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0年第5期

《林冲夜奔》插曲(外二则)

作者:韩羽

字体: 【


  《林冲夜奔》插曲
  
  据闻授衔时,有个别提出要求未能满足者,竟哭鼻子。毛泽东借昆曲《林冲夜奔》中唱词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授衔时。”伟人亦不乏风趣。
  
  妙哉是言
  
  记得小时,吾乡一女伶老生演唱《刀劈三关》最是拿手。后嫁一汉奸官员,不再唱戏。由伶人而官太太。
  据老辈人言,《刀劈三关》乃汪派擅场剧目。汪笑侬始为县令,后下海唱戏,由官宦而伶人。人惋惜之。彼谓“我官祗七品,今则王侯将相,任我所为,快何如之。”(见《艺林散叶荟编》)妙哉是言!
  
  噱头百出
  
  《拾玉镯》中的媒婆、《铁弓缘》中的茶婆,以往均由男角扮演,现下多改为女角。由女角扮演,固然更为“真实”。然而,总觉着有如麻辣豆腐少放了辣椒。
  记得小时看《铁弓缘》,棒打丑公子,噱头百出。茶婆打跑了跟班小厮,截住丑公子。丑公子没了仗恃,下跪求饶。茶婆要他脱个精光方始放他。于是小丑摘掉帽子、脱去长衫。茶婆要他再脱,小丑又脱去短褂儿成了赤膊。茶婆要他脱掉裤子。这可难了。小丑百般忸怩。却更惧怕棒打,只好解开了裤带。这时看客心想,下一步怎么办?太寒碜人了。说时迟,那时快,随着茶婆猛然高举的棒槌,那小丑倏地将裤子褪了下来。男看客还好,女看客急忙用手捂住了脸。可再也没有想到,里面却又另有一条裤子。茶婆要他再脱。小丑又是忸怩半晌,终于还得再脱。脱了。里面还有一条。就这样脱了一条又一条。看客笑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茶婆说:“再赏你一棒槌!”将棒槌冲着小丑的屁股杵去,小丑吱哇一声用腿裆夹着棒槌逃向后台。
  对那小丑(丑恶势力)嘲弄得可谓是淋漓尽致。看得痛快,笑得痛快。试想改由女角扮演的茶婆能如此泼辣?纵使能表演到如此泼辣,看客能不有观赏活动中的心理障碍?我看过现下女角扮演的茶婆,已没了那令人捧腹的噱头。削足适履,憾哉憾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