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1年第12期

巫术符咒与政治口号

作者:摩 罗

字体: 【


  在人类文化的早期,也就是巫术时代,人们普遍认为世界是可以按照人的意愿改变的。所谓巫术,就是通过一定的仪式和符咒,企图影响和改变外部世界的走向和进程,使之变得更加符合人们的愿望与利益的实践和相关信念。几乎所有处于蒙昧状态的人,都无一例外地相信人类具有某种超经验超自然的能力,只要通过特定的仪式和符咒激发出这种能力,就能使晴天下雨,使空网中充满鱼群,使萎靡的庄稼精神抖擞,使难产的女人转危为安。印度谚语说:宇宙听从天神的支配,天神听从符咒的支配,符咒听从巫师的支配,所以,巫师是我们的主宰。这种谚语体现了早期人类在掌握自己命运上的无知的自信。
  从巫术发展到宗教,意味着人类对于世界和自身的认识的巨大改变。宗教认为,世界的存在和运行完全不受人类的影响,人只能谦卑地承认自己需要依赖其中神秘的、看不见的权力和意志,恳求他们的怜悯和关照。后来发展起来的科学,继承了宗教中关于世界的存在与运行不受人的影响的观念,抛弃了对于世界的人格特征的神秘理解,也抛弃了通过恳求、祈祷得到怜悯与照顾的思想。总之,宗教和科学都认识到了人的有限性,都懂得了谦卑和诚实。而巫术却一直不承认人的有限性,总是期望用一些奇怪的符咒和仪式改变世界的进程,常常显得无知而又自负。
  在近代以来的文化反思中,中国人和外国汉学家反复强调,中国没有宗教和科学。那么中国人从什么角度理解自己与世界的关系呢?我们稍一留心就不难发现:中国人依然用巫术眼光理解世界。古代文献中“人定胜天”的伟大气魄,其实就是巫术信念在文人文化中的体现。它是文人(另一种巫师)用以表达改变世界的愿望的著名符咒。在人类渐渐摆脱巫术文化的消极影响、一步一步走向宗教和科学的时候,中华后裔却执迷不悟地反复念叨着这样的符咒,企图借助符咒的力量征服世界、奴役世界。
  由巫术时代遗留下来的这种奇怪的脾气,在最近半个世纪发作得最为厉害。那些以政治口号的名义出现的符咒也不断有所创新。诸如“重新安排河山”、 “改天换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叫高山低头,令河水让路”、“围湖造田,向湖泊要地要粮”、“天上没有玉皇,地下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岭开路,我来了!”所有这些,都是当代中国人所发明的符咒。几十年时间过去了,历史已经证明,这些符咒以及与这些符咒相配合的仪式(政治运动),只给大自然带来了破坏,给自己带来了折腾和嘲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陈敏豪先生说,伴随着这些符咒和仪式而产生的伟大壮举,“把我们本来就饱经忧患、身患疾病的国土、山河,搞得伤痕累累,元气大伤,生态免疫力每况愈下,灾害频频,周期越来越短,损失越来越惨重,不断抵消着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损耗我们的国力和元气。”需要补充的是,使得我们本来就稀薄的宗教意识和科学意识,受到惨重的抵制和损伤。
  西方学者指出,宗教及其理性只被少数有教养的上层人所拥有,底层社会却一直处于巫术状态,即使他们普遍地接受了某一种宗教,他们也只是以巫术的方式和态度接受之。如果中国没有一个“少数有教养的上层人”所组成的阶层,那么,中国就命中注定只能永远生存于巫术时代?这个自认为可以“重新安排河山”的民族,对于自己真的如此无能为力,永远无法改变?我不愿意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