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回 楼下潜身听私语 灯前遣闷谱琵琶

蝴蝶媒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4/13

词曰:
  
  花影疏疏人悄悄,画楼灯火辉煌。院门偷启探娇娘。关心无限意,私语对韩香。多少新愁驱不去,琵琶几代兴亡。后庭一曲更凄怆。赠诗题白练,绝伎许谁行。
                 右调《临江仙》

  话说蒋青岩见华刺史请他到园中游赏,一夜打算重寻旧事,并未合眼。后日午问,华刺史亲来约他三人同到园中,蒋青岩千方百计要脱个空儿,到小姐的妆楼下望望。怎奈华刺史到处相陪,再不得抽身,因口占一绝,道:
  
  往事依稀在目前,百花深处有蝉娟。
  重来不许刘郎见,绣幕珠帘尽悄然。

  这日从上午上席,直饮到起更方散。从此华刺史日间陪他三人谈笑,夜间陪着饮酒,乐此不疲。不料老人家的精神有限,一连数日,便累起一个劳碌病来,食少睡多,不能到外面相陪,凡事都是蒋青岩代劳。一日,蒋青岩想道:“我此来之意,专为那柔玉小姐,于今住已多日,终朝闷坐,没得一个法儿,和那小姐一诉衷肠,大非本念。”想来想去,全没计较,因到那书院后面去闲步,见旁边有一所高楼,蒋青岩便走上那高楼,推窗四望。只见这楼与那花园仅隔一墙,那柔玉小姐的妆楼,也隐隐在目中。蒋青岩见了,忙下楼来,到墙边四下打看,见那西边墙角头,有一个门锁在那里。蒋青岩便寻着一个书童问道:“既通后园,为甚么却锁了?”书童道:“因与内宅相通,故此闭锁。”蒋青岩闻言,口中不语,心下暗暗喜道:“有计了。”当夜将张澄江和顾跃仙两人劝醉了,打发睡去,待众书童、院子都睡尽了,蒋青岩携了自己衣箱上的两根钥匙,轻轻走到那后门边去,套那门上的锁。却也作怪,这钥匙就象原是这门上的一般,一套便开。蒋青岩喜不自胜,忙将那锁儿虚锁在门上,闪出后门,反手将门掩了。只见门外昏黑如油,摸不着路径,定睛半晌,望着灯光亮处,一步高,一步低,走上前来。打从厨房边经过,听得绛雪的声音,蒋青岩住了脚,听他说甚言语。那绛雪道:“快些,快些,小姐不吃夜饭,要汤净手哩。”灶下一个老婢,忙起身来,舀了一盆汤,绛雪手拿了一个纸灯,出了灶房门,竟望南去。蒋青岩扑着影儿,随了他两人转过一带雕栏,才是柔玉小姐的妆楼,里面灯光闪的。蒋青岩不敢进去,闪在黑影里立住,让绛雪和那老婢先进去了,他才到门背后站着,望着绛雪忙忙将汤倾在一个铜盆里,一面捧上楼去,那婢子自回厨房去了。蒋青岩听着柔玉小姐在楼上净了手,又听得一个女子净手,那女子的声音却是韩香,一边净手,一边向柔玉小姐说道:“小姐,我昨夜替三位小姐得了一个佳梦。”柔玉小姐道:“是梦见我姊妹们做了官么?”韩香道:“我梦见三位小姐,各跨了一只彩凤,齐齐飞向云中。我醒来细想,这梦甚佳,三位小姐指日定得佳婿。”柔玉小姐长叹不语。韩香道:“前日我看那蒋家官人的人品,真个世上罕有,又且负大才,若三位小姐得婿如此,也便够了。昨闻老爷说那同来的张、顾二人,也是风前玉树哩。”柔玉小姐住了半晌,说道:“老爷连日身体欠安,蒋家哥哥在此,不知早晚茶饭及时否?”韩香道:“夫人时刻查看,料无人敢怠慢他。只他年已二十,为甚不寻个佳偶,想多因眼高才大之故。”柔玉小姐闻言,低头不语。
  却说蒋青岩自绛雪捧汤上楼之时,见那老婢已去,他便轻轻走上楼门暗处,侧着身子儿站在一旁,将柔玉小姐和韩香两人的说话,句句听得明明白白。心中喜道:“不料小姐这般念我,那韩香也这等着意,于我真个难得。”再偷眼细看小姐房中,好生齐整。怎见得:
  
  锦帐罗帏,象床鸳枕。博山炉香满沉檀,芙蓉镜光争火树。图书万卷,围绕着一个佳人;花柳三春,耽误了千金娇女。窗儿下悄语多情,门儿外相思一段。

  蒋青岩魂消魄荡。再见那柔玉小姐,坐在灯光之下,浓妆尽卸,越显得千娇百媚,便是那韩香,也觉娉婷可喜。蒋青岩欲待上前,和柔玉小姐说几句衷肠话儿,又碍着韩香在侧,千思万想。只见小姐愁眉不展,情绪萧条。韩香道:“妾观小姐连日情绪不快,不知有甚心事?”小姐道:“偶尔不畅,连我自己也解不出,不知为甚。”韩香笑道:“小姐的心事,妾已猜着几分,于今小姐便愁烦也难济事,况凡百俱有定数,待妾与小姐宽解一宽解,如何?”柔玉小姐道:“你有甚法儿,宽得我的愁肠?”韩香道:“妾近日新谱得几曲琵琶,前日曾弹与老爷听,蒙老爷赏鉴,尚未请教小姐。此时夜深人静,待妾去取来弹一曲,与小姐遣闷,或者遣得些儿去,也未可知。”小姐道:“此事甚妙,只恐母亲一时唤你,不当稳便。”韩香道:“不妨,妾来时己见夫人安寝了。”柔玉小姐闻言,忙唤绛雪点火,叫了数声,绛雪方从梦中惊醒,走到跟前,道:“适才可是小姐唤我?”小姐笑道:“你这妮子,怎么一些心事也没有,恁般好睡,快些点火,跟韩姐去取琵琶来。”绛雪定去燃了一个纸灯,同韩香下楼。蒋青岩早已躲往楼下去了,让韩香和绛雪过了身,他大着胆子,竟上楼来。柔玉小姐正背着身子,在香几边添香,忽听得脚步响,忙忙转回头来,见是蒋青岩,一时回避不及,蒋青岩恭恭敬敬,望着柔玉小姐一揖,道:“贤妹拜揖。”柔玉小姐正色道:“夜阑人静,哥哥却从何处混入我卧室,哥哥即不避嫌疑,独不畏礼法乎!”蒋青岩道:“客枕无聊,偶尔闲行,望见灯光,不觉信步至此。听得贤妹声音,特来相访,并谢前日园中宽纵之恩,与适间关念之德,兼有拙作请正。不知贤妹如此相拒之深,即嫌疑礼法,亦当为多情人恕耳,乞容少坐,略诉衷肠。”蒋青岩口中说着,身上便要坐下。柔玉小姐慌忙道:“哥哥快去,婢子、从人即刻到来,倘被他们撞见,不但有损于哥哥,亦且遗冤于小妹。如再迟疑,小妹即去禀知爹娘,哥哥那时休要见怪。”
  正说间,远远听得韩香和绛雪的笑声,蒋青岩忙向袖中取出一张诗稿,放在桌上,飞奔下楼去了。吓得柔玉小姐心中突突地跳,忙将诗稿藏过。韩香和绛雪早已来到。蒋青岩躲在暗中,看那韩香双手把着一张精致仿古的琵琶,笑盈盈和绛雪同上楼去。歇了半会,然后才听得调弦定响,渐渐弹入正调,弹得指尖飞舞,纷纷攘攘,恍如金戈铁马之声。柔玉小姐道:“此非项王该下之战乎,不然,胡为壮然以悲、凄然以怒耶?”再一转其声,将断不断,欲离不离,儿啼母泣,风高马嘶。小姐道:“此非十八拍之遗音乎,不然,何以夷犹不决、似恋将离耶?”又一转其声,如思如慕,如寄如诉,悄然而深,神情飞度。柔玉小姐闻之,不觉长叹道:“此凤求凰之减调也,请止勿弹。”韩香道:“小姐真神人哉!昔日文姬辨琴,至今传为美谈,今日小姐似又过之。小姐既不乐听此曲,妾尚有新曲一套,请小姐静听,待妾细弹。”此时已将三鼓了,那韩香再整冰弦,冷弹慢拔,这一曲比前三曲更觉难听,其中声响,有似兵败将死、君亡臣窜者,有似老监呼天、宫娃泣夜者,这一弹,连那窗棂儿都弹得摇战,灯影儿都拨得昏黄,怨恨悲伤,万端交集。柔玉小姐不觉声音哽咽,说道:“此曲何以伤心至此,岂雍门之琴、渐离之筑乎?我不忍听。”此时蒋青岩在楼下听得此曲,也忍不住潸然泪下。那韩香弹了一会,停了手,问道:“小姐知此曲乎?此前朝《后庭花》也。”柔玉小姐道:“原来是亡国之音,若一再弹,令我心碎。姐姐你这一手琵琶,真可谓千秋绝技。”韩香笑道:“妾本意欲与小姐遣闷,不料到添了小姐的感伤,今日即承小姐见赏,敢求不吝珠玉,见赠一诗,也不在了贱妾年来的苦心。”柔玉小姐道:“诗却容易,只恐赞叹不尽,今夜夜已深了,料不成寐,我们作个竟夜之谈,你一边啜茗焚香,我一边做诗,你意下如何?”韩香喜道:“如此韵事,有何不可。妾替小姐捧砚,求小姐多作几首。”柔玉小姐道:“你但说要几首,我便作几首赠你。”韩香笑道:“妾虽然是这般说,也不敢十分苦劳小姐的心事,适间止弹得四曲,只求四首便够了。”柔玉小姐听了,也笑道:“所望不奢,也好打发。”韩香忙来磨墨。这柔玉小姐,真个才情敏捷,一壶香茗才熟,四首新诗旱完,向韩香说道:“诗已成了,待我去寻一幅松绫写来相赠。”韩香惊道:“小姐,你敢是曹子建的后身么,怎生神速乃尔!”柔玉小姐轻移莲步,到箱中取了一幅白绫,约有二尺来长,放在桌上拂得平平的,将那玉笋般的纤指儿,拈着霜毫,一气写完,却是四首七言绝句。那字儿写得宛如簪花美女,步月蝉娟,好生可爱。韩香接到手中,将这诗一句句娇声朗诵。头一首道:
  
  聪明端是女中豪,学得琵琶绝世高。
  一曲项王垓下战,悲哥叱咤响弓刀。

  其二
  
  谁遣文姬去复归,曹公高谊古今稀。
  闺中妙手弹偏苦,母泣儿啼泪满衣。

  其三
  
  绣阁宵深影不孤,琵琶如诉绕庭梧。
  弦中且止求凤曲。惭愧文君已二夫。

  其四
  
  一曲新声不可闻,歌残金缕泪纷纷。
  君王旧事风流甚,辇道闲花怨夕曛。

  韩香诵罢,喜不自胜,走向柔玉小姐跟前,深深拜谢道:“儿女小伎,蒙小姐赐以珠玉,感刻良深。”柔玉小姐笑道:“巴音俚句,尚恐不能尽其万一,何足言谢!”
  此时,蒋青岩尚在楼下,将小姐这诗一句句都听得明白,记得清楚,暗暗称羡不已。却见夜已深沉,只得东转西撞,回到书院中去。这夜韩香与柔玉小姐同榻。青岩回到书院中,将后门依旧锁了,轻轻摸到自己榻上睡下,细想这夜的光景,也依了那柔玉小姐的韵。和了四首。又想到:我适才听那小姐想念之意,甚觉关切,只是他为人正气,不是个可以苟合的。我于今直索想一个法儿,打动我姑父,乃是上策,千思万想,在枕上反复不寐,直到天明起来,梳洗完备,将夜间和韵的诗,写了一个斗方,自己拿了,细细观看。那诗道:
  
  自负风流气本豪,仙娥遇后眼偏高。
  想思远胜吴江水,不畏并州快剪刀。

  其二
  
  苎萝山畔欲忘归,谁道夷光旷代稀。
  夜何妆楼偷半面,似多春恨不胜衣。

  其三
  
  女伴挑灯兴不孤,可怜孤凤立庭梧。
  琵琶拨尽伤心事,羡汝知音胜丈夫。

  其四
  
  私语关心我恰闻,相思从此更纷纷。
  月明春花缘犹赛,孤负朝光与夕曛。

  蒋青岩自己看了一回,将斗方藏在一边,然后换了衣服,竟进内堂来,替华刺史问安,恰好遇着柔玉小姐姊妹三人,走出华夫人的卧房来。蒋青岩忙忙上前作揖,那姊妹三人也不回避,都道了一声“哥哥万福”。只有柔玉小姐因夜间的缘故,羞得那白玉般的脸儿,从耳根边只红到面门。两个妹子不知就里,只认作是姐姐怕羞,也低着头一齐去了,众丫头、侍妾看见蒋青岩,忙去报知华夫人和华刺史,华刺史分咐请进卧房。蒋青岩到卧房中问候了一回,知华刺史病体已愈,吃了茶,便回到书院中来。张澄江和顾跃仙闻得华刺史的病体好了,都甚是欢喜,向蒋青岩道:“小弟二人,待令岳父出来,观其动静,却要回去,恐家母悬望。”蒋青岩道:“小弟的意思,也正如此,我们同来,还须同返。”按下不提。
  且说柔玉小姐,因早间撞见蒋青岩,坐在绣房里道:“那蒋郎咋夜虽然唐突。却也是个情种,只是将我华柔玉看差了,我岂是私期苟合之人。他若能央一个媒妁向我二亲道意,也未必不成。我要递一个口气与他,又无人可托,且是女孩儿家,羞答答不好启齿。”想了又想,忽然想起道:“他昨夜有诗在此,要我和他,待我取出来看看。”立起身来,先将楼门儿关了,然后向箱中取出蒋青岩的诗稿来,展开从头细细观看,再三吟哦,不觉低声赞道:“绝妙好诗,我华柔玉若得配此人,也不孤负了我的才学。我不免将他这诗和了,里面微露此意,教他竭力图谋,得便递与他,却也无妨。”当下拈起笔来,也不思索,一首一首和将去。不多一会,将那四首诗都和完了,取过一方彩笺,写得端端楷楷,也不落款,自己拿在手中,低低吟诵。那诗道:
  
  几年庭院闭东风,自信人间路不通。
  芳草浑将衣带绿,山花闲映玉钗红。
  莺儿隔树歌相和,燕子窥帘语略同。
  谁遣寻春来此地,题诗错拟蕊珠宫。

  其二
  
  高楼计日怕春归,漏日春花已渐稀。
  蝴蝶有情常秃树,睛丝无力故牵衣。
  堂前旧识来双燕,竹上新斑想二妃。
  静卷朱帘无个事,夕阳山顶暮云飞。

  其三
  
  聪明未敢拟前人,学得吟诗暗惜春。
  团扇偶题工尚浅,霜毫无法笔难神。
  怜才喜遇风雷手,问字渐为闺阁身。
  白雪调中休见狎,红裾着地不沾尘。

  其四
  
  三春花月几多时,蝶使蜂媒怪尔迟。
  每以私奔轻卓女,频将自荐笑西施。
  怜君客枕应含恨,念妾深闺亦锁眉。
  不见东风桃李树,回头花落子迟迟。

  柔玉小姐将诗吟咏了一回。低声唤道:“蒋郎,蒋郎,天若使我是个男子,与你并驱中原,也不知鹿死谁手!”说罢,正要封了,以待便中致与蒋青岩。忽闻有人上得楼梯响,柔玉小姐忙将诗稿藏过一边。只见韩香急急忙忙走到跟前,说道:“小姐不好了,祸事到了!”柔玉小姐闻言,惊得面如土色。不知是甚祸事,且听下回分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