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08年第3期

对“列强”要具体分析

作者:邵 纯

字体: 【


  这像是一篇中学生的作文,其实我已年近古稀了。一个中、小学生时期就应当思考和弄清的问题,到了退休后才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件可悲的事。与我同类者,大概不少。
  读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列强”这个词儿,知道列强侵略中国。列强是指很多侵略过我们的国家,但列强各国都一样吗?它们加害于中国的罪恶是否都相同?我没想过;列强之中有没有对中国也做过些好事的国家?我没敢想过。
  美国是列强之一,我们这代人是唱着“打败美国野心狼”长大的,本人到了年近花甲的时候才第一次对一个美国人产生了点好感,这个美国佬名叫赫尔利。此人在抗日战争时期作为美国总统的特使到中国来过两次。我为什么对此人产生了点好感?是因为马寅初。
  我特别敬重马寅初的人格和贡献,但感到已有的马寅初传记虽各有其价值,但有些根本不该回避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作者没敢写,还是出版社不敢出?因此我决心写一本新的《马寅初传》。别人写过的内容,我不再重复,力求补充一些新的、有价值的东西,历史唯求真,像写文艺作品一样,细节很重要。因为这件事,马寅初的次子马本初先生成了我的良师益友。他住在马寅初故居北京东总布胡同三十二号,那里成了我多次拜访过的地方。
  1998年4月下旬,我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第一次拜访本初先生就连续谈了三个半天。他生于1926年春节那一天,比我年长十四岁。此后我每到北京必定拜望这位温文尔雅的长者。本初先生给我讲了(包括大量的书信)许多关于他父亲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其中有一个问题是:抗日战争中,马寅初在重庆多次演讲,抨击宋子文等人发国难财,蒋介石对马寅初软硬兼施,马寅初针锋相对,因此1940年12月6日马寅初遭到逮捕,关进了贵州的息烽监狱,8个月后转押到江西上饶集中营。本初先生告诉我,中共想营救马寅初是事实,但蒋介石不买账。后来日本侵略军逼近江西,马寅初被转移,经福建拐到桂林关押。1942年8月,马寅初从监禁中被释放,到重庆后虽被软禁,但其处境毕竟比在牢狱中好多了。蒋介石为什么这样做?真相鲜为人知。真实的原因是马寅初在美国留学时,与后来的美国政要赫尔利是同学。赫尔利到中国后明确要求蒋介石释放马寅初。蒋介石处处依赖美国,不敢得罪赫尔利,只好释放了马寅初。听了这个真实的故事后,我心里想:美国的政要中也有人为中国人做过点好事呀,过去是不敢说,还是不愿意说出真相?
  不久,我又对另一个美国人产生了好感,他就是司徒雷登。1960年《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出版,当时我二十一岁,读了《别了,司徒雷登》这篇文章,再看了此文的“注释”,我确认司徒雷登是个大坏蛋。此“注释”说:“他一向是美国对华文化侵略的忠实执行者……”三十多年后,我因为写林则徐的传记,有幸结识了三位林则徐的后裔,他们是亲姐弟,按年龄的顺序说是傅秀(2001年病逝)、林子东和凌青(原名林墨卿,曾任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在这三位长者中,我和现年八十七岁的林子东老大姐最熟悉,熟到无话不可对她说的程度。她告诉我,他们姐弟三人,都曾就读于燕京大学,都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参加新四军的。她说燕京大学的学生中许多人参加了共产党,有人把燕京大学形容为“红色堡垒”,诸如黄华、龚澎、周南……都曾是燕京大学的学生。至于燕京大学培养出来的杰出学者和科学家就更多了,如物理学家袁家骝、医学家吴阶平、文学家许地山、历史学家何炳棣……林子东说:“司徒雷登是真正的中国通,讲起话来子曰诗云,引经据典,不但精通中国的普通话,而且会说杭州、南京等地的方言。”言谈间对她的老校长钦佩而又怀念。我问她:“您为什么弃学从军?”她说:“为了抗日。”我又问:“那为什么不参加国民党的军队,而投奔了共产党?”她说:“《西行漫记》这本书对我影响很大,而斯诺曾担任过燕京大学的教师。”据《司徒雷登与中国政局》一书第六页介绍,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代表团共二十一人,其中有七位曾是燕京大学的学生。燕京大学成立于1919年,司徒雷登出任校长共二十七年之久。他的办学方针与蔡元培先生如出一辙,主张兼收并蓄,因此在蒋介石1927年清党、屠杀共产党人的白色恐怖中,燕京大学校园中可以自由地阅读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外文版)。啊,原来如此!
  1996年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纂出版的《毛泽东文集》第五卷中有《黄华同司徒雷登谈话应注意的问题》一文,此文关于司徒雷登的“注释”中删除了毛选注释中一切对司徒雷登的指责。司徒雷登出生在杭州,其父母都安葬在杭州。两年前,杭州市的“司徒雷登故居”已对外开放,并由黄华题了字。从1919年至1952年燕京大学存在了三十三年,为中国培养了近万名高级知识分子。司徒雷登先生一贯支持中国的抗日斗争和抗日战争,“九·一八”事变后,他亲自带领七百多名燕京大学的学生在北京海淀的大街上游行,宣传抗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司徒雷登坐了日本人的牢狱,直到1945年才获释。1946年至1949年中国的内战中,他被马歇尔选中,当了美国驻华大使,执行了美国政府的亲蒋政策,这是他的不幸和悲剧。但是,作为美国驻华大使,他写出的最后一笔是应当肯定的:当解放军即将攻克南京的时候,苏联驻华大使馆跟着国民党迁移到广州去了,这等于给蒋介石打气,而司徒雷登却留在了南京,准备和中共新政权接触。美国大使这样做,也影响了其他一些国家的大使没有跟着国民党跑。由于毛泽东公开宣布对苏联实行“一边倒”的政策,他只好回到并不欢迎他的美国去了。司徒雷登先生在中国生活了五十年,功大于过,应算是我们的国际友人。看了他的传记后,我喜欢他、敬佩他。
  200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我从报刊上得知美国的空军在中国战场上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他们战功卓著,自己也牺牲了许多优秀的飞行员。去年我读了一本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日本简史》,从这本书得知,二战中日本的海、空军基本上都是被美军消灭的,这对中国的抗日战争自然是很大的帮助。
  时代在变化,人们的历史认识也在变化。在中国社会,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总的发展趋势是不断地去伪存真,尽管还有不少禁区,其实人们心里也明白,说出真相总是需要些时间的。
  关于列强侵华的历史,我看要进行具体分析。首先要说明列强都包括哪些国家?我想,基本上就是八国联军那一拨,即日本、俄国、德国、法国、英国、美国、意大利、奥地利。葡萄牙占澳门,先是租占,1887年强行占领,也是列强之一(荷兰和西班牙占领过台湾,被郑成功打跑了,这不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事件,它们可不计入列强之中)。这样算起来,列强者,共九国也。
  在这九个属于列强的国家中有三类情况:
  一是对中国只干过烧杀掳掠之类的坏事,无善可言。这一类侵略者首先是沙俄,他们掠夺了我国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早已成为事实。十月革命后列宁曾宣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结果根本没有兑现。再一个就是日本,在明朝的时候,日本的“浪人”就曾大肆入侵中国的沿海和内地,最后被戚继光打跑了。从1894年的甲午战争到1945年日本投降的半个世纪中,日本杀害的中国人最多,从我国抢走的财富最多,这是举世皆知的。如果说日本对中国也有过帮助的话,就是鲁迅先生那一代人去日本留学的中国青年很多,蔡元培先生也主张以日本为桥梁向欧美学习先进文化。
  第二类列强是那些发达的欧洲国家。他们侵略中国,做了许多坏事,但是在侵略中国的过程中,不是主观意图,而是在客观效果上给中国落后的经济、文化、科学技术带来了好处。比如“电”,电的传入极大地改变了中国的一切方面,如果没有电是不可想象,不可思议的。直到如今我还经常想一个问题——是什么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使中国有了第一台发电机?应当为发电机的传入树碑立传。我还经常想到西医的传入,这是何等重要的大事啊!我常想,中国古代宫廷上朝的时候,包括皇上在内,文武百官,很可能大都是些没牙佬。因为中医可治百病,唯独没有镶牙的技术,牙科或口腔科都是西医。除了科学技术之外,欧洲发达国家的政治,对中国也不是没有带来一点好处,比如制定宪法,这是天大的政治,而宪法不是中国的创造,是从西方学来的。
  第三种列强我指的是美国。美国欺负过中国,如《望厦条约》是个不平等条约。但是美国也帮助过中国。比如容闳带了一百二十名幼童到美国留学,其中出现了詹天佑这样的“中国工程之父”,还有唐绍仪、蔡廷斡、吴仰曾……他们共回国九十五人,是中国近代化的一代风流。如果说容闳是自己跑到美国去为中国培养人才,那么司徒雷登就是自己跑到中国来,先是以传教为业,后是以办高等教育帮助中国了。在我们的历史博物馆里,容闳和司徒雷登应并列,他们都是先贤。至于与中国人民一起抗日,就更应当充分肯定。过去只字不提,对不起人家,也造成了我们的无知和偏见。
  对列强要具体分析,如果我是历史教师,就这么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