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3年第10期

黑馒头白馒头

作者:霍忠义

字体: 【



  我小时候家里穷,粮食奇缺,平日常吃粗粮,细粮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到。
  那时,奶奶70多岁了,身体不好,需要精心照顾,每次妈妈蒸馒头时,总要特意给老人做几个白面馍,那是不准我们姐弟几个吃的。有时,奶奶吃不下,就留给年龄最小的我,但我不敢吃,除非妈妈点头同意。
  上小学后,早上带馒头用来课间充饥成了许多农村小孩子的习惯。
  一天早上,我到厨房,屋里很黑,胆小的我匆匆忙忙摸黑抓了个馒头塞进书包去了学校。
  两堂课后,看看同学都取出馒头吃,我也连忙拿出馒头,但我却怔住了:那是一个白馒头。
  尽管很饿,我还是将馒头塞回包中,看着其他同学吃得津津有味,我不停地咽唾沫。接下来上课,我一点也听不进去,头脑被白馒头占满了,肚子饿得咕咕叫,我一次一次想把馒头拿出来吃掉,但终于忍住了。
  放学回到家中,我立即被妈妈按住揍了一顿,然后问我是不是偷吃了白馒头,我一脸泪痕地从书包中取出馒头举给妈妈说:
  “早上拿错了,我没敢吃,又拿回来了。”
  妈妈一把将我揽进怀里,泪水扑簌簌溢了一脸。
  日后看到一句名言:战胜别人易,战胜自己难。我很自然地想起当时自己强忍饥饿咽唾沫的情景。
  
  文/周游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