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5期

唐古拉山在前面

作者:罗文海

字体: 【



  1996年,我军校临近毕业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下部队实习,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青藏高原。作为一名汽车兵,年轻气盛的我心中有一个梦,那就是与我钦佩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高原汽车兵们上一趟青藏线,征服一回唐古拉山。因为我在许多书上看到人们都把唐古拉山比喻成“魔鬼”、“鬼门关”,说那儿的高原反应和恶劣的环境随时都有可能把人打倒,把车掀翻,这更增强了我去征服的欲望。
  我如愿到了青藏兵站部汽车三团的九连实习。第一次上青藏线,我被安排坐在了九班长的车上。班长是一个河北人,11年的老兵了,脸上写满高原的沧桑,头顶上光秃着高原的无情,三十岁的人看上去像一个小老头。初次见面我最佩服他能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因为我正常走路的时候都有点气喘吁吁,感觉空气中氧气含量不够,而他吸进去的空气中还能掺杂大量的尼古丁,他的肺真是“特殊材料”做成的。
  一路上,我激动的老是缠着班长问唐古拉山的轶事,班长则耐心地给我讲着一个又一个唐古拉山的传奇故事。
  车队在五道梁兵站吃完中饭后,我把照相机再检查了一遍,一上路我就缠着班长让他告诉我什么地方是唐古拉山。因为车队进了昆仑山后,围着险峻尖挺的雪山转来转去,你根本就不知道哪儿是主峰。正如“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样。
  车外雪花飞扬,狂风肆虐,能见度很低,汽车缓慢地爬着。我非常兴奋地期待着,期待着把自己的青春定格在唐古拉山上。不料,我的头开始有点发涨,呼吸感觉有点困难,是高原反应光顾我了。班长一边叭嗒着香烟,一边给我讲唐古拉山的故事,讲得眉飞色舞。我知道这是青藏线上汽车兵永远新鲜的话题,但是我没有兴趣听下去了,我不停地问他:“唐古拉山到了吗?”班长转过头来,看到了我有气无力的样子,赶忙把烟熄了,递给我氧气袋,笑眯眯地对我说:“唐古拉山在前面,还远着呢!”我看了看表说:“不对呀!应该到了啊!”班长仍笑呵呵地对我说:“我骗你干什么?”
  一路上,我仍不停地问班长:“唐古拉山到了吗?”班长不停地回答我:“唐古拉山在前面,还远着呢!我知道你难得来一趟,到了后,我肯定会停车让你下来看看的。”
  不知不觉汽车到了安多兵站,我才知道唐古拉山已经过了,我第一次翻越唐古拉山的壮举就这样结束了。我很恼怒地问班长:“你为什么要骗我?”班长一脸坏笑的对我说:“我怕过唐古拉山的时候,给你心理上增加负担,使你的高原反应加重。许多人为什么征服不了唐古拉山,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一听到它的魔力,心理上就产生了一种恐惧感,越是知道快靠近它了,那种恐惧感就越强烈,从而还没上去就自己在心理上击倒自己了。”
  确实我当时已得了轻微的高原反应,真要是让我知道就快到唐古拉山了,我肯定会很紧张的,那样高原反应就会加重而不可想像。是班长的“骗局”使我一直以为唐古拉山真的还在前面,离我很远,使我仍保持着平常的心态,不知不觉战胜了它。
  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感激。班长拍拍我的肩膀说:“别伤心,回去的时候我一定告诉你。”
  后来的生活中,我一直记着班长的那一句话:“唐古拉山在前面,还远着呢!”当我遇到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时,我始终保持着平常的心态去征服它们,因为我认为:“唐古拉山在前面,还远着呢!”
  
  文/罗洁摘自《微型小说选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