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5期

红色运动衫

作者:(美)马克·哈格

字体: 【



  康威老先生叫我去他那里一趟。我猜想他叫我去无非是为了一件家务杂事。老先生叫我把他的一双旧鞋送到城里吉特勒先生的鞋店修理一下。
  就在我等着他把鞋脱下来时,一辆小轿车开过来,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男孩从车里下来,想要点水喝。当我递去水杯时,小男孩身上的红色运动衫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我所见到的最漂亮的运动衫,运动衫前面印着一只蓝色的大角麋鹿。
  康威先生的两只小狗咬起小男孩的鞋带,我问他运动衫是从哪儿买的。他告诉我是在城里的商店买的。
  康威老先生用报纸将旧鞋包好。拿出1元4角5分钱对我说:“对不起,孩子,我没有零花钱给你了,实际上这是最后一点钱了。”
  我回到家后,说服妈妈,告诉她那件运动衫有多棒,没一会儿,我就向妈妈要了3块钱。
  我到了城里后,先到小男孩告诉我的那家大商店,毫不犹豫地买了一件运动衫,立即穿上。在吉特勒先生的鞋店,我将鞋放在柜台上,他摇摇头:“没法再修了,鞋底全坏了。”我站在街角抱着鞋等了一会儿,好像看到老人在他那小屋里赤脚等着我,我想那双鞋子可能是世界上他最亲近的东西了。
  我又一次站在商店的门口。我只剩下1元4角5分钱了。我把运动衫脱下走进商店。
  “我打算不要这件运动衫了,我想买双跟这鞋一样大小的鞋。”我向售货员说明为什么想要买这双鞋以及老人的鞋不能再修了。“我认识那位老先生,他来过几次。”售货员和颜悦色地说,“他常想要双软点的鞋子。”他转身拿出一双,我看到盒子上标价:4.5元。“我用这件运动衫再加上1.45元买了那双鞋子。”售票员没说什么,拿来长腰袜子,放进鞋里,用旧报纸将鞋包好。
  我打开报纸,那双崭新的软皮鞋呈现在康威先生的面前。我看到他那双大手不停地抚摸着那双软皮鞋,泪水从他的面颊流下来。他站起来,走过去从枕头下拿出一件印有大角麋鹿的红色运动衫。
  “我早上看到你眼睛盯着这件运动衫,当那父子两人打猎回来,我跟那孩子说用小狗换他的运动衫……”
  我长久地抱着老先生的脖子,然后冲进那间小屋,去给妈妈看我身上这件印有骄傲的大角麋鹿的红色运动衫。
  
  文/赵莹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