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7年第8期

情报人员的命运

作者:孙康宜

字体: 【


  最近看了两部电影,都是有关情报人员的命运的,即德国片《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和美国片《特务风云》(The Good Shepherd)。《窃听风暴》由刚露头角的德国年轻导演兼编剧者Florian Henchel von Donnersmarck 执导,该电影描写1984 年(即柏林围墙倒塌的前五年)东德的秘密警察Gerd Wiesler (Ulrich Muehe饰)如何监视著名剧作家 Georg Dreyman(Sebastian Koch饰)的故事。《特务风云》则由Robert De Niro导演,并由Eric Roth即影片Forest Gump的编剧者编写剧本,电影描写从1939 年到1961年的冷战期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如何通过情报人员Edward Wilson(Matt Damon饰)等人的努力而逐渐成立的经过,其中还涉及美国CIA所发动的古巴猪湾(Bays of Pigs) 事件。就电影的艺术效果来说,《窃听风暴》远远胜过《特务风云》,所以前者频频得奖,而后者却不能算是一部最成功的电影(其致命伤就是太冗长,以至于电影后半部令人感到沉闷)。但就其主题和内容来说,《特务风云》对我的启发更大,因为它牵涉到我所处的民主国家的情报制度问题——既是政治的,也是道德的——以及个人在面临国家利益与个人命运的抉择时,所遇到的种种挑战。所以我希望借着这篇短文谈谈这部有关美国情报人员的电影。
  首先,《特务风云》的主角Edward Wilson自始至终爱国,他相信自己对国家的无私奉献(即对情报工作的专一)乃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关键。该电影原名 “The Good Shepherd”,其本意是“忠于职守的牧羊人”。(所以也有人把这部电影的题目译成《牧羊人》或是《忠于职守》。)“牧羊人”这个名词本来自《圣经》——就如《圣经》中所说,牧羊人有责任照顾他的羊群,所以美国CIA的情报人员——尤其在冷战期间——都相信他们就是照顾国人安全的“牧羊人”。他们大多出身良好,受过高等教育, 其中不少人毕业于耶鲁大学,并曾是耶鲁著名秘密社团骷髅会(Skulls and Bones)的会员。以Edward Wilson为例,他是1939年还在耶鲁上学时加入骷髅会的,后来在一次骷髅会的聚会上,被一位老会员(也是FBI的情报人员)Sam Murach (Alec Baldwin饰)游说而加入情报组织(当时CIA还没正式成立)。不久Edward即被指派监视他当时的诗歌教授Fredericks(Michael Gambon饰),因为据说那位教授有同情纳粹的嫌疑。后来 Fredericks教授被迫从耶鲁辞职,几年后他在伦敦终于被美国情报人员杀死。
  值得注意的是,Edward之所以善于侦探,也特别得到情报主管们的赏识,显然和他很能保密的天性有关。早在童年时代,他目睹父亲自杀,但却本能地将父亲自杀前所写的遗书偷偷藏起来,多年来一直没打开那信,也没公开(一直到电影的结尾,我们才知道原来他父亲是因畏罪而自杀)。所以,Edward那拘谨保密的性格自然就得到了上级的信任。结婚后才一星期(当时他的妻子已经怀孕),他就被派往伦敦主导OSS(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的情报工作——那儿的同事有不少是他从前的耶鲁同学和骷髅会的会员。大战过后, 他又立刻从伦敦被调往柏林,这次的目的是为了秘密招揽德国的精英科学家们(当时,美国和苏联都抢着要招揽德国科学家,唯恐落人后)。等到Edward最后回到美国家中与妻儿团聚时,已是六年以后的事了。他们多年不见,因缺乏联系,两人见面后已有生疏之感,连妻子改名(从 Clover 改为Margaret)之事他都不知道。所以见面的场景特别显得冷冰冰。同时,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六岁),一切都显得十分陌生。
  事实上,Edward与家人的冷淡关系只反映了他那逐渐变得冰冷的心境。这可以从他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多年来他整天独自面对有关情报的影像与录音带,使他已完全将自己冻结在情报的秘密之中。为了国家的利益,他还必须学习善用各种方法摧毁敌人的情报网,并设法逮到敌方的间谍,进而准确地、不留痕迹地“清除”他们。所以,除了有关国家机密的情报之外,Edward对其他事务和人际关系早已不关心。甚至连他对某种女性的偏好,也反映了这种孤立绝缘的心态。我们发现,他所最迷恋、而终身难忘的情人Laura(Tammy Blanchard饰)竟是一个耳聋的女子,是一个听不见外界声音的人。后来,Edward在德国做情报工作时,看见一位女翻译者耳朵上带了一个类似助听器的东西,立刻被她强烈地吸引住,并与她做爱,或许因为那“助听器”使他联想到从前的聋女情人也说不定(其实那“助听器”是收集情报的录音机,那个女翻译本是一名苏联侦探,所以在两人做爱的次日,她就被同党在电梯中杀死了)。总之,男女的关系一旦纠缠在国家情报的利害之中,最为危险,也令人感到无可奈何。然而为了百分之百地效忠国家,情报人员总是必须牺牲个人的情感,甚至自己的“灵魂”。有关这一点,Fredericks教授在临死前曾对Edward提出衷心劝告:“你最好趁可能的时机、趁你还拥有灵魂的时候,赶快远离(情报工作)。”
  然而,Edward并没有离开他的情报岗位,反而在CIA的组织里越爬越高。后来,他的儿子长大进了耶鲁,也成了骷髅会会员,甚至成了CIA的情报人员。有关儿子加入CIA这事,Edward曾极力反对,并对儿子百般劝阻——因为他深知从事情报工作的代价——但儿子却坚决不从,最后还是加入了CIA,这也使得Edward在CIA的处境更加复杂。
  同时,这也就直接牵涉到电影《特务风云》的中心主题,也就是贯穿这个影片的一个中心事件——那是有关1961年4月美国CIA所发动的古巴猪湾事件。原来,CIA的领导层(包括Edward Wilson)早已策划让一群流亡美国的古巴人于4月15日那天突击古巴,企图推翻那正在逐渐靠近苏联政权的卡斯特罗(Fidel Castro)。但没想到,卡斯特罗已先从苏联那儿知道了美国的阴谋,已早有准备,所以当美国的古巴流亡者突击古巴的猪湾时,美方全军覆没,死伤惨重,有些人还因为逃亡而丧生,有些则被卡斯特罗关进监牢。事后,刚上任不久的美国总统肯尼迪(John F. Kennedy)为此感到十分愤怒,因为他相信CIA里头一定有人事先泄密给敌方,否则不会引起此次的灾难。所以总统命令CIA本部立刻进行全面调查,无论如何要查出究竟是哪一位(或哪些)CIA的情报人员把那个突击古巴的消息透露出去的。
  因此,从电影一开头,我们就看见Edward Wilson屡次反复不停地审看一卷影像和录音带, 显然他和同事们都怀疑这些物证和古巴事件的泄密有一定的关联。后来经过一番初步的解读,Edward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影像所录下的是一个白人和一个黑女人的做爱镜头,那女人带有法国口音,有几句话的发音(例如“猪湾”的“猪”字)听起来颇像西班牙语,估计她来自非洲。在做爱的过程中,两人似乎谈到了古巴事件,但言语模糊,无法确定其内容。后来经过一步步的精准考证,Edward和另一位共事者终于在非洲的刚果国境里找到了那两人做爱的房间。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从屋里的陈设可以看出,那个影像中的“白人”就是Edward的儿子。同时他们也查出那个黑女人的真正身份——原来她是苏联派来的女间谍。最后,所有证据都齐全了,果然是Edward的儿子把美国策划猪湾事件的消息透露给那个黑女人的(原来他之所以知道这个有关突击古巴的机密,乃是因为有一次在耶鲁的骷髅会聚会上,他偶尔听到他父亲Edward和一位CIA同事的悄悄谈话)。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