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多少恨(十九)

多少恨

作者:张爱玲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11

夏太太只管放声痛哭,又夹着剧烈的咳嗽,喘着一团。姚妈飞奔进来道:"太太,太太,您怎么了?"忙替她捶背揉胸脯,端痰盂。夏太太深恐家茵是新派人怕传染,因把一只手揿着嘴,道:"姚妈,你把窗子开开,透透气。"开了窗,风吹进来帘卷得多高的,映在人脸上,一明一暗,光彩往来,夏太太平整的脸上也仿佛有了表情。
  夏太太道:"姚妈,你还是出去罢……虞小姐,本来我人都要死了,还贪图这个名分做什么?不过我总想着,虽然不住在一起,到底我有个丈夫,有个孩子,我死的时候,虽然他们不在我面前,我心里也还好一点。要不然,给人家说起来,一个女人给人家休出去的,死了还做一个无家之鬼……"说着,又哭得失了声。家茵木立了半晌,又掉过身来要走,道:"你生病的人,这样的话少说点儿罢。徒然惹自己伤了心。"夏太太道:"虞小姐,我还能活几年呢?我也不在乎这几年的工夫!你年纪轻轻的,以后的好日子长着呢!"家茵极力抵抗着,激恼了自己道:"你不要一来就要死要死的!你要是看开点,不怄气——"夏太太惨笑道:"看开点!那你是不知道——这些年来,他——他对我这样,我——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呵!"家茵道:"这是你跟他的事,不是我跟你的事。"夏太太道:"虞小姐,不单是我同你同他,还有我那孩子呢!孩子现在是小,不懂事——将来,你别让她将来恨她的爸爸!"家茵突然双手掩着脸,道:"你别尽着逼我呀!他——他这一生,伤心的事已经够多了,我怎么能够再让他为了我伤心呢?"夏太太挣扎着要下床来,道:"虞小姐,我求求你——"家茵道:"不,我不能够答应。"
  她把掩着脸的两只手拿开,那时候她是在自己家里,立在黄昏的窗前。映在玻璃里,那背后隐约现出都市的夜,这一带的灯光很稀少,她的半边脸与头发里穿射着两三星火。她脸上的表情自己也看不清楚,只是仿佛有一种幽冥的智慧。这一边的她是这样想:"我希望她死!我希望她快点儿死!"那一边却暗然微笑着望着她,心里想:"你怎么能够这样地卑鄙!"那么,"我照她说的——等着。""等着她死?""……可是,我也是为他想呀!""你为他想,你就不能够让他的孩子恨他,像你恨你的爸爸一样。"
  她到底决定了,她的影子在黑沉沉的玻璃窗里是像沉在水底的珠玉,因为古时候的盟誓投到水里去的,有一种哀艳的光。她匆匆出去,想着:"我得走了!我马上去告诉她,叫她放心。"赶到夏家,姚妈一开门便道:"你怎么又来了?"家茵道:"我要见太太。"姚妈愤愤地道:"你再要见太太干吗?你还怕她死不透呀?你现在称心了,你可以放心回家去了。她刚才吐了几口血,现在上医院去了。"家茵惊道:"嗳呀,怎么这样快?"不禁滚下泪来。姚妈道:"这时候还装腔作调干吗?还不回家去乐去?我们老爷哪门子楣气,碰见这些乌龟婊子的!"说罢,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家茵揩着眼睛,惘然地回来了。然而又不免有这样的想法:"现在可以放心等着了。等不长了!——她就要死了!——可是,正因为这样,你更应当走,快点儿走,她听见了,也许还可以活下去。"
  宗豫忽然推门进来,叫了声"家茵!"家茵正是心惊肉跳的,急忙转过身来道:"嗳呀,你来了?你们太太好点儿没有?"宗豫道:"咦?你也知道啦?"家茵道:"我从你们家刚回来。"宗豫道:"好点儿了,现在不要紧了。我赶来有几句话跟你说,我只有几分钟的工夫。就是因为你们老太爷,他闹出一点事来,我跟他说了几句很重的话,我让他以后不要去办事了。"家茵只空洞地说了声:"噢。"宗豫道:"我以后再仔细地讲给你听。我怕你误会。"家茵勉强笑道:"你也太细心了!我还不知道他老人家的为人!"宗豫道:"我想对于他,以后再另外给他想办法。情愿每个月贴他几个钱得了。"他看了看表道:"现在还要赶到厂里去,有工夫再来看你。"他走到门口,忽然觉得她有点愣愣的,便又站住了望着她道:"你别是有点儿生气罢?我匆匆忙忙的也许说错了话……"家茵微笑道:"没生气。干吗生气?"他仍旧有点不放心似的,她便又向他一笑,柔声道:"我怎么会跟你生气呢?"宗豫也一笑,又踌躇了一会自言自语道:"嗯,这样罢——我大概七点半可以离开厂里。我上这儿来吃晚饭好不好?"家茵笑了一笑,道:"好。"宗豫道:"好,待会儿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