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5期

她值五十头小羊羔

作者:穆里尔·巴士曼 艾草译

字体: 【



  当我们最小的妹妹出生时,我的弟弟6岁,我8岁。在那之前,我总是以“大姐姐”自居,而我的弟弟总被当作“小宝宝”。
  妹妹的到来令我俩惊奇万分。在那些日子里,不再有人担心我们的姐弟之战,也没有专家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这所房子里的新孩子,尽管我们有贤明而又慈爱的祖父母。
  婴儿的出生使我激动又兴奋,我喜欢抱着她,帮助妈妈照料她。但是,弟弟的感觉却与我完全不同。他只是飞快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离开了。他宁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独自消磨一个晚上。当我走到他的房间试图让他与我一起做游戏时,他也是把脸转到一边,看着别处,“他们为什么要弄来那个小孩子呢?”
  那天晚上迟一些时候,祖父过来看那个新生婴儿。他抱着她对我弟弟说,“你知道吗,她很像我喂养的那头温顺的小羊羔。我得经常喂它食物,好好照顾它,就像你妈妈照料这个小婴儿一样。”
  弟弟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宁愿要那头小羊羔。”虽然很低,但已足以让祖父听到。
  虽然在我看来,我的祖父当时已经很老———至少已经60岁,我想,他的听力很好。他听到弟弟低声咕哝的那句话了。
  “好吧,”祖父说,“如果你宁愿要一头小羊羔,也许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明天仍然愿意与我交换,我们就成交了。”
  我看见祖父冲着妈妈眨眨眼睛,不过也许是我弄错了———祖父从来不对任何人眨眼睛。
  祖父离开之后,妈妈给弟弟读书上的故事。他在妈妈身边蜷缩着躺下,她为他读了很长时间。
  他一直在看着那个婴儿。当妈妈去拿一片尿布的时候,她让他抱着他的小妹妹。妈妈回来时,弟弟正轻轻地抚摩着小婴儿那一头乌黑光滑的头发。他握着她的小手时,她则抓着他的手指。
  “妈妈,瞧!她正抓着我的手呢!”“当然,她知道你是她的大哥哥。”妈妈微笑着。他把小婴儿又在怀里多抱了几分钟。当到了该就寝的时间,他似乎高兴一些了。
  祖父果然遵守诺言,在第二天晚上如约来到我们家,把我的弟弟喊到面前,对他说:“噢,你决定用婴儿与我交换一头小羊羔吗?”
  我的弟弟似乎很吃惊,他没想到祖父仍然记得那个契约。“她现在值两头小羊羔了。”
  祖父对这个违约的行为似乎感到吃惊。他说他必须仔细考虑一下,明天晚上会再来商讨这件事。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和弟弟多半时间都待在家里,看婴儿洗澡,看她睡觉。抱她、逗她。那天,弟弟抱了她有3次之多。晚上,当祖父来看我们并且把他叫过去谈话的时候,他看起来忧心忡忡。
  “你知道,我今天一整天都在考虑我们订下的那份有关用婴儿交换小羊羔的契约,你的要求实在太令人为难了。不过,我想那个婴儿也许值两头小羊羔。我想我们可以达成交易。”
  弟弟稍稍犹豫了一下。“她现在又长了整整一天了,我想她值5头小羊羔了。”
  祖父看起来很震惊,他慢慢地摇了摇头。
  “我想回家去,把你的提议再认真地考虑考虑。也许,我还得与我的经纪人商量一下。”
  过了一会儿,祖父离开了。弟弟似乎闷闷不乐。我想让他和我一起玩游戏,可他走进妈妈的房间,把那个婴儿在怀里抱了很长时间。
  星期天,祖父在下午很早的时候就来了。他告诉我的弟弟,他来得有些早了,因为如果他要围捕5头小羊羔,而且还要为婴儿准备一个房间,那么他就必须早一点开始。
  弟弟深吸了一口气,直视着祖父的眼睛,发表了一个声明:“这个婴儿现在值50头小羊羔!”
  祖父不相信似地看着他,摇着头:“恐怕我们得撕毁协议了。我不能用50头小羊羔去交换一个婴儿。我想你只好自己保留她,并且帮父母照料她了。”
  弟弟转过脸,我看见了他脸上轻松的笑容。而同时,我确信自己真的看见了祖父在向妈妈眨眼睛。
  
  文/任露摘自《爱情•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