊,这样的有作为,真是难得!"宗豫很僵地说了声:"您过奖了!请坐。"虞老先生道:"您坐!"他等宗豫坐了方才坐下相陪,道:"像我这老朽,也真是无用,也是因为今年时事又不太平,乡下没办法,只好跑到上海来,要求夏先生赏碗饭吃,看看小女的面上,给我个小事做做,那我就感激不尽了!"宗豫很是诧异,略顿了一顿道:"呃——那不成问题。呃——虞先生您……"虞老先生道:"我别的不行哪,只光念了一肚子旧书,这半辈子可以说是怀才不遇——"家茵一直没肯坐下,她把床头的绒线活计拿起来织着,淡淡地道:"所以罗,像我爸爸这样的是旧式的学问,现在没哪儿要用了。"宗豫道:"那也不见得。我们有时候也有点儿应酬的文字,需要文言的,简直就没有这一类人材。"虞老先生道:"那!挽联了,寿序了,这一类的东西,我都行!都可以办!"宗豫道:"那很好,如果虞先生肯屈就的话——"家茵气得别过身去不管了。虞老先生道?那我明儿早上来见您。您办公的地方在……"宗豫掏出一张名片来递给他,道:"好,就请您明天上午来,我们谈一谈。"虞老先生道:"噢。噢。"
  宗豫又取出香烟匣子道:"您抽烟?"虞老先生欠身接着,先忙着替他把他的一支点上了,因道:"现在的人都抽这纸烟了,从前人闻鼻烟,那派头真足!那鼻烟又还有多少等多少样,像我们那时候都有研究的。哪,我这儿就有一个,还是我们祖传的。您恐怕都没看见过——"他摸出一只鼻烟壶来递与宗豫,宗豫笑道:"我对这些东西真是外行。"但也敷衍地把玩了一会,道:"看上去倒挺精致。"虞老先生凑近前来指点说道:"就这一个玻璃翡翠的塞子就挺值钱的。咳,我真是舍不得,但没有办法,夏先生,您朋友多,您给我想法子先押一笔款子来。"家茵听到这里,突然掉过身来望着她父亲,她头上那盏灯拉得很低,那荷叶边的白瓷灯罩如同一朵淡黄白的大花,簪在她头发上,深的阴影在她脸上无情地刻划着,她像一个早衰的热带女人一般,显得异常憔悴。宗豫道:"我倒不认识懂得古董的人呢!"虞老先生道:"无论怎么样,拜托拜托!"家茵道:"爸爸!"虞老先生一看她面色不对,忙道:"噢噢,我这儿先走一步,明儿早上来见你。费心费心啊!"匆匆的便走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