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3期

作者:李 黎

字体: 【



  那年我在美术学院进修,学油画专业。学画需要模特,校方有专业模特提供,当然要价不菲。我们宁愿自己去找,因为非职业模特往往带着生活的痕迹,可以激发我们的灵感和想像力。更主要的是找非职业模特比较节省,还容易沟通,画起来比较舒服。模特的出场费通常由每个宿舍的同学轮流凑。
  有一阵子我们上素描课,整天画手。各式各样的手摆在我们眼前,然后提笔将手的千姿百态凝固在纸上。有一天上课,班长领进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大概有四十来岁,衣着朴素,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的手插在破旧的衣兜里忸怩着,神色有些慌乱。可以想像:油彩、画家梳着怪异长发衣着光鲜的我们,对她完全是个陌生的世界,而她对于我们,也完全是陌生的,当然这并不重要,我们需要的只是看她的手。
  在班长的催促下,她迟迟疑疑地伸出了手,按我们的要求摆在树根制作的托盘里。我们望见那手时,一下便惊呆了。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粗糙怪异的指骨、青筋盘亘的瘦削的掌面、浸着泥垢的冻裂的疮口、触目惊心的疤痂……大概是我们的目光灼痛了女人的手,她原本面无血色的脸颊蓦地腾起一片红晕,手又怵怵地缩回袖里去了。我们不是讲好了吗?班长不满地说。她呆了一下,垂着头又慢慢把手伸出来。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我们一面作画一面猜测那双手上发生过的故事,惟有太多苦难的经历才能雕琢出那样一双苍凉无比的手!女人慢慢适应了画室里的气氛,很快便神色坦然了,她的目光变得柔和而沉静,汇聚在冥冥之中的一点上,她在想什么呢?
  窗口的阳光缓缓地游移在她的手上,那双原本粗糙僵硬的手忽而焕发出母亲所特有的柔韧的光辉来,那光影忽变的一瞬,几乎惊掉了我手中的画笔,从周围同学错愕的神色中,我明白不止我一个人被这双普通而又神奇的手深深地打动了。
  女人的手接过班长塞给的50块钱时,她的神情再次局促起来,然而眸子却闪烁着幸福的光彩。她向我们一一道谢,说没想到光坐一下午就能赚那么多钱。她特别真诚的态度倒令我们这些人不安起来,其实那点儿钱还不够我们吃一顿肯德基的。目送着在夕阳下缓缓离去的女人,我们猜测着她怎样支配攥紧在手里的那一点钱。
  夜里几个人的床铺吱吱作响,黑暗中,班长咽唾沫的声音异常地响:明天我们还找她吧!班长说。
  第二天,如是。第三天,如是……
  每当她从班长手里接过50块钱,千恩万谢地把钱紧紧攥在手中离去的时候,我们感受着她的幸福,不只是单纯意义上的施与受了。我们的素描课成绩大多得了A。
  一天,女人没有来。没人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各处寻不见她,我想,她是找到了更好的工作,至少,在这间画室里面,我们与她都曾经是幸福的。当然,她不知道,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我们的素描课程就已经结束了。
  
  文/李丽摘自《百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