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5期

母爱的“传呼”

作者:曹政军

字体: 【



  一日,我接到一位远在广东的朋友打来的电话,他以无比悔恨的心情告诉我一个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有一年除夕,在外奔波的他关了手机,只开了呼机。午夜,忽然接到一个传呼留言:“独在异乡为异客,生意第二,身体第一。祝春节愉快。王小姐。”在这阖家团圆之时,漂泊在外的他接到这样一个传呼,心里感到特别温暖。他开始猜想是谁打来的,可想来想去也没想出能有哪个姓王的异性朋友会为自己在此刻打来这样一个特别的传呼。
  按理说这是一个平常的传呼,可在除夕之夜就有些特殊了。他开始翻通讯录,但翻来翻去仍没有想出那个王小姐是谁。于是他决定,凡是姓王的异性朋友,不管年龄大小,都打个电话过去,一旦找到这个人,以后自然要高看一眼。无奈朋友的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却没有一个人说给他打过这个传呼。朋友也够犟的,把电话打到传呼台请求帮助查询,仍没有查到。朋友只好做罢。但临睡前他的传呼又响了,还是那句留言,还是那个王小姐打来的。良言一句三分暖,朋友顿时感到心里热乎乎的,刚才还被异乡的孤独纠缠着的阴郁心情一下子变成了无比的灿烂。当时朋友正准备与一家大公司谈一笔很大的业务,这笔生意直接决定着他今后的发展壮大之路。由于朋友心情愉快信心倍增,这笔生意很顺利地就谈成功了。当他急于想把成功的喜讯告诉远在西北的家人时,电话那头的亲人早已泣不成声。原来除夕之夜母亲的心脏病间歇性发作,送进医院后家人要打电话叫他坐飞机回来,却被母亲劝住了,理由是:“儿子马上就要谈判,不能影响他的事业。”弥留之际的母亲用残喘的声音给他打了两个传呼,打完传呼后母亲就在痛苦中闭上了眼睛。
  朋友把故事讲到这里时,在电话那头已是语气哽咽:“传呼台的小姐把‘女士’误写为‘小姐’,而我查遍了通讯录,就是没有想到我母亲也姓王。我母亲也曾美丽过,也有过被人称为‘小姐’的青春岁月,但我却从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我后悔自己没在母亲病危时见上她一面,没有对她说一声‘母亲,在我心目中您最美’。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放下电话,我陷入了沉思。在这个喧闹、追求时尚的时代,我们越来越刻意关注自己伴侣的美丽。可有谁又曾想过自己的母亲也曾年轻美丽过,更有谁又曾静下心来体味过饱经沧桑的母亲对子女们厚实凝重的爱———无论何时何处,无论何处何地。
  
  文/白国宁摘自《青年生活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