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7年第8期

书屋絮语

作者:邵水游

字体: 【


  去年股市大涨,基金也顺势而上,先知先觉者早已赚得盆满钵满,待到大家醒悟,跟风操作,赚钱效应却递减,甚至为负。“所谓利钝者,大约先一着为利,后一着为钝。”市场是按自己的规律在运行,有一只“无形之手”在掌控,利钝之别,由中而发。推而广之,上个世纪恢复高考那几年一直到八十年代末,大学生、研究生都被喻为“天之骄子”、社会栋梁,在尊重知识、以文凭论英雄的年代,这批知识分子最先获利,住的是单位福利房,连找个对象也往往要容易得多。九十年代后,其价值递减。现在博导、教授、博士都在“贬值”,遑论研究生、本科生了。
  市场化、产业化随着经济的洪流肆意漫漶,教育、医疗、住房等无处不以货币资金作为最后的目标,上学难、看病难、住房难成为社会三大公害。仅就看病难而言,社会流传一句俚语:“什么都可以有,就不能有病;什么都可以没有,就不能没钱”,就是此种表征,可以想见最朴实最简单的事实就是生活在当下的常识。古人云“有钱能使鬼推磨”,已经道破,如今则是有钱能使磨推鬼,干吗呢?因为破除迷信多少年了,现在连鬼都找不着了,这也是市场的经验和常态。惊讶的还在于,旧时人与人之间温情脉脉的关系,抑或最美好的男女感情往往附丽在货币资金或潜在的利益转换上。尤其后者,更是显形,感情再好,也难抵利益的扼制或分裂。“求财”则为一路,要生活而已;那么“求情”又是一路,因为物质利益可以与感情“等价交换”,财与情能在残酷的经济面前形成买卖关系。所谓“情是无价宝”,却能以金钱来交换,实际上情感也在“贬值”。
  老辈们都在说:现在的钱不值钱啦。实际上,物价的上涨已超过了收入的增加,导致了货币的“贬值”。到这一步,似乎我们就生活在一个“贬值”泛滥的时代。因此,各种人为的“缩水”现象层出不穷,“等值交换”与“增值效应”几成幻想。对情感价值的肯定与尊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独特性,如若交换正在“贬值”的情感,无疑堪忧。
  “不辨风尘色,安知天地心。”那么退而为之?就是打发时间,过好日子,能在有限的条件下把日子滋润起来。因为只有广阔的精神世界可以抗拒“贬值”,保住内心既定的价值观,内定而应万物。或者,在勤勉的状态下,尽可能地去创造较好的生活条件。除此以外,莫过于神定气闲,眼见也要净,工整而清洁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