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2期

魔高一丈

作者:许海维

字体: 【



  日本松下公司准备从新招的三名员工中选出一位做市场策划,于是,对他们例行上岗前的“魔鬼训练”,予以考核。
  公司将他们送往广岛,让他们在那里生活1天,按最低标准给他们每人1天的生活费2000日元,最后看他们谁剩的多。
  剩是不可能的,一罐乌龙茶的价格是300元,一听可乐的价格是200元,最便宜的旅馆一夜就需要2000元……也就是说,他们手里的钱仅仅够在旅馆里住一夜,要么就别睡觉,要么就别吃饭,除非他们在天黑之前让这些钱生出更多的钱。而且他们必须单独生存,不能联手合作,更不能给别人打工。
  第一个先生非常聪明,他用500元买了一副墨镜,用剩下的钱买了一把二手吉他,来到广岛最繁华的地段———新干线售票大厅外的广场上,演起了“盲人卖艺”,半天下来,他的大琴盒里已经是满满的钞票了。
  第二个先生也非常聪明,他花了500元做了一个大箱子,上写:将核武器赶出地球———纪念广岛灾难40周年暨为加快广岛建设大募捐,也放在这最繁华的广场上。然后用剩下的钱雇了两个中学生做现场宣传讲演,还不到中午,他的大募捐箱就满了。
  第三个先生真是个没头脑的家伙,或许他太累了,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找了个小餐馆,一杯清酒和一份生鱼一碗米饭,好好地吃了一顿,一下子就消费了1500元,然后钻进一辆被废弃的丰田汽车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广岛的人真不错,两个先生的“生意”异常红火,一天下来,他们对自己的聪明和不菲的收入暗自窃喜。谁知,傍晚时分,厄运降临到头上,一名佩戴胸卡和袖标、腰挎手枪的城市稽查人员出现在广场上。他扔掉了“盲人”的墨镜,摔碎了“盲人”的吉他,撕破了募捐人的箱子并赶走了他雇的学生,没收了他们的“财产”,收缴了他们的身份证,还扬言要以欺诈罪起诉他们……
  这下完了,别说赚钱,连老本都亏进去了。当他们想方设法借了点路费、狼狈不堪地返回松下公司时,已经比规定晚了一天,更让他们脸红的是,那个稽查人员正在公司恭候。
  是的,他就是那个在饭馆里吃饭在汽车里睡觉的第三个先生,他的投资是用150元做了一个袖标、一枚胸卡,花350元从一拾垃圾老人儿那买了一把玩具手枪和一脸化装用的络腮胡子。当然,还有就是花1500元吃了顿饭。
  这时,松下公司国际市场营销部总课长宫地孝满走出来,一本正经地对站在那里怔怔发呆的“盲人”和“募捐人”说:“企业要生存发展,要获得丰厚的利润,不仅仅是会吃市场,最重要的是懂得怎样吃掉市场的人。”
  
  文/司志政摘自《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