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1年第8期

《乔伊斯》译本序

作者:文洁若

字体: 【


  詹姆斯·乔伊斯是一位在西方文学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的杰出作家。作为小说艺术的革新者,他扩展了西方小说的表现力。二十世纪的不少西方小说,直接或间接地,自觉或不自觉地,受益于乔伊斯创新的努力。
  一九九八年,美国兰登书屋现代丛书编辑委员会评出二十世纪百本最佳英语小说,《尤利西斯》名列榜首。百本最佳英语小说的评选活动是一九九八年继普利策奖后,书界最重要的活动之一。
  一九九九年,英国水石书店邀请四十七名文学评论家和作家从二十世纪或过去任何世纪创作的小说中,为今后一百年挑出十部最重要的文学名著,书店将这次评选定名为“时间的考验”。《尤利西斯》首屈一指。评选者认为,这位爱尔兰小说家以诗情画意和色情描写相交替的手法创作的杰作,足以使他流芳百世。
  我国对乔伊斯的翻译介绍起步相当晚。进入思想开放的时代后,钱钟书在所著《管锥编》第一册(第394页)中,用《尤利西斯》第十五章的词句来解释《史记》中的话,开了先河。接着,《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黄雨石译,外国文学出版社1983年5月版)、《都柏林人》(孙梁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年10月版)相继问世。九十年代中叶,意识流开山之作、长篇巨著《尤利西斯》有了两部全译本:萧乾、文洁若合译的由南京译林出版社于一九九四年出版;金\xB1`所译的则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94年至1996年)。
  一九九五年四月十九、二十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与译林出版社共同举办的我国第一届“乔伊斯与《尤利西斯》国际研讨会”在北京隆重召开,爱尔兰驻华大使多兰女士,爱尔兰参议员大卫·偌里斯(都柏林三—学院教授)、狄克兰·吉勃特博士(都柏林大学学院教授)、罗勃特·乔伊斯(爱尔兰学者)、肯·莫纳汶(都柏林乔伊斯中心主任)、埃兹拉·耶扎克(以色列学者,乔学家)以及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我国的学者二十余人在会上作了学术发言。
  一九九五年三月,萧乾、文洁若合译,由译林出版社出版的《尤利西斯》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颁发的第二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同年十二月,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
  进入二十一世纪,二○○一年六月十六日,一年一度的“布卢姆日”将在上海举行。说来真巧,一九二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乔伊斯曾写信给伦敦《自我主义者》杂志主编哈丽特·维沃尔,告诉她说:从友人之处得悉,“在远东的上海有个俱乐部,那里中国的(我还只当是美国的呢)女士们每星期聚会两次,讨论我那部女大师之作”。(见《詹姆斯·乔伊斯书信集》,斯图尔特·吉尔伯特编,第206页,伦敦,1957年版)此处,乔伊斯故意把英语masterpiece(杰作,大师之作)一词的master(男主人,大师)改为mistress(女主人)。
  一九二二年二月,《尤利西斯》的第一个版本历经波折后终于由法国的莎士比亚书屋出版。次年乔伊斯就幻想起上海的女士们正在讨论他的作品了。这说明他多么不甘寂寞。倘若九泉之下的乔伊斯看到将近八十年后在上海这个有着开放与民主传统的国际大都会里,文化素质相当高、对新鲜事物十分敏锐的居民怎样踊跃参加“布卢姆日”的活动,我想他必然会踌躇满志,露出狡黠的微笑。
  西方现代主义文艺已有一个世纪以上的历史。不论在思想上还是艺术上,它都突破了传统,又是西方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要想了解西方现代主义文艺,首先就得对乔伊斯这样一位有代表性的作家下点苦功夫。然而,由于作者采取的是现代派意识流技巧,用时空交错的手法拓展叙述的广度和深度,并广泛引用荷马史诗、双关语、天主教教义、爱尔兰民谣,从而使一般读者往往望而生畏。
  其实,要想读懂乔伊斯,并不难。《都柏林人》在较大程度上受到易卜生、契诃夫等现实主义巨匠的影响,基本上以现实主义创作方式,揭示人物性格的特征。《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则是一部自传体小说。《尤利西斯》的内容虽庞杂,但它的一部分主题和情节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的延续,而且,所处理的题材一般都不出都柏林和爱尔兰这个范围。
  乔伊斯的作品大都带自传色彩。正如英国文豪托马斯·斯特恩·艾略特所云:“我们的兴趣由他的作品延伸到他的家庭、他的朋友,以及都柏林地理、人文的种种细节,他童年、少年、青年时期的都柏林。”
  读者倘若了解乔伊斯的生平与家庭环境,以及爱尔兰的历史背景,将有助于读懂他的作品。伽斯特·安德森所著的这本《乔伊斯》,内容丰富扎实,写得深入浅出,是适合于初接触乔伊斯的一部导读性辅助读物。书中附有大量精彩的照片和图片,给读者以感性认识,引领读者神游扑朔迷离、五彩缤纷的乔伊斯世界。熟读此书,就能够比较容易地接受乔伊斯的作品。
  《尤利西斯》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英语文学著作。乔伊斯的作品差不多成了二十世纪欧洲社会时代精神的一个杰出代表。百家出版社在新世纪的头一年推出这本导读性读物,是适时而必要的。我们相信,它的出版,对中国的外国文学研究和借鉴,尤其是对乔学研究,会有进一步的推动。
  二○○一年二月五日
  《乔伊斯》,上海百家出版社二○○一年出版,伽斯特·安德森著,白裕承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