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3期

奇迹在100米远的地方

作者:谢艳霞

字体: 【



  一九八六年春,我在西北的一所大学里念考古学专业。
  我的志愿是报考我们这个专业最权威的导师杨教授的门下。杨教授早年毕业于北大的考古学专业,已经从事考古工作三十多年了。就连系主任提到杨教授,脸上也是一种少有的景仰表情。可是听说杨教授有很多的学术选题要做,还经常在外实地考古,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来带学生,而且,对现今学生的学习态度和素质,他也表示很失望———
  我有些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如果是在对诸多学生的挑选中放弃了我,我至少还有努力的机会。而若是根本没有招研究生的打算,我再如何争取,恐怕也是无力回天。
  那时候,我们考古专业有一个野外考古兴趣小分队,自己定选题,然后向学校申请一定的经费,就召集全校有兴趣的学生一起去。临放寒假的时候,我们在兰州城外发现了战国时期的一个战事遗址,因为地点的偏僻和落后,很多古迹都保存得相对完好。于是我们就申请了这个项目,报到系上后,批了。大家很意外,因为临近毕业时的申报项目一般是很难批的。领经费的时候教务处的老师说了:这次考古活动是一次大的活动,学校很重视,系里会派一个指导老师带你们一起去,学校还会另外组织别的考古队出去……
  指导老师、我以及班上的另外3个同学一行5人出发。那时,兰州地区刚下过大雪,出得城后,真是一马平川,四野皆白。大家又正青春年少、一腔热血,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也算给自己四年的大学做个总结。到目的地之后,白天就是分头开始紧张的搜寻和采集工作,晚上住进了临时帐篷,相互交流和学习白天的收获。
  第5天的时候,下了一场更大的雪,这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大家觉得这样的地表情况根本不可能开展采集工作,讨论决定不要出去了。我觉得是困难了点,可是时间那么紧,一个星期的野外考古活动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呆在帐篷里可是什么也干不了啊。我还是坚持一个人出去了。
  那一次,我迷路了。你要知道大雪天气里迷路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因为没有参照物,手中的地图根本就不起作用。不知不觉四周就黑了下去。四年专业课的学习加上数次实习经历,我早已学会了不紧张、不恐惧。拿着指南针,背着背包,我慢慢往前。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过去了,手表的指针愈来愈快,而我却发现背上愈来愈凉———按地图的指示,我早应该到达目标营地了,可四周除了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我突然感到害怕了,甚至有些绝望。是走错了方向么?那我现在究竟走到哪儿了?离营地有多远?一个个问题接踵而来,而夜幕渐渐降下,方向愈来愈深不可测。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我居然看见风雪中有一个人影。
  “喂!你好!我是兰州大学历史系的学生。我们过来……”
  “哦,这么大风雪路都认不清,该呆哪就呆哪啊!”听口音,是位上了岁数的人。
  “您知道怎么走出去不?”
  “知道走出去你还能看得见我?哈哈,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今晚要留在这里啦!”我本来是准备仗着自己年轻,体力好,能熬过这夜,等雪停之后再找回营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