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3年第1期

书屋絮语

作者:澧 人

字体: 【


  春秋有代序,往来成古今。转眼间,《书屋》迎来了她创刊以来的第八个年头。回首往事,不免有一言难尽之慨。其中万万,可待追忆。在此,编辑部的全体同仁谨向关心书屋的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良好的祝愿。
  在当下的世界,各种前现代的、现代的和后现代的因素纷然杂陈,构成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文化奇观。面对诸多知识、思想与学术的汇流,《书屋》并不是笼统地“兼收并蓄”,而是在追求新知的同时更注重守持,坚持弘扬理性和良知。历史证明,文化心理上的浮躁不安往往会带来消极的后果,如果过分地弃旧图新,人类便会陷入自我剥夺的误区。所以,即使是很久以前的思想,只要它们不同程度地反映了人性的实际,我们觉得仍有传承的必要。对于时下学界热衷的后现代主义,《书屋》杂志只是偶有涉及,即便如此,也是因为有关的作者确有个人的研究心得,而不是生吞活剥地贩卖一些概念和术语。
  大凡读书人都有一种共同的感觉,即如果一份杂志的内容严重脱离现实生活,以致“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那就既无法产生阅读的快感和兴味,更不能激发讨论的冲动和热情。自创刊以来,《书屋》一直强调文章的内容要尽可能贴近现实生活,同时在表达形式上提倡朴实亲切的随笔体,追求三两好友围炉夜谈的风致。尽管我们做得还不尽如人意,但这个思路大体是不错的。多年下来,《书屋》讨论了广泛的文化和社会问题,从一个侧面记录了变革时代知识界开拓前行的足迹。
  作为编辑,不断地推出新人新作,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保持《书屋》魅力的重要条件。当然,我们在结识新朋友的同时也不会忘记老朋友。老友新朋竞展才华,方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喜人气象。
  以上这些话,愿与大家共勉。
  (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