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1年第12期

试说新语(之四)

作者:董宇峰

字体: 【


  做爱 指性交。但又有不同处,性交可以没有爱,做爱则是有爱的性交。近年上市的“做爱”天生就是个流行词语,而“性交”这个词语老掉牙了,似乎从来流行。可想而知,人们是太需要言说这件事却又受不了“性交”之赤裸裸,才造出“做爱”来,有如罩一层睡衣。“性交”偏重本能,“做爱”偏重情感,“做爱”代替“性交”成为流行词语说明社会有扬灵抑肉的倾向。从我们的习惯上看,被抑的东西总是原来就多而且越抑越强。我们进入了灵魂虚无、肉欲纵横的时代,这是一个并无恶意的词语透出的让人不好意思的信息。
  淘浆糊 一种为人处世手段,意近口语“搅和”及书面语“参与”。词语出处,或称上海,或称北京,流行南北。大人物有大手笔淘大浆糊,可能兼有经济意义与政治意义,小人物有小手笔淘小浆糊,可能只是鸡毛蒜皮。若有大人物出小动作,则此人必出身低贱,若有小人物出大手笔,则此人前程无量。“淘浆糊”其实是所谓“后运动”现象。从战争到运动到淘浆糊,说到底都是你我他之为人处世,其间行为方式有变,目的未变,都是为了生存。如果说有人能避开战争,那么运动就很难避开了,至于淘浆糊,则是桃花源里也不可或缺的功课。
  新经济 其特征为网络、数字,发源为科技进步,基础为信息及知识,其特征为高风险大发展,诞生标志为出现全新经济格局。新在何处?至少已经不是市场经济。对此我们有喜有忧,喜的是我们刚沾市场经济的边,正好一步迈过,直接进入新经济;忧的是我们尚未健全市场经济,能不能闯进新经济大门?喜忧各有道理。据媒体讲,眼下还只有美国称得上是新经济,连欧洲都是望尘莫及。这个讲法也让我们有喜有忧,喜的是原来新经济可以有美国特色,那么中国特色就理直气壮了,指哪儿打哪儿变成打哪儿指哪儿。忧的是欧洲鬼子心眼死,不会广告欧洲特色,间接地让中国特色缺少了说服力。好在这一忧只有国际性,在我们自家屋里,广告新经济成就应该不会比1958年放卫星更困难。
  阶层 一个老词语,由于与另一个老词语“阶级”合并而生出新意并且流行颇火,它仍然是指不同社会利益群体之差异。“阶级”源起分级台阶,以高下分。“阶层”源起分层楼房,亦以高下分。可见“阶层”显示的差异远大于“阶级”。不同阶级之间容易发生斗争,因为离得近。不同阶层之间很难发生斗争,因为够不着。所以只要流行词语“阶层”尚未演化成“阶级”,住在高层的朋友就可以高枕无忧尽享富贵。
  女权 看似女权主义的简称,其实不是。女权主义很复杂,首先是“主义”,中国人都知道“主义”很了不得也很空泛。女权则很简单,直接在“权”上,所以更贴近生活,流行更广。事情要从“男女平等”说起,这是曾经火爆流行的一个词语,后来男女平等成为现实,乃遭兔死狐烹从流行榜上消失。与男人平等了的女人不免得寸进尺要压男人一头,这是情理之中。感到意外的人忘记了中国革命胜利后还要搞几十年运动,非仅止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男女平等,权位空置,如今女人要去掌握统治男人,特别是成功的男人,所以成功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女人,垂帘听政。至于不成功的男人,女人懒得理睬。
  包容 顾名思义,包而容之。从国内看富有“后运动”色彩,从国际看富有“后冷战”色彩。从前学者的任务是抬出法家证明中国文化传统如何具备包容性。就国内说,富贵人要包容贫贱人,贫贱人也要包容富贵人;就国际说,第一世界要包容第三世界,第三世界也要包容第一世界,相安无事,天下太平。然而这却不是“包容”了。到底皮包馅还是馅包皮?按中国传统文化本义,当然只有皮包馅。就国内说,君臣父子,就国际说,四方朝贡。原来“包容”是排斥“反包容”的。今天一些学者“小学”功夫扎实,玩的是“文革”之“梁效”套路,走另一极端,在皮与馅上闹出笑话。若要以此理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碰壁才怪。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这大约是字数最多的也是最新最流行的一个词语。其实它是一句话,由于含义之固定性而被当做一个词语使用。起初大家关注这一部分人到底是哪一部分人,后来想通了,都是同胞,何必计较,这才认识到关键在“先”字,让没富起来的人不要着急,等待“后”富起来。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只见富人越来越富,流油冒泡,穷人呢,那就不用了。于是生出疑问:先与后的时间距离有多远?空间距离有多大?这个词语的创始伟人已经仙逝,不能起而做答。再过十年,就应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句老话,穷人自然会变富,富人自然会变穷。总不能指望同时出十三亿个李嘉诚吧?原来这个词语不仅有政策性,更有哲理性。建议先富起来的朋友尽早把财产转移海外买洋房汽车多余的存银行;等待后富起来的朋友只好继续等,否则将“前等尽弃”矣!
  黑洞 天文物理学术语,1969年美国人约翰·惠勒提出,指恒星坍缩到某一临界半径时产生巨大引力,可制光,能把地球压成高尔夫球。今天这个词语以新意流行:指隐秘的非法行为。说金融管理有黑洞,说枪支管理有黑洞,说司法有黑洞,说情感有黑洞,几乎找不到哪一种事里没有黑洞,正如宇宙间黑洞也是无处不在。黑洞是一种吞噬力量,按星相学解释,如今社会贪官太多,便是不久前一大批黑洞下了凡,横行人间。这并非不可思议,已经有天文学家发现我们的银河系正在用每秒数百英里的速度奔向一个大黑洞,虽然距离尚在一亿五千万光年之外,但到达有日,离其日越近,下凡的黑洞就越多。现实中反腐败之所以困难,因为那是一种与银河系前进方向逆反的行为。
  地球村 形容通讯交通发达对人类空间感受的改变。这个词语容易让人联想起“社会主义大家庭”,那时靠的是精神力量发达,当然,还有武力。“大家庭”的敌人是资本主义,但未见与敌人开战,反而是“家”里面打个不休。今之“地球村”尚无共同敌人,却有“村长”,正如“大家庭”有“家长”。看“村长”对付伊拉克和科索沃,一如当初“家长”管教捷克与阿富汗。除开战争,平常日子里也是“家长”、“村长”占尽便宜。如果说“家长”有时不免为家庭成员做些许牺牲,“村长”就是百分之百只顾自己。你到中国农村走一趟,就会知道在有些地方要想在村里过好日子,必须当村长。原来世界又回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时代,但是那个“王”成了别人,我们变成了夷狄。眼下学孔孟老庄都无用,要学就学成吉思汗、努尔哈赤,村长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睡眠丰胸 水波护面 柔贴绣眉 逼真种眉 漂染红唇 电磁碎脂 高雅雪肌 点穴减肥 纤体瘦身 美体塑身 NM润肤 DNA细胞嫩肤工程 DNA修复暗疮工程 UTN无痕事业 生物除皱 意大利LEM去脂 红校因子美眼 高分子双眼皮 日式双眼皮 欧式双眼皮 自然双眼皮 这些都是美容业最新流行词语,如果你还没听说过,证明你是老土。至于到底这些词语有何含义,你要花钱去实践了才能知道。
  疯牛病 1996年英国人发现疯牛病能传染给人类,这个词语随即流行开来,其流行广度与这种可怕的病的传播成正比。病发于脑,状如痴狂,百医无治。据查起因是长期给牛吃牛内脏制成的饲料。牛原本不吃牛,它们上了人类的当,于不知情中误吃而遭殃。科学尚不能解释为什么人吃人越吃越壮而牛吃牛则吃出毛病来。查人吃人历史,有为养颜而吃胎盘,为滋补吃胎儿,为尽孝割臀饲父母,为充饥不计肥瘦,为赚钱做人肉包子,为复仇剖心挖肝下酒,等等。人性与牛性不同,牛只知奉献,人是善于臭别人能出名,善于踩别人能当官,善于坑别人能发财。依此逻辑,善于吃别人当然身体健康,人与牛同属哺乳动物,而高低立判。相信将来必有治疯牛病灵药问世,那时这个词语自会走下流行榜。
  国际化大都市 可顾名思义,难详细说明,联合国未公布此类标准。若举例,则巴黎、纽约算是。我国有几十个城市也号称是或将要是。不必把我国的与外国的比较,社会主义也事关国际,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大都市。先说“国际化”,外国人,外国车,外国字,外国电影,哪里见不到?再说“大”,论面积我们的城市可以说要多大有多大,急了就把几个相邻城市合为一体,随便就能超过一个欧洲小国家;论人口我们有八亿农民当后盾,怕不吓死洋鬼子?也有传媒提出额外要求,比如经济实力,通讯交通,科技水平,文化教育,环境保护,甚至公共厕所等等,自然有其道理,但不属于中国特色,不必认真。
  荤段子 亦称黄段子,指色情幽默,形式可诗可文,是介乎意淫与肉淫之间的淫语。自古万恶淫为首,为何荤段子这等淫物能在酒席间手机短信息上等光天化日之下流行无阻?淫语之意在淫人际关系,能共享一个荤段子的人就可以共事,才可以共事。其事不见得荤或黄,却离不开灰或黑。原本你是官是商,是文是武,荤段子面前,就只是男人女人了。自由,平等,包括男女平等,女人说开荤段子绝不输男人。当然荤段子构成性骚扰,但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是不肯享受荤段子的人骚扰了别人。就是司马迁先生也不可不准备好几个荤段子以应不时之需,因为对荤段子的态度早已超过性的范围,而关系到对权力对金钱对朋友的态度问题。至于荤段子的艺术方面,则脱胎于明清以降的民谣、笑话,可直接古为今用,亦可略加创新。
  弱势群体 指被压迫者。现代社会里强弱划分应该更多角度,只要有人群处,就有压迫与被压迫。以性角度,则男为弱女为强,所谓阴盛阳衰;以官场角度,则上级为强下级为弱,官大一级压死人;以身体角度,则病残为弱健壮为强;以财富论,则穷为弱富为强;以年龄论,则老幼为弱青壮为强;以国际论,则第一世界为强第三世界为弱;以武力论,则有核武为强无核武为弱。而纯粹的弱势群体几乎不存在,因为你在这个方面可能很弱,在另一方面则可能很强。有下岗职工游行到政府要见市长,而市长大人则可能正因病住院呢。中国是第三世界但是中国有原子弹。沿街乞讨的朋友如果没练过铁沙掌,必拎一条打狗棍。
  世界文化遗产 这是一个关系到巨大名利的词语,因此而广为流行。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第十七次会议通过《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公约》抬出这档子事,并成立世界遗产委员会,每年对申请列入名单的遗产项目进行审批。眼下批准的已有四百多个。中国于1985年成为缔约国,至今已有二十七个项目名列其中,位居第四。从给今人带来的利害看,则建了故宫的皇帝为好人,烧了阿房宫的义军乃是祸首。
  信誉 有信用的人是值得赞誉的。这个词语透露出的现实是只有少数甚至极少数人有信用,其流行标志着世道已经败坏到一定程度。如果说秦始皇烧书并没能把传统的文明烧光,那么土改时烧地契则把传统的信用烧得所剩无几。其后仍然保有信用的人就是圣人,凤毛龙角,平常人只好尔虞我诈。信用是一切道德的基础,全社会的道德水准于是降到海平面以下,我们大力表彰的努力要做到的只是不坏的人。而事实上我们很难做到,因为圣人是五百年才出一个。一个漂亮的姑娘如果不卖淫,一个富有的商人如果不嫖妓,她和他就应该获诺贝尔奖。信用的社会基础是产权制度,创造财富应得到承认。在无此保障的地方讲信用,如缘木求鱼,比出圣人更难。所谓圣则明,圣人应该不是傻子。
  品牌 产品的牌子。这个词语新生于市场经济。产品有牌子则是古老的事了,就像人有姓名。牌子响亮的产品好比名人要人,牌子平凡的产品好比普通公民,牌子臭了的产品好比污吏贪官。说市场经济里的人像商品,不如说商品像人,人是按照自己的习性建立市场经济或其他任何一种经济。在喜欢“学习雷锋好榜样”的社会,优秀品牌怎么会不陷入被假冒的灭顶之灾?
  人权 英语human rights汉译。十七世纪英国人洛克的自然权利和十八世纪法国人卢梭的天赋人权说,是这个词语的童年。1948年第三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是这个词语的成人典礼。1982年中国成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国,是这个词语西风东渐的成功。近年美国与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口水战,是这个词语广为流行的主要原因。2001年5月3日在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的会议上美国落选人权委员会,是这场口水战的结局,也是这个词语退出流行榜的开端。
  链接 电子计算机用语,指页面之间的过渡。比如读书,从某一页翻到另一页,从这一本跳到那一本。其“链”几乎无尽长,可以无穷地“接”下去。所谓虚拟世界在这个词语上与现实世界模拟得最为相似,尽管现实世界里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关系也是无穷无尽。你一口气上网几十天,应该饱餐天下资讯了,下网才片刻又觉得应该知道的还没知道。正如你一辈子活了几十年,应该饱尝人间五味了,闭一闭眼却原来四大皆空。这个词语让你总能发现新事物,也让你叹息太阳底下没有新事物。链接是人设计的,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关系是上帝设计的。上帝设计的人设计了链接,说到底孙猴子还是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
  按揭 英语mortgage的粤语音译,指从银行贷款购物分期还本付息。如今中国人以此法购房与车为多,抵押给银行。这件事对银行来说,有利处是一抵一贷可避免坏账,不利处是没有了把笔一挥贷给某老板几百万就可以拿几十万回扣的痛快。对社会来说,升斗小民要按期还贷怕砸了饭碗,应该有利于人心稳定,但人们又难免要盼望如土改烧地契一样让银行欠单消失。对升斗小民来说,银行贷款算不上高利贷,可是供房供车到底不如供神供佛供祖宗那么容易,即便是无利息,仅仅本钱就压得人扁。最好哪一日来个通货膨胀,一个馒头一万元,少吃几个馒头就OK啦。
  冷战思维 指当年美苏对峙时的意识形态,其思维方式是以“主义”分敌我,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阵营不共戴天。比较今天经济上的全球化,那时其实就是军事上的全球化。冷战思维是全球化思维,敌对双方都要用自己的意识形态一统天下。冷战结束了冷战思维并未结束,只是从军事唱戏变为经济唱戏。经济唱戏要有军事在后台支撑,正如当年军事唱戏也要有经济在后台支撑。那么,意识形态呢?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唯心主义唯物主义,到底谁胜谁败了?不必认真,因为哪个阵营里当权的都是政治家而不是思想家。冷战思维是统治术而不是学术。无论一元化、两极化还是多元化,所谓“主义”不共戴天是假,处于不共戴天是真。
  八十年代人 指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出生的人。这个词语主要流行于文学界,其原版为六十年代人,后又有翻版七十年代人,当然以后每过十年都会产生这么一代人。他们在努力寻找自己的特征,生活中的、创作中的,可是每一位“xx年代人”的特征只是比上一代年轻,又不及下一代年轻。这个词语的创意是希望得到家庭中最小的孩子所能享受的娇宠,无奈父母不计划生育,更小的孩子接连出世,于是只好各领风骚十来年。当然这也足够了,如苏东坡云:“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你还要怎么样?
  民主 自由 这是两个常说常新的词语,又是被人研究得最多的词语,因此必是难说清楚的词语。若用比喻法,则可谓在西方,这两个词语是治世之能臣,在东方,这两个词语是乱世之奸雄。何以故?东西方文化传统不同也。中国有过强盛时代,靠的不是这两个词语。近代这两个词语火爆流行,只见国势积弱马乱兵荒,新中国成立,靠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基本上与这两个词语无关。改革开放以来国力空前壮大,靠中央决策发展经济。如果真实行民主必是六神无主,如果真实行自由必是不知所由。这是实话但不可实说,说明了会吓着外国人,也会吓着我们自己。什么时候才好说呢?等我们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强大了的时候。只要这两个词语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不是落实在行动中,就会有那么一天。
  范式 规范的形式。流行于学术界,是新一代学者为打下权威或准权威地盘而创造的学术用语。有了自己的范式,当然是成大家的兆头,打烂前人的范式,也能出不小的名,至少能成为炒作一番的由头。最好是先打烂前人的范式再建立一个自己的范式,就够资格当博士生导师了。这个词语代表着浮躁学风的流行,上市的论文论著满坑满谷,瓶子没见得一个比一个新潮,酒则是旧酒。或者也有在酒上下功夫的,兑水而已。这已经成为当前整个学术界的“范式”;看去欣欣向荣后起多秀,其实了无建树一片烟花。
  太空战 指在太空进行的战争。美国曾经有过流产的“星球大战”计划,随后又闹起“TMD”和“NMD”,俄罗斯则积极筹建“太空部队”,使这个词语热闹流行。从科技发展的势头看,人类把战火烧上太空是迟早的事了,但是对开这个头的人,历史还是绝对不会原谅他,所谓始作俑者,断子绝孙。据传媒讲,美国军事科研经费占全球总数之80%,钱多得在地球上花不完,只好用到太空上去,造激光炮、航天战机。回想刚过去不久的冷战,那时谁料得到随之而来的是太空战?大约只有科幻小说家。据《圣经》记载,上一次人类遭劫是大洪水,那么这一次必是太空火了,而且为时不会太远。如果人类仍然不至于绝种,惟一的诺亚方舟只能是宇宙飞船。
  网婚 在互联网上虚构的家庭。夫妻双方可能各守一台终端机,不识庐山真面目,也可能鹊桥频渡,生儿育女。可能各是处女童男,也可能各自与已有现实世界的家庭为人夫人妇。可能似露水姻缘三天散伙,也可能学鸳鸯至死方休。可能一老一少红颜白发,也可能门当户对珠联璧合。可能真心相向神魂颠倒,也可能开个玩笑尝个新鲜。可能正好是一男一女,也可能是一对女或者一对男。可能几年几十年无第三者插足,也可能一不小心惹出现实世界中的官司。可能一夫多妻,也可能一妻多夫,更可能多妻多夫。可能巧合了多年失散的青梅竹马,也可能不巧乱伦三侄儿傍上了二姑妈。这件事妙就妙在探人生之大险又不必付出代价,不妙也不妙在不必付出代价,比如打牌不来钱的,玩它干什么?
  倒计时 指反时针、反日历方向计算时间。印象中比较深的是电影纪录片里原子弹试爆,那一刻用的是十位数倒计时。近年这个词语广泛流行于社会,运动会开幕、香港回归等皆用之,酒店开业、晚会开台亦用之。时间是没有数的,到了1就是终点,精确而又明确。时间又是人力无法变化的,无论怎么计时都不会多一点或者少一点。这个词语有着严谨性和游戏性两个极端,从1数到365与从365数到1,给人的感觉是不同,因为打破常规违背习惯,于是就特别了,就刺激了,就时尚了。你可以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要抓紧。”也可以说:“反正进入了倒计时,急什么?”一对新人定下日子要结婚,可能新娘希望那个日子来得快,新郎却希望那个日子来得慢,而那个日子的到来不会快也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