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婉约词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4/13

窃坏女子

鹧鸪天

  月满蓬壶①灿烂灯,与郎携手至端门②。贪看鹤阵笙歌举,不觉鸳鸯失却群③。天渐晓,感皇恩。传宣赐酒饮杯巡。归家恐被翁姑责,窃取金杯作照凭。

  【作者简介】

  据《宣和遗事》载:此词作者为宋徽宗时,元夕观灯之女子。

  【注释】

  ①蓬壶:即蓬莱。古代所说为仙人所居。
  ②端门:宫殿南面正门。
  ③鸳鸯失群:夫妻分散。

  【评解】

  《词林纪事》根据《宣和遗事》载:宣和间,上元张灯,许士女纵观。各赐酒一杯。一女子窃所饮金杯。卫士见,押至御前。女诵《鹧鸪天》词云云。徽宗大喜,以金杯赐之,卫士送归。
  词中记述宣和年间,元夕观灯的盛况。上片写京都的繁华。元宵节日,灯宣交辉,歌舞腾欢,笙乐通宵。下片写观灯女子饮酒窃杯的一段月话。这首小词,反映了当时都市生活的繁华,也反映了当时的佳风之盛。通篇以一个民间女子的口吻,写得婉转自然,颇具诗色。


  周邦彦
蝶恋花

  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残,轣辘①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②,泪花落枕红绵冷。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徘徊,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③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

  【作者简介】

  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精通音律,能自度曲,宋徽宗召为大晟府提举(国家音乐机关主管官),是北宋末年一大词家。他擅长写景咏物,精工词语,擅融化前人诗句入调,善于在铺叙基础上进一步讲求曲折、回环、变化。词语典雅,含蓄,因而博得上层文人的赞赏,被誉为词坛泰斗。今传《片玉集》。

  【注释】

  ①轣辘:井上的汲水器。金井:井的美称。
  ②炯炯:明亮闪光貌。
  ③阑干:横斜的样子。斗柄:北斗七星的第五至第七的三颗星象古代酌酒所用的斗把,叫做斗柄。斗柄尚见,喻天未破晓。

  【评解】

  这是一首写离情的词。将依依不舍的惜别之情,表达得历历如绘。破晓时别离情状,缠绵悱恻,写情透骨。别恨如此,遂不知早寒九为苦矣。两人执手相别后,惟见北斗横斜,耳边晨鸡唱晓,内心益觉酸楚。

  【集评】

  黄蓼园《蓼园词选》:按首一阕言未行前闻鸟惊漏残,轣辘响而惊醒泪落。次阕言别时情况凄楚,玉人远而惟鸡相应,更觉凄惋矣。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唤起”句,形容睡起之妙。
  王世贞《艺苑扈言》:美成能作景语,不能作情语;能入丽字,不能入雅字 以故价微劣于柳。然至“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动人。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送别,景真情真。“月皎”句点明夜深。“更漏”两句,点明将晓。天将晓即须赶路,故不得不唤人起,但被唤之人,猛惊将别,故先眸清,而继之以泪落,落泪至于湿透红绵,则悲伤更甚矣。
  以次写睡起之情,最为传神。“执手”句,为门外语别时之情景,“风吹鬓影”,写实极生动。“去意”二句,写难分之情亦缠绵。“楼上”两句,则为人去后之景象。斗斜露寒,鸡声四起,而人则去远矣。
  此作将别前、方别及别后都写得沉着之至。

少年游

  并刀①如水,吴盐②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③初温,兽香④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⑤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⑥少人行。

  【注释】

  ①并刀:并州出产的剪刀。如水:形容剪刀的锋利。
  ②吴盐:吴地所出产的洁白细盐。
  ③幄:帐。
  ④兽香:兽形香炉中升起的细烟。
  ⑤谁行(háng):谁那里。
  ⑥直是:就是。

  【评解】

  这首词乃感旧之作。上片描绘室内情景:破新橙,焚兽香,坐吹笙。这是实写。下片想象室外情景:时已三更,马滑霜浓,行人稀少。前者用实物烘托室内温馨气氛,后者以语言渲染室外寒冷景象。曲折细致地刻画人物的心理状态,表露出彼此相爱的心情,为历来词家所称赏。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调凡四首,乃感旧之作。其下三首皆言别后,以此首最为擅胜。上阕橙香笙语,乃追写相见情事。下阕代纪留宾之言,情深而语俊,宜其别后回思,丁宁片语,为之咏叹长言也。
  张端义《贵耳集》:道君(徽宗)幸李师师家,偶周邦彦先在焉,知道君至,遂匿床下。道君自携新橙一颗,云江南初进来,遂与师师谑语,邦彦悉闻之,隐括成《少年游》云。
  按:此系当年传闻,不足为信。

满庭芳

  夏日溧水①无想山作风老莺雏②,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③。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④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⑤。凭栏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⑥,飘流瀚海⑦,来寄修椽⑧。且莫思身外⑨,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注释】

  ①溧水:今江苏省县名。
  ②风老莺雏:幼莺在暖风里长大了。
  ③午阴嘉树清圆:正午的时候,太阳光下的树影,又清晰,又圆正。
  ④乌鸢:即乌鸦。
  ⑤溅溅:流水声。
  ⑥社燕:燕子当春社时节往北飞,秋社时节往南飞,故称社燕。
  ⑦瀚海:指沙漠。
  ⑧修椽:长椽子。燕子寄寓在房梁的长椽上。
  ⑨身外:身外事,指功名利禄。

  【评解】

  这首词较真实地反映了封建社会里,一个宦途并不得意的知识分子愁苦寂寞的心情。上片写江南初夏景色,将羁旅愁怀融入景中。下片抒飘流之哀。结句以“醉眠”暗示倦客心情。词意蕴藉而余味不尽。

  【集评】

  沈义父《乐府指迷》:词中多有句中韵,人多不晓,不惟读之可听,而歌诗最要叶韵应拍,不可以为闲字而不押。如《满庭芳》过处“年年,如社燕”,“年”字是韵,不可不察也。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衣润费炉烟”,景语也,景在“费”字。
  陈延焯《白雨斋词话》:美成词有前后若不相蒙者,正是顿挫之妙。
  如《满庭芳》上半阕云:“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阑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正拟纵乐矣;下忽接云:“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枕簟,容我醉时眠。”是乌鸢虽乐,社燕自若;
  九江之船,卒未尝泛。此中有多少说不出处,或是依人之苦,或有患失之心,但说得虽哀怨却激烈,沉郁顷挫中别饶蕴藉。后人为词,好作尽头语,令人一览无余,有何趣味?
  周济《宋四家词选》:体物入微,夹入上下文,中似褒似贬,神味最远。
  黄蓼园《寥园词选》:此必其出知顺昌后所作。前三句见春光已去。
  “地卑”至“九江船”,言其地之僻也。“年年”三句,见宦情如逆旅。
  “且莫思”句至末,写其心之难遣也。末句妙于语言。
  郑文焯《郑校清真集》:案《清真集》强焕序云:溧水为负山之色,待制周公元祐癸酉为邑长于斯,所治后圃有亭曰“姑射”,有堂曰“萧闲”,皆取神仙中事,揭而名之。此云无想山,盖亦美成所居名,亦神仙家言也。
  陈洵《海绡说词》:方喜嘉树,旋苦地卑;正羡乌鸢,又怀芦竹;
  人生苦乐万变,年年为客,何时了乎!且莫思身外,则一齐放下。急管繁弦,徒增烦恼,固不如醉眠之自在耳。词境静穆,想见襟度,柳七所不能为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在溧水作。上片写江南初夏景色,极细密;下片抒飘流之哀,极宛转。“风老”二句,实写景物之美。莺老梅肥,绿阴如幄,其境可思。“地卑”二句,承上,言所处之幽静。江南四月,雨多树密,加之地卑山近,故湿重衣润而费炉烟,是静中体会之所得。“人静”句,用杜诗,增一“自”字,殊有韵味。“小桥”句,亦静境。“凭阑久”,承上。“黄芦”句,用白香山诗,言所居卑湿,恐如香山当年之住湓江也。换头,自叹身世,文笔曲折。叹年年如秋燕之飘流。“且莫思”句,以撇作转,劝人行乐,意自杜诗“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尊前有限杯”出。“憔悴”两句,又作一转,言虽强抑悲怀,不思身外,但当筵之管弦,又令人难以为情。“歌筵畔”一句,再转作收。言愁思无已,惟有借醉眠以了之也。

苏幕遮

  燎①沉香,消溽暑②。鸟雀呼晴,侵晓③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④,久作长安⑤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⑥。

  【注释】

  ①燎:燃。沉香:水沉木制成的薰香。
  ②溽暑:盛夏湿热天气。
  ②侵晓:破晓,天刚亮。
  ④吴门:本为苏州别名,此指古属三吴之地的钱境(杭州)。
  ⑤长安:借指北宋汴京。
  ⑥芙蓉浦:长着荷花的水边。

  【评解】

  此词写异地乡思。上片为眼前所见之景。夏雨初晴,风荷飘举,清新宜人。下片由景及情,遥想故乡五月,风光迷人,小楫轻舟,消失于芙蓉浦中。末句“芙蓉”,与上片“风荷”呼应,点明由此及彼、神思奔驰由来,具见经营之妙。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叶上”三句,笔力清挺,极体物浏亮之致。
  胡云翼《宋词选》:周邦彦的词向以“富艳精工”著称;这首词前段描绘雨后风荷的神态,后段写小楫舟的归梦,清新淡雅,别具一格。

兰陵王 柳

  柳阴直,烟①里丝丝弄碧②。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③,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④。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⑤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⑥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注释】

  ①柳阴直:指隋堤上杨柳排列整齐,阴影很直。
  ②烟:即雾。丝丝弄碧:柳条随风飞舞,闪弄其嫩绿的姿色。
  ③故国:故乡,亦指旧游之地。
  ④梨花榆火催寒食:此交饯别是在梨花盛开的寒食节前。古代寒食节禁火,朝廷于清明赐榆火予百官。
  ⑤迢递:遥远。
  ⑥津堠:码头上供了望歇宿的处所。

  【评解】

  此词以“柳”为题,托物起兴,抒写离情。全词首段写景,二段写别时的感想,三段写别后的愁怀。通篇构思工巧、严谨,各段之间,既有内在联系,又前后呼应,浑然一体。咏柳和送别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由虚入实,情景交融,恰当地表达出词人缠绵忧伤的情怀。

  【集评】

  毛?《樵隐笔录》:绍兴初,都下盛行周清真《兰陵王慢》,西楼南瓦皆歌之,谓之“渭城三叠”。以周词凡三换头,至末段声尤激越,唯教坊老笛师能倚之以节歌者。其谱传自赵忠简家。忠简于建炎丁未九日南渡,遇宣和大晟府协律郎某,叩获九重故谱,因令家伎以习之,遂流传于外。
  陈延焯《白雨斋词话》:美成词极其感慨,而无处不郁,令人不能遽窥其旨。如《兰陵王》云:“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二语是一篇之主,上有“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之句,暗伏倦客之恨,是其法密处。故下文接云:“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柳过千尺”。久客流留之感,和盘托出。他手至此,以下便直抒愤懑矣。
  美成则不然,“闻寻旧踪迹”二叠,无一语不吞吐,只就眼前景物,约略点缀,更不写淹留之故,却无处非淹留之苦;直至收笔云:“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遥遥挽合,妙在才欲说破,便自咽住,其味正自无穷。
  周济《宋四家词选》:客中送客,一“愁”字代行者设想,以下不辨是情是景,但觉烟霭苍茫。“望”字、“念”字尤幻。
  梁启超《艺蘅馆词选》:“斜阳”七字,绮丽中带悲壮、全首精神振起。
  陈洵《海绡说词》:托柳起兴,非咏柳也。“弄碧”一留,欲出“隋堤”;“行色”一留,却出“故国”;“长亭路”应“隋堤上”,“年去岁来”应“拂水飘绵”,全为“京华倦客”四字出力。
  谭献《谭评词辨》:“斜阳冉冉春无极”十字,微吟千百遍,当入三昧,出三昧。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这首词以柳为题,但它是托柳起兴,用来写离情的,是一首很能代表周邦彦词的特色的作品。

浣溪沙

  翠葆①参差竹径成,新荷跳雨②碎珠倾。曲阑斜转小池亭。 风约帘衣归燕急,水摇扇影戏鱼惊。柳梢残日弄微晴。

  【注释】

  ①翠葆:指草木新生枝芽。竹径成:春笋入夏已长成竹林。
  ②跳雨:形容雨滴打在荷叶上如蹦玉跳珠。

  【评解】

  此词写夏日乍雨还晴的景色,体物工巧。新竹成林,新荷跳雨,柳梢弄晴,具见新颖别致;至曲阑斜转,风约帘衣,水摇扇影,则人、景浑然一体,意趣横生,清新柔丽,委婉多姿。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美成这种小词与任何词家的意境和风格都不相同,虽然都是属于清丽婉柔的一派写法,他于清丽婉柔之外含有一种极细微敏锐的感觉,而以静默自然的意态写出。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通首皆写景,别具一格。字字矜炼,“归燕”二句宛似宋人诗集佳句,虽不涉人事,而景中之人,含有一种闲适之趣。“摇扇”句虽有人在,只是虚写。

花犯 咏梅

  粉墙低,梅花照眼,依然旧风味。露痕轻缀。疑净洗铅华,无限佳丽。去年胜赏曾孤倚,冰盘①同燕喜。更可惜、雪中高树,香篝②熏素被。 今年对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③。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飞坠。相将④见、翠丸荐酒,人正在、空江烟浪里。但梦想、一枝潇洒⑤,黄昏斜照水。

  【注释】

  ①冰盘:果盘。燕:通“宴”。指喜得梅子以进酒。
  ②簿:熏笼。比喻梅花如篝、雪如被。
  ③悴:忧也。
  ④相将:行将。翠丸:指梅子。
  ⑤潇洒:凄清之意。

  【评解】

  这首词借咏梅花,抒发自己萍踪无定、离合无常的慨叹。
  上片从眼前写起,梅花盛开,风情如旧,忆及去年独赏雪中素梅的雅兴。下片仍从今年写起,人将远行,梅花亦似惜别而坠落。待到梅子熟时,自己身在江上,只能遥想潇洒扶疏的梅影。全词句句紧扣梅花,也句句紧扣自己。人与梅花溶为一体。委婉地透露自己年来落寞的情怀。作者善于从虚幻处着笔,写得曲折含蓄,余味无穷。

  【集评】

  黄昇《花庵词选》:此只咏梅花而纡徐反复,道尽三年间事,圆美流转如弹丸。
  周济《宋四家词选》:清真词之清婉者如此,故知建章千门,非一匠所营。
  黄蓼园《蓼园词选》:总是见宦迹无常,情怀落寞耳。忽借梅花以写,意超而思永。言梅犹是旧风情,而人则离合无常;去年与梅共冷淡,今年梅正开而人欲远别,梅似含愁悴之意而飞坠;梅子将圆,而人在空江中,时梦想梅影而已。
  谭献《谭评词辨》:“依然”句逆入,“去年”句平出。“今年”句放笔为直干。“吟望久”以下,筋摇脉动。“相将见”二句,如严鲁公书,力透纸背。
  陈洵《海绡说词》:只“梅花”一句点题,以下却在题前盘旋。换头一笔钩转。“相将”以下,却在题后盘旋。收处复一笔钩转。往来顺逆,磐空自如,圆美不难,难在拙厚。“正在”应“相逢”,“梦想”应“照眼”,结构天然,浑然五迹。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宋词中咏“梅花”者,侔色揣称,各极其工。此词论题旨,在“旧风味”三字而以“去年”,“今年”分前、后段标明之。下阕自“吟望久”至结句,纯从空处落笔,非实赋梅花。闰庵云:“此数语极吞吐之妙。”

夜游宫

  叶下斜阳照水。卷轻浪,沉沉千里。桥上酸风射眸子。立多时,看黄昏,灯火市。 古屋寒窗低。听几片、井梧飞坠。不恋单衾再三起。有谁知,为萧娘①,书一纸?

  【注释】

  ①萧娘:唐杨巨源《崔娘》诗:“风流才子多春思,肠断萧娘一纸书。”唐人每以“萧娘”作为女子的泛称。

  【评解】

  周邦彦词“语工而入律”,为后世词人尊崇;其描写爱情,细腻委曲,确有独到之处。本词末三句以前,闲闲写来,乍看初无深意,直至卒章点睛,乃觉通篇有情,无一浪语。

  【集评】

  周济《宋四家词选》:此(词)亦是层层加倍写法,本只不恋单衾一句耳,加上前阕,方觉精力弥满。
  薛砺若《宋诵通论》:这首《夜游宫》,把秋暮晚景,写得明净如画。即中西最高的诗篇,其写景美妙处,亦不能过此。


  李清照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①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②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漂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作者简介】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山东历城(济南市)人。自幼受文学艺术熏陶。南渡前,家庭生活平静美满。靖康之难后,经历了离乱,丈夫赵明诚病逝,本人流落异地,无依无靠,在孤寂凄苦中度过了晚年。
  李清照是诗、词、散文都有成就的作家,而以词的成就最高。她的词在艺术上具有独创性;善于以新颖的形象抒发情感,语言清新明快,流转如珠。不依傍古人,自出机杼。有《李清照集》、《漱玉词》。

  【注释】

  ①玉簟:光华如玉的席子。
  ②雁字:指雁群飞时排成“一”或“人”形。相传雁能传书。

  【评解】

  这是一首抒写离情别绪的词,重在写别后的相思之情。上片虽没有一个离情别绪的字眼,却句句包孕,极为含蓄。下片则是直抒相思与别愁。词以浅近明白的语言,表达深思挚爱之情,缠绵感人。全词轻柔自然,歇拍三句尤为行家称赏。

  【集评】

  伊士珍《瑯嬛记》:易安结缡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
  王灼《碧鸡漫志》:易安作长短句,能曲折尽人意,轻巧尖新,姿态百出。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①消金兽②。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③,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注释】

  ①瑞脑:龙脑香。
  ②金兽:兽形铜香炉。
  ③纱厨:有纱帐的小床。

  【评解】

  这是一首著名的重阳词。作者在自然景物的描写中,加入自己浓重的感情色彩,使客观环境和人物内心的情绪融和交织。用黄花比喻人的憔悴;以瘦暗示相思之深。上片咏节令,“半夜凉初透”句,尖新在一“透”字。下片“帘卷西风”两句,千古艳传;不惟句意秀颖,且以“东篱”、“暗香”,为“黄花”预作照应,有水到渠成之妙。

  【集评】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此语亦妇人所难到也。
  伊士珍《瑯嬛记》:易安作此词,明诚叹绝,苦思求胜之,乃忘寝食三日夜,得十五阕,杂易安作以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消魂”三句绝佳。
  柴虎臣《古今词论》:语情则红雨飞愁,黄花比瘦,可谓雅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深情苦调,元人词曲往往宗之。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情深词苦,古今共赏。起言永昼无聊之情景,次言重阳佳节之感人。换头,言向晚把酒。着末,因花瘦而触及己瘦,伤感之至。尤妙在“莫道”二字唤起,与方回之“试问闲愁知几许”句,正同妙也。

凤凰台上忆吹箫

  香冷金猊① 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②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③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④。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注释】

  ①金猊:涂金的狮形香炉。
  ②宝奁:贵重的镜匣。
  ③武陵:地名。作者借指丈夫所去的地方。
  ④凝眸:注视。

  【评解】

  这首词真实地抒写了离愁别恨。上片写临别时的心情。下片想象别后情景。人去难留,爱而不见,愁思满怀无人领会。
  词中表达感情绵密细致,抒写离情宛转曲折。用语清新流畅,舒卷自如。具有感人的艺术魅力。

  【集评】

  张祖望《古今词论引》:“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痴语也。如巧匠运斤,毫无痕迹。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写其一腔临别心神,新瘦新愁,真如秦女楼头,声声有和鸣之奏。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懒说出妙。瘦为甚的?千万遍痛甚?又云:清风朗月,陡化为楚雨巫云;阿阁洞房,立变为离亭别墅,至文也。
  杨慎《词品》:“欲说还休”与“怕伤郎又还休道”同意。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新来瘦”三语,婉转曲折,煞是妙绝。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述别情,哀伤殊甚。起三句,言朝起之懒。“任宝奁”句,言朝起之迟。“生怕”二句,点明离别之苦,疏通上文;“欲说还休”,含凄无限。“新来瘦”三句,申言别苦。较病酒悲秋为尤苦。换头,叹人去难留。“念武陵”四句,叹人去楼空,言水念人,情意极厚。末句,补足上文,余韵更隽永。

武陵春

  风住尘香①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②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③舟,载不动,许多愁。

  【注释】

  ①尘香:尘土里有落花的香气。
  ②双溪:浙江金华县的江名。
  ③舴艋:小船。

  【评解】

  这是词人避乱金华时所作。她历尽乱离之苦,所以词情极为悲戚。上片极言眼前景物之不堪,心情之凄苦。下片进一步表现悲愁之深重。全词充满“物是人非事事休”的痛苦。
  表现了她的故国之思。构思新颖,想象丰富。通过暮春景物勾出内心活动,以舴艋舟载不动愁的艺术形象来表达悲愁之多。写得新颖奇巧,深沉哀婉,遂为绝唱。

  【集评】

  《唐宋词百首详释》:全词婉转哀啼,令人读来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本非悼亡,而实悼亡,妇人悼亡,此当为千古绝唱。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本词感情深切真挚,构思新颖巧妙,语言浅近而含蓄深沉,无论是直抒愁苦之情或细写内心的微妙变化,都很生动感人。

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①。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②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③,怎一个、愁字了得。

  【注释】

  ①将息:将养休息。
  ②怎生:怎样,怎么。
  ③这次第:这一连串的情况。

  【评解】

  这是李清照南渡以后的一首震动词坛的名作。通过秋景秋情的描绘,抒发国破家亡、天涯沦落的悲苦,具有时代色彩。在结构上打破了上下片的局限,全词一气贯注,着意渲染愁情,如泣如诉,感人至深。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形象地抒写了作者的心情。下文“点点滴滴”又前后照应,表现了作者孤独寂寞的忧郁情绪和动荡不安的心境。全词一字一泪,缠绵哀怨,极富艺术感染力。

  【集评】

  罗大经《鹤林玉露》:起头连叠七字,以妇人乃能创意出奇如此。
  杨慎《词品》:宋人中填词,易安亦称冠绝,使在衣冠,当与秦七、黄九争,不独争雄于闺阁也。其词名《漱玉集》,寻之未得,《声声慢》一词,最为婉妙。
  张端义《贵耳集》:此乃公孙大娘舞剑手,本朝非无能词之士,未曾有一下十四叠字者,用《文选》诸赋格。后叠又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又使叠字,俱无斧凿痕。更有一奇字云:“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黑”字不许第二人押。妇人有此文笔,殆间气也。
  徐釚《词苑丛谈》: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真似大珠小珠落玉盘也。
  刘体仁《七颂堂随笔》:易安居士“最难将息”“怎一个愁字了得”深妙稳雅,不落蒜酪,亦不落绝句,真此道本色当行第一人也。
  周济《介存斋词选序论》:李易安之“凄凄惨惨戚戚”,三叠韵,六双声,是锻炼出来,非偶然拈得也。
  许昂霄《词综偶评》:易安此词,颇带伧气,而昔人极口称之,殆不可解。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后幅一片神行,愈唱愈妙。
  陆鎣《问花楼词话》:《声声慢》一词,顿挫凄绝。
  吴灏《历朝名媛诗词》:易安以词专长,挥洒俊逸,亦能琢炼。其《声声慢》一阕,其佳处在后又下“点点滴滴”四字,与前照应有法,不是草草落句,玩其笔力,本自矫拔,词家少有,庶几苏、辛之亚。
  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李易安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连上十四叠字,则出奇制胜,真匪夷所思矣。
  梁启超《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那种茕独恓惶的景况,非本人不能领略;所以一字一泪,都是咬着牙根咽下。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①。”

  【注释】

  ①绿肥:指枝叶茂盛。红瘦:谓花朵稀少。

  【评解】

  这首小词委婉地表达了作者怜花惜花的心情,也流露了内心的苦闷。词中着意人物心理情绪的刻画。以景衬情,委曲精工。轻灵新巧而又凄婉含蓄。极尽传神之妙。

  【集评】

  黄蓼园《寥园词选》:“一问极有情,答以‘依旧’,答得极淡。跌出‘知否’二句来,而‘绿肥红瘦’,无限凄婉,却又妙在含蓄,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
  胡云翼《宋词选》:李清照在北宋颠覆之前的词颇多饮酒、惜花之作,反映出她那种极其悠闲、风雅的生活情调。这首词在写作上以寥寥数语的对话,曲折地表达出主人公惜花的心情,写得那么传神。“绿肥红瘦”,用语简炼,又很形象化。
  《唐宋词百首详解》:这首词用寥寥数语,委婉地表达了女主人惜花的心情,委婉、活泼、平易、精炼,极尽传神之妙。

永遇乐

  落日熔金①,暮云合璧②,人在何处?染柳烟浓。
  吹梅笛怨③,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④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⑤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⑥。铺翠冠儿⑦,捻金雪柳⑧,簇带⑨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注释】

  ①落日熔金:落日的颜色好象熔化的黄金。
  ②合璧:象璧玉一样合成一块。
  ③吹梅笛怨:指笛子吹出《梅花落》曲幽怨的声音。
  ④次第:接着,转眼。
  ⑤中州:这里指北宋汴京。
  ⑥三五:指元宵节。
  ⑦铺翠冠儿:饰有翠羽的女式帽子。
  ⑧捻金雪柳:元宵节女子头上的装饰。
  ⑨簇带:妆扮之意。

  【评解】

  这首词通过南渡前后过元宵节两种情景的对比,抒写离乱之后,愁苦寂寞的情怀。上片从眼前景物抒写心境。下片从今昔对比中抒发国破家亡的感慨,表达沉痛悲苦的心情。全词情景交融,跌宕有致。由今而昔,又由昔而今,形成今昔盛衰的鲜明对比。感情深沉、真挚。语言于朴素中见清新,平淡中见工致。

  【集评】

  张端义《贵耳集》:易安居士李氏,赵明诚之妻。《金石录》亦笔削其间。南渡以来,常怀京、洛旧事,晚年赋元宵《永遇乐》词云: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已自工致。至于“染柳烟轻,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气象更好。后段云“于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皆以寻常语度入音律。炼句精巧则易,平淡入调者难。
  王士祯《花草蒙拾》:张南湖论词派有二:一曰婉约,一曰豪放。
  仆谓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皆吾济南人,难乎为继矣!
  刘辰翁《须溪词》《永遇乐·璧月初晴》小序:“余自辛亥上元诵李易安《永遇乐》,为之涕下。今三年矣,每闻此词,辄不自堪,遂依其声,又托易安自喻,虽辞情不及,而悲苦过之。”
  李调元《雨村词话》:易安在宋诸媛中,自卓然一家,不在秦七、黄九之下。词无一首不工,其炼处可夺梦窗之席,其丽处直参片玉班,盖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

念奴娇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①成,扶头酒②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冬,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于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③,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注释】

  ①险韵诗:以冷僻难押的字做韵脚的诗。
  ②扶头酒:易醉的酒。
  ③初引:初长。《世说新语·赏誉》:“于时清露晨流,新桐初引。”
  这两句形容春日清晨,露珠晶莹欲滴,桐树初展嫩芽。

  【评解】

  这首词写雨后春景,抒深闺寂寞之情。上片写“心事难寄”,从阴雨寒食,天气恼人,引出以诗酒遣愁。下片说“新梦初觉”,从梦后晓晴引起游春之意。全词以细腻曲折的笔触。
  通过春景的描写,真切地展示诗人独居深闺的心理情态。语浅情深,清丽婉妙。

  【集评】

  黄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前辈尝称易安“绿肥红瘦”为佳句。
  余谓此篇“宠柳娇花”之语,办甚俊奇,前此未有能道之者。
  杨慎《词品》:“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用《世说》入妙。王世贞《艺苑扈言》:“宠柳娇花”,新丽之甚。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上是心事,难以言传,下是新梦,可以意会。
  邹祇谟《远志斋词衷》:李易安“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
  用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词意并工,闺情绝调。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心绪之落寞,语浅情深。“萧条”两句,言风雨闭门,“宠柳”两句,言天气恼人。四句以景起。“险韵”两句,言诗酒消遣;“征鸿”两句,言心事难寄,四句以情承。换头,写楼高寒重、玉阑懒倚。“被冷”两句,言懒起而不得不起。“不许”一句,颇婉妙。“清露”两句,用《世说》,点明外界春色,抒欲图自遣之意。末两句宕开,语似兴会,意仍伤极。盖春意虽盛,无如人心悲伤,欲游终懒,天不晴自不能游,实则即晴亦未必果游。

浣溪沙

  淡荡①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②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③。 海燕未来人斗草④,江梅已过柳生绵⑤。黄昏疏雨湿秋千。

  【注释】

  ①淡荡:形容春光疏淡骀荡。
  ②沉水:沉香。
  ③花钿:一种花形首饰。
  ④斗草:古代民间一种斗草的游戏。
  ⑤生绵:谓柳杨花飘絮。

  【评解】

  此词上片写春光骀荡,屋内香炉袅烟,人睡初醒;下片淡淡几笔,勾勒寒食节的初春景色与民间习俗,情韵全出。

  【集评】

  《谭评词辨》卷一:易安居士独此篇有唐调。选家炉冶,遂标此奇。


  赵 佶
燕山亭

  北行见杏花裁剪冰绡①,轻叠数重,淡着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②。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③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
  无据④,和⑤梦也新来不做。

  【作者简介】

  赵佶即宋徽宗。在位25年。靖康二年,金人陷汴京,他与钦宗和宫室多人被掳北去,过了九年的俘虏生活而死去。他的诗、词、画都有名,又通音律。有《宋徽宗词》。

  【注释】

  ①冰绡:洁白的绸。
  ②蕊珠宫女:指仙女。
  ③凭寄:凭谁寄,托谁寄。
  ④无据:不可靠。
  ⑤和:连。

  【评解】

  这首词以杏花的美丽易得凋零,抒发作者的身世之感。帝王与俘虏两种生活的对比,使他唱出了家国沦亡的哀音。上片描绘杏花开放时的娇艳及遭受风雨摧残后的凋零。下片写离恨。抒发内心的故国之思。词中以花喻人,抒写真情实感。
  百折千回,悲凉哀婉。

  【集评】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词为赵佶被俘北行见杏花之作。起首六句,实写杏花。前三句,写花片重叠,红白相间。后三句,写花容艳丽,花气浓郁。“羞杀”一句,总束杏花之美。“易得”以下,转变徵之音,怜花怜己,语带双关。花易凋零一层、风雨摧残一层、院落无人一层,愈转愈深,愈深愈痛。换头,因见双燕穿花,又兴孤栖膻幕之感。燕不会人言语一层、望不见故宫一层、梦里思量一层、和梦不做一层,且问且叹,如泣如诉。总是以心中有万分委曲,故有此无可奈何之哀音,忽吞咽,忽绵邈,促节繁音,回肠荡气。况蕙风云:
  “真”字是词骨,若此词及后主之作,皆以“真”胜者。
  《唐宋词百首详解》:对杏花的描写,形神并茂,是诗画同一的不可多得的佳作。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