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多少恨(十七)

多少恨

作者:张爱玲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11

她有几只梨堆在一只盘子里,她看见了便想起来说:"你要不要吃梨?"他说。"好。"她削着梨,他坐在对面望着她,忽然说:"家茵。"家茵微笑着道:"嗯?"宗豫又道:"家茵。"他仿佛有什么话说不出口,家茵反倒把头更低了一低,专心削着梨,道:"嗯?"他又说:"家茵。"家茵住了手道:"啊?怎么?"宗豫笑道:"没什么。我叫叫你。"家茵不由得向他飘了一眼,微微一笑道:"你为什么老叫?宗豫道:"我叫的就多了,不过你没听见就是了——我在背地里常常这样叫你的。"家茵轻声道:"真的啊?"
  她把梨削好了递给他,他吃着,又在那一面切了一片下来给她,道:"你吃一块。"家茵道:"我不吃。"他自己又吃了两口,又让她,说:"挺甜的,你吃一块。"家茵道:"我不吃,你吃罢。"宗豫笑道:"干什么这么坚决?"家茵也一笑,道:"我迷信。"宗豫笑道:"怎么?迷信?讲给我听听。"家茵倒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道:"因为……不可以分——梨。"宗豫笑道:"噢,那你可以放心,我们决不会分离的!"家茵用刀拨着蜿蜒的梨皮,低声道:"那将来的事情也说不定。"宗豫握住了她握刀的手,道:"怎么会说不定?你手上没有螺,爱砸东西,可是我手上有螺,抓紧了决不撒手的。"
  楼下有一只钟呛呛呛敲起来了,宗豫看了看手表道:"嗳哟,到八点了!"他自言自语道:"还有一个应酬。我不去了。"家茵道:"你还是去罢。"宗豫笑道:"现在也太晚了,索性不去了!"家茵道:"等会人家等你呢?"宗豫踌躇地道:"倒也是。我倒是答应他们要去的,因为厂里有点事要谈一谈……"他说走就走,不给自己一个留恋的机会,在门口只和她说了声:"明天再来看你。"她微笑着,没说什么,一关门,却软靠在门上,低声叫道:"宗豫!"滟滟的笑,不停地从眼睛里漫出来,必须狭窄了眼睛去含住它。她走到桌子前面,又向蜡烛说道:"宗豫!宗豫!"烛火因为她口中的气而荡漾着了。
  这时候她父亲忽然推门走进来,家茵惘惘地望着他简直像见了鬼似的,说不出话来。虞老先生笑道:"我来了有一会儿了,看见他汽车在这儿,我就没进来。让你们多谈一会儿。嗨嗨!你爸爸是过来人哪!"家茵也不做声,只把蜡烛吹灭了。虞老先生坐下来,便向她招手道:"你来你来,我有话跟你说。你别那么糊里糊涂的啊。他那个大老婆现在来了。你还是孩子气,这时候我做爸爸的不来替你出出主意,还有谁呀?"家茵走过来道:"嗳呀爸爸,你说些什么?虞老先生拉着她的手,道:"你现在还跑去教他那个孩子做什么?孩子到底是她养的。你趁这时候先去好好找两间房子。夏先生他现在回去,他大老婆总跟他吵吵闹闹的,他哪儿会爱在家呆着。你有了地方,他还不上你这儿来了?顶要紧要抓几个钱。人也在你这儿,你钱也有了,你还怕她做什么呢?"家茵实在耐不住了,便道:"爸爸,我告诉你罢,夏先生倒是跟我说过了,他跟他太太本来是旧式婚姻,他多年前就预备离婚了,不过是为了这小孩子。现在……他决定离了。他刚才跟我说来着,等他离过婚之后……再提。"虞老先生怔了一怔,道:"哎!你不早告诉我。早告诉我也不着急了!能这样当然更好?家茵才说了就又懊悔起来,道:"不过爸爸,你就别夹在中间说话罢!就是我现在这些话,你也别跟人说好不好?"虞老先生道:"好!好!"
  楼下的钟又敲了一下,家茵道:"时候也不早了,爸爸你该回去了罢?"虞老先生道:"呃,我这就走了!"他自己去倒茶喝,家茵又道:"不是别的,因为这儿的房东太太老说,天黑了大门开出开进的,不谨慎。她常常闹东西丢了。说起来也真奇怪,我有一件衣料,"她把一只抽屉拖开了,无聊地重新翻过一遍,道:"我记得我放在这儿的——就找不着了!昨天我看见房东太太穿着新做来的一件衣裳,就跟我丢了的那件一样。我也不能疑心她偷的,不过我倒是有点儿闷得慌——怎那么巧!赶明儿倒去问问她是哪儿买的!"虞老先生喝着茶,忽然大呛起来,急急地摇手道:"咳,你不问我也就不说了:是我替你送给她的。"家茵十分诧异,道:"嗯?"虞老先生叹道:"哎!你不想,你现在弄了这个夏先生常常跑来,闹到挺晚才走,给人家瞧着不要说闲话啊?所以我呀,给你做了个人情,就把你这衣料拿着送给她了。不是我说你——做人,也得学学!"家茵气得跺脚道:"爸爸你真是!"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