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1年第12期

“天下无敌”新解

作者:朱建国

字体: 【


  一直心存一个怀疑:我们今天对美国的崇拜与向往,是否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对苏联社会主义的向往一样,也是一个未经时间考验的神话渲染?
  2001年9月11日,是一个令全人类重新思考的日子——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轰然倒塌——美国惨遭恐怖主义分子连环袭击的惊天大爆炸无情地证明:在美国生活,也并不一定安全幸福。美国作为地球上的天堂的神话,至此破灭了。我的怀疑不幸而成为事实。
  这次美国惨遭袭击的悲剧,毫无疑问,恐怖主义分子是万恶之首,他们要对此付责任,付代价。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美国有如此先进自由民主的制度,为何还会制造一些如此仇恨的对立面呢?这实在令人深思。
  曾以为美国的一切都彻底现代化了,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现代化的根本是自由民主宽容之精神,检验这一精神是否真正落实——标准只有一个:你还有没有敌人?一个先进的国家、一个先进的制度可以有政见不同者,但是不应该有不共戴天的敌人。如果有,哪怕只是几个恐怖分子,也说明,你这个制度并未完全落实自由民主宽容的现代化精神。人之初,性本善;没有罪恶的人,只有罪恶的社会。
  我去过西欧,没到过美国,以我的间接观察来看,美国的问题也许在于,它奉行内外有别的两种价值观:在国内基本上实行了自由民主宽容,它从未禁止任何主义在国内立足;但是在国际上,它是以国家利益为准来办事,也就是美国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并不是以公正为第一标准,而是以事事有利于美国发达为第一准则。在没有国际主义的今天,这个行为准则显然是如今世界通行的惯例,但是作为以现代化先进制度自居的美国,则是不够的。也正是这种内外主义的不一致性,最终使美国在世界树敌不少,而每树一个敌人,便给美国人带来一份危险。此次“美国黑色星期二”悲剧,就是明证:不管美国如何强大,敌人总有办法钻你的空子。真正的强大,并非是有多么先进的军事力量,而是没有敌人。世界上有的国家根本就没有建立军队,但它却最和平最安全,因为没有仇敌。
  不知道美国这次将如何回答这些恐怖主义分子,我希望不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美国人应该以更高的姿态来化解对立面,而不是以暴易暴,怨上加怨,永无了结。
  曾经奇怪,中国历史上的宗法专制是够坏的了,可是为什么一个皇朝还能延续几百年呢?而今我想,这与历代皇帝不断大赦天下有关。凡新皇登基,必大赦天下,东汉时期,各种社会矛盾激化,皇帝们也就打破登基才大赦一次的惯例,而是一两年便大赦一次。结果,东汉又延续了一百九十六年。大赦也就是化敌为友,消除敌人与对立面。1978年“三中全会”最重要的贡献,就是大赦天下,为全国“地富反坏右”摘帽,一夜之间消除了中国境内的一切敌人,以致接下来的十年,是中国国内外敌人最少的年代。看来,一个国家一个制度的进步与否,就看它是否在减少敌人、减少对立面。
  由是观之,美国悲剧再次提醒我们:
  要以彻底宽容的自由民主精神对待一切政见不同者,要大赦天下,包括新的阶级敌人,要以废除极刑的方式善待犯罪,要将一切犯罪分子当作病人看待,以医生的胸怀去治疗他们,而不是去惩罚他们。所谓“能攻心则反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天下无敌,不是天下人打不过你,而是整个天下没有一个想要打你。没有敌人,才是最强大的制度与国家。
  人类对于社会制度的探索远未终结,真正天下无敌的制度,还有待于我们继续努力!
  当然,这并不是想混淆五十步与百步的界线,和许多极权专制国家相比,美国还是先进一步,还是宽松许多,但是,它自由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美国仍然有许多漏洞,需要全面反思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