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1年第8期

试说新语(之二)

作者:董宇峰

字体: 【


  摸着石头过河 本是古来俗语,经伟人之口而得以在近年流行如风,因此当作出新解。想那位过河者必是不会或不想游泳,又无舟桥之便;另外,那条河必不是清浅小溪一目了然几步趟过,也不是如黄河那样难探到底的大河,应该是一条不大不小、深浅莫测的河。过河者摸着石头前进,结果无出二种:其一深浅适宜,就趟过去了;其二忽遇没顶之险,只好返回。当然,其二才是重要的,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大智慧所在:过早返回,比如水才及腰,便是右倾保守;过迟返回,比如已过颈,便是左倾冒险。只有大智慧才不迟不早,不深不浅,恰到佳处。
  性骚扰 可以是男性对女性,也可以是女性对男性,还可以是同性对同性。在美国这是一个罪名,在中国这是一种时尚。超英赶美,我们的钢产量早已超过他们了,我们的观念解放更不见落后。在性这方面,没有骚扰过别人或者没被别人骚扰过的,那准是时代落伍者,而且是连最后一班车也没能赶上的无可救药。上头班车的人是什么?包二奶三奶,养小白脸。二班车是睡鸡眠鸭。三班车是找情人。之后才是性骚扰。这第四班车开走了,还立在路边的那一群不必再分男女,因为他们没有性感。我们的时代是性欲的时代,没有性感的人如果还有聪明,赶快去医院吧!
  基因 指构成生命体的密码组合(或排列)方式,是生命科学技术专业词语。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有科学家开始执行人类基因组计划,建构人类基因组遗传图和物理图,确定人类DNA全部序列;据说干完这件事就意味着破解了人类生命的全部奥秘。经传媒鼓吹,如今“基因”的流行程度已经不亚于“细菌”。若真如传媒所言,则不久人类所有的疾病都将得到有效防治,并非不可思议。那么,干这行的科学家岂不是要丢了饭碗?不会的,他们还有更重大的任务:预防人类所有的战争与车祸及空难海难。因为人类不仅是生命的载体,更是命运的载体,科学家也许要跟阴阳先生学几招啦!
  知识分子 难确切定义,大意是有不少文化的人,男女不限。这个词语之流行,几十年前是因其意贬,后来是因其意褒。褒贬不定,莫衷一是,所以费解。只好引用今日知识分子对自己的说法,那是兼有道德文明,绝无自私愚昧,时刻在为民主自由正义之类没影儿的事业献身。事实上这“知识分子”也就成了没影儿的人,在现实生活里极难见到,无论是大学的教授楼还是科学院的研究室。或许历史上曾经有过?例举几位公认的名角:徐志摩、胡适。徐志摩是跟老婆离婚,再娶他人之妻,而且前后未断嫖妓的知识分子。胡适是糟糠之妻不下堂,但也喜欢嫖妓的知识分子。果然历史上的知识分子都是有影儿的,如果这两位是知识分子,则今天的知识分子必是别的东西。
  环保 全称为环境保护,是与每个人的生存都息息相关的事,因此也就成为每个人都不会认真的事。环境好比一块蛋糕,谁破坏了一点,就等于抢吃到一口。最寻常的景观于是显现出来:口里大喊少吃、不吃,例如声称不穿皮革了,不用塑料袋了,其实呢,这样的人可能就是皮革厂或塑料制品厂的老板。越是发达的国家,对地球环境的破坏越厉害,环保的呼叫也越响亮,比如美国。可见,对环保这件事,不认真还好,万一有人认真,必是黄鼠狼给鸡拜年那种认真,善良的人们——如果还有——千万不要信以为真。
  汉学 如今几乎专指洋人做中国的学问,虽然并非新词语,但近年来特别流行于文化界,堪称时髦。已经有《国际汉学》、《世界汉学》两种大型刊物于二十世纪末问世。汉学在二十世纪初的特点,是洋人争先把中国的文物抢劫、走私、邀请到他们那边去,物以稀为贵。汉学在今天的特点,是中国文化人个个都希望自己能像文物一样被抢劫、走私、邀请到洋人地方去,物以多而滥。万一被洋人轻轻扫上一笔,或者鞋底沾上一层洋尘,身价岂止倍增!所以绝非易事,必须舍身求荣,把自己或做旧或翻新或致残或变性或阉割或干脆卧轨、悬梁。昔日陈垣先生曾担忧中国学问在海外发达胜过海内,现在好了,洋汉学家们到手的全是假人假物,能做出什么学问来?
  诺贝尔奖 虽然这个词语上市一个世纪了才在我们这边大流行,但流行得极火,热度不亚于彩票,几乎妇孺皆知。当然妇孺们不会知道,每一年里,医学、化学、文学、物理学等方面堪称世界杰出的人物何止一二三,怎样才能公平地比较出高下?除开评委的好恶,大约只有靠运气。其实全靠运气还好,正是评委们的好恶使诺贝尔奖的评选远不及摸彩公平。幸亏诺贝尔奖不像彩票那样从百姓口袋里挖钱出去,它只是给予。无论给了哪个,没给到的必是绝大多数,这些人到阴间去时,见到诺贝尔先生,不会很客气。可想而知,诺贝尔先生早已被数以千万计的参评落选者踩到地狱最底层了,而获奖者由于人数太少,就算是存有天良出手相救,也力不从心。西谚云,富人要进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果然没错,就算是他把钱捐出去设立奖项,还是白搭功。
  交学费 指代价付出。现代人,从进幼儿园起就开始交学费。直到老死,大约一直免不了要交各种各样的学费,作为一个比喻性的流行词语“交学费”颇有哲学意味。人生一世,有得有失。当然这个词语也用于别处,比如握有集体权力的人会让集体交学费,握有国家权力的人会让国家交学费,一个民族首领交出的学费是民族的命运,一支军队首领交出的学费是官兵的性命。相比之下,改革开放中某地进口几百万美元的报废机器,只好等于父亲错给孩子买了根劣质铅笔。谁能统计得出,在整个二十世纪,中国总共交出了多少学费?又有谁知道,我们在新世纪还要交多少?
  安乐死 用死的方法结束痛苦。不仅是医生给受不住疾病折磨的人注射氰化钾才是安乐死,所有成功的自杀都当得上这个词语。常识认为人迟早必有一死,而且死后如何未见分晓;假设人死后要去的地方,阴间、来世、彼岸,十分不好,再怎么安乐死也不如哪怕极痛苦地活着。然而事实是,无论怎么死的人,去了那个地方就无一位肯再回来,就算人世是苦役吧,他们连二进宫的也没有。我们都认为活着好,死了不好,就像“文革”时认为天下只有中国好,欧美资本主义人民是在水深火热之中。当然,至今尚无一件类似改革开放那样的事情来对阴阳两界的情况证实证伪。安乐死也只是偷渡行为,拿不到那边的绿卡。
  小姐 古人及戏曲中对富贵人家女儿的称谓,今天以崭新姿势流行甚广。姿势一为娱乐场所里“三陪小姐”,其意暧昧,姿势二为选美赛台上“世界小姐”,其意堂皇。当然这两种姿势也有相通的含意:青春。这也就是“小姐”的价值了。所谓“世界”与“三陪”则是价格,前者高些,后者低些,至于高或低到什么程度,那大约是需要面议的。在商品经济社会,一切都是商品,小姐岂能例外?是商品当然就有价值和价格,这个道理连马克思都懂。而作为一种商品名称的词语是否流行,主要取决于那种商品是否受市场欢迎。
  智商 英语intelligence quotient的汉语意译,全称为智力商数,通俗地说,是一个人聪明的程度。我们看人的基本标准有两个,一是道德之好坏,二是运气之好坏。智商高低属于第二个标准,某人智商生得高,那岂不是运气好?正如另一个投胎到省长家里。当然省长大人有可能东窗事发拖累家人,高智商也有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也就是说,好运气可以带来高智商,高智商却并不一定会运气好。这是原始逻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塞翁得马,焉知非祸,没有道理可讲。苏东坡说过,我愿生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诸葛亮的智商应该高于刘备吧,他伺候刘备完了,还要伺候阿斗。话说到这里,几乎否定了高智商,所以要说回来:如果你有高智商,又不使用它,那就是真正的好。
  官官相杀 由“官官相护”演化而来的新词语。如果是官与民争,那自然要官官相护;如果是官与官争,双方靠山又势均力敌,就只好“官官相杀”了。例一:广东省阳春市委书记严文耀和副市长杨启周等,出款五十万元杀该市市长曾威斌,未果事发,被起诉法庭。例二:河南省舞钢市委书记李长河,许诺大笔金钱及高级轿车,雇人杀该市八台镇镇长吕净一和其妻钟松琴,吕伤钟死,事发后作案者被惩处。例三:福建省环保局副局长杨锦生以二万元雇人杀该局正局长杨明奕,杨被硫酸重伤后,罪犯落网。三事皆出于二十世纪末,作新闻见载于报刊。自古以来,文人相轻,江湖相害,官场相仇,中国早有“官官相杀”传统。不必从先秦两汉说起,只看“文革”中,国家主席和一些老帅,未战死疆场,却难得善终。比较而言,今天的“官官相杀”乃是小巫,级别差得远。
  B股 一种特种股票的简称,须以美元或港币认购和买卖,不能用人民币认购和买卖。投资人限于外国的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组织;港、澳、台的自然人和法人及其他组织;定居在国外的中国公民以及中国证监会规定的其他投资人——近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如今这块牌子被拿掉了,中国证监会宣布向内地股民开放B股市场,于是“B股”成为热门流行词语。可是,对内地股民而言,B股原本妙处就在“不得入内”,一旦流行,也就比如香港凤凰卫视,落地大陆后就关闭了周末的“色情街”栏目。噫嘻!华人与狗进了公园还是华人与狗。当然狗与狗不同,华人与华人也不同,身份类似港澳台的、定居国外的以及享受特别规定的那一阶级,他们即使在立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时,也自有办法进入公园,而且不买门票。
  黑客 英语hacker的汉语音译,意亦相近,指入侵他人网站系统的电脑网络专家。我们说不准黑是一种好颜色还是坏颜色,也拿不准黑客是好人还是坏人。或者黑客之存在证明虚拟世界里也有阶级和阶级斗争,眼下虽然尚未到你死我活的阶段,但其技巧之高超,影响之广泛,早已引发现实世界关注。这种斗争的形式或者如《星球大战》或者如《水浒传》,总之黑客们大约什么也不会失去,得到的是纵横整个虚拟世界的快感。不过黑客到底是统治阶级还是被统治阶级,尚难定论。可以定论的是,在网络时代,马克思主义不但没过时,更有新的发展。
  新好男人 能够满足新时代女性要求的男人。他们是被“新坏女人”塑造出来的,标准是一个变数:女人有多么坏,他们就有多么好。这女人图钱,他就要有家财千万;这女人图势,他就要当高官;这女人图洋腥,他就要有欧美某国绿卡;这女人图色,他就要潇洒英俊;如果这女人什么都图,他就应该是一剂“十全大补丸”。这等“新好男人”不是神话也是机器人吧?但“新坏女人”却并不是幻想家,她们精通心算,手头又有电脑。她们只是把自己当成商品,所谓“新好男人”是标出的价码。虽然时有过季打折、转向降价,相信到底买的不及卖的精,男人不近“新好”脸上无光,一近“新好”大亏吃定。
  绯闻 丑闻 风流事。出在演艺圈叫绯闻,出在官场叫丑闻。有时传媒会把这个叫法搞反了,没关系,大众清楚什么是绯闻、什么是丑闻。如今的局面是绯闻太少丑闻太多,演艺圈里人活得谨慎,少男少女们一不小心出双入对,即被媒体爆炒,于是正常恋爱也几成禁区。官场人士则活得潇洒,桑拿夜总会不必说,更常见出手几千几百万包养情妇。绯闻娱乐大众,丑闻有害大众。如何才能让丑闻少起来、绯闻多起来?惟一办法,是请官场与演艺圈人士“换岗”。比如让章子怡、葛优、赵薇等出任政府高官,让成克杰那些尚未东窗事发的同志们当影视歌星。相信赵薇等人必能洁身自好,领导水平也不会输给贪官;而成克杰等人必能左拥右抱,忙坏小报记者。你更不用担心他们的表演才能。
  董事长 经济实体的最高决策人。在经济至上的时代,这个词语当仁不让地进入流行榜。二人街头见面都是董事长,一桌酒席十个董事长,开个会满屋子董事长。有资产三千万是董事长,欠债三千万更是董事长。男人非董事长不娶,女人非董事长不嫁。当然还是有个别不是董事长的人,他们或者刚从这个词语里退休,或者正准备上这个词语的任。白天没做董事长的工作,夜里睡梦当个董事长;这辈子终于离董事长差一步,临终遗言下辈子不给董事长不出世。每一个儿童都是董事长的接班人,每一所大学都是董事长培训基地,每一家银行都是董事长的钱包,每一处旅游胜地都是董事长家的后院……
  \x9Fh油 一种染发技术,据说兼有护发功效。临近老龄化社会,太多的人需要把白发染黑,中年人刚冒出几根银丝,去理发时也会被问:“先生要不要\x9Fh油?”花几个钱,不疼不痒就获得年轻的感觉。有传媒说\x9Fh油可能致病甚至致癌,但没人在乎,喝水还可能呛死呢,难道就不喝水了?这世界日渐进入老龄,却日渐由年轻人主宰了,老年人无法改变世界,只好改变自己,而自己身上能改变的大约只有头发的颜色。当然,如果你有权,那么至少这世界的一部分要属于你。可是,顶着一头白发,权力就有被人接班的危险。新技术同时也是新词语“\x9Fh油”带来的一大景观,是年纪越大的老人头发越黑。至于也有少女少男把头发染成五彩,那只是闲得慌,并无大意义。
  同志 这是一个老掉牙的词语,却有了咸鱼翻身的新用:特指同性恋者。据说是由港台舶入内地。从这个词语的字面讲,道不同不相与谋,同性恋者当然须是同志,从这个词语的历史看,至少在先秦时期已经出现,但其成为时髦用语却始于国民革命时期,具有不见容于当局的地下色彩,这也与同性恋者今天的社会处境有相契之妙。同性恋要与异性恋分庭抗礼,尚有远路要行。常见传媒披露,某城市有同性恋俱乐部,某公园有同性恋角,其状态是否近乎当年地下工作者的接头地点?一声同志,热血沸腾。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有朝一日同性恋者占了人类大多数,那时再来回首今天,当倍感“同志”这个称呼的非同寻常吧——当然那时也许就改用新的称呼了。
  政治正确 有传媒讲这个词语是从美国舶来,谅中国人都不相信,我们可能百事不如他们,政治却决不会落后。他们有过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全国上下一齐搞政治的历史吗?无须考证,事实必定是他们学了我们的词语去。关于“政治正确”的含义,当然要我们国产的才为正宗:犯忌的话不说,犯忌的事不做。至于什么话、什么事犯忌,则因时因地而异。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一屁股坐在印有领袖像的报纸上犯忌,可能掉脑壳;今天的美国,说不尊重同性恋者的话犯忌,可能吃官司。所谓政治家总共有两种人,一种在维护现有的忌讳,一种在打破现有的忌讳。老百姓呢,比较稳妥的做法是谁说了算听谁的。然而还有一个具体问题:当政治与法律冲突时,如何确定“正确”的方向?我们几千年来都是以政治为准。如果美国人没学到这一步,他们的“政治正确”就大可怀疑,要从头补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