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5期

栀子花香

作者:佚 名

字体: 【



  母亲去世后,父亲老得很快。
  没有栀子花了。父亲喃喃地说。
  我知道父亲在说什么。母亲在世时,每到栀子花开时节,母亲每天都会从外边买好多的花回来,父亲总是满脸的喜悦。
  我问母亲,世界上那么多花,父亲为什么偏偏喜爱栀子花?
  母亲看我不再是小孩子了,母亲知道自己患了绝症,才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原来,父亲与母亲的婚姻是包办的,在婚前根本没见过面。父亲对包办的婚事很不满,即使所在的部队路过家门,硬不回头看一眼。
  就在那次路过家乡的时候,父亲被敌人的炮弹炸伤了眼,被安置在一位老乡家里。老乡的女儿以女人特有的细心与温情照顾了父亲。父亲是裹了纱布跟部队一起走的。临走时,老乡女儿折了一捧栀子花放在了父亲的担架上。父亲没见过那女孩,但父亲从此永远不能忘记那个和栀子花一样清香的女孩。
  其实,你父亲不明白,那个女孩……就是我!母亲说。
  那您为什么不告诉父亲?
  告诉他他会相信吗?其实让他心里留着点永远值得回忆的东西,他会活得更好。
  母亲去世后,父亲的情形让人堪忧,许多长辈提醒我———你得让他心宽一点……
  有一天,我买了一大桶栀子花抱回家。父亲眼里盈满了泪,开始讲述那个与栀子花一样清香的女孩的故事。
  也许是为母亲鸣不平,我终于叫了起来,那是我母亲!
  父亲惊讶地看着我,说,你也……知道?
  这下轮到我惊呆了。
  我早就知道是你母亲,可我不想说明。
  我望着父亲苍老的面容,突然有种深深的感动,母亲和父亲共同度过风风雨雨的几十年里,一直有种暗香,栀子花的暗香深深地浸透在他们共同的岁月里。
  
  文/赵明摘自《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