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12期

战胜厄运的力量

作者:方冠晴

字体: 【



  他是一个民营企业家,他的事业非常成功,然而,生活给予他的,却是接二连三的厄运。
  他曾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他爱女儿胜过爱自己的生命,然而,女儿6岁那年的一天,妻子因事耽误了到学校接女儿的时间,结果,一个自称是他朋友的人从学校将女儿接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家。他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寻找女儿,最终一无所获。
  那种切肤之痛险些让他丧失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但他明白,妻子的悲伤更甚于他,何况还有深深的自责在折磨着妻子,那是深入骨髓的锥心般的痛苦啊!所以他只能将悲伤埋在心里,强打精神去抚慰妻子。他从失女之痛中挺了过来,妻子也挺了过来。
  后来妻子又为他生了个儿子,夫妻俩将对女儿的思念和爱都倾注在儿子身上,视儿子为掌上珠心头肉。他发誓,要给儿子世界上最美好最安全的幸福。失女之痛也随着儿子的成长渐渐淡去,最后结成心底的一块伤疤,平时,夫妻俩都不轻易地去碰触它。
  这期间,他的公司遭受了几次毁灭性的打击,他几次濒临破产。危机降临的时候,他十分清醒,一旦自己破产,给妻儿以幸福的诺言将如蒸发的水。所以他以百倍的坚强与韧性,应对接踵而至的危机,结果,每一次他都化险为夷。
  但是,在儿子满7岁的那一年,他的公司遭受了灭顶之灾,一次错误的投资决定,让他的公司陷入了瘫痪。他夜以继日,施展浑身解数应对危险,一连十多天未曾归家。他的妻子心疼他,于是开着车载着儿子到公司里看他,然而,在赶往公司的途中,一起车祸,让妻子和儿子与他阴阳永隔了。
  这对他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打击,公司危在旦夕,而他仅有的两个亲人又撒手人寰,一时间,他的精神崩溃了,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在极度的悲伤与绝望中,他吞服了三十多粒安眠药,想了结自己的生命。幸好人们及时发现了,将他送到医院进行抢救。他重新活了过来,但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抱着必死的念头再一次从医院的四楼跳了下来。但这一次的跳楼只摔折了他的一条腿,他的生命仍奇迹般地延续着。
  接连两次自杀,惊动了他所有的朋友。大家轮番到医院里来看望他,安慰他,劝说他。但是,没有一句安慰和劝告他能听得进去。他只是近似于神经质地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还要活着?谁能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这个问题问住了所有的人,大家搜肠刮肚竟说不出一个让他信服的理由。人们只能加紧对他的看护,防止他的第三次自杀。而他,也在尽可能地寻找第三次自杀的机会。
  在他的第三次自杀还没来得及实施的时候,一个朋友领来了一个14岁的女孩。女孩走进病房,怯生生地叫了他一声爸爸。朋友告诉他,这是他失踪8年的女儿,公安人员刚刚从人贩子手中解救出来。
  女儿长高了,但儿时的影子还依稀可辨。刹那间,他的眼睛湿润了,挣扎着下床,紧紧地搂住了女儿。女儿趴在他的怀里,向他哭诉她这8年来所受的苦难和煎熬,他听得心里阵阵战栗和酸楚。生存的意识在渐渐复苏。他又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和责任,女儿这8年的经历有太多的痛苦和不幸,她受到的是人贩子非人的虐待,她没有享受过亲情的关爱与呵护,她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他必须给她最好的补偿,帮助她健康地成长。
  他有一千个理由一万个理由要好好地活下去,给女儿以幸福。所以,他等不及让腿伤痊愈,就坚决办了出院手续,去应对公司的危难。他发誓,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给女儿最好的生活,让女儿接受最好的教育。
  他做到了。公司从危难中走了过来,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好。当他要兑现让女儿去国外求学的承诺时,女儿却拒绝了,而且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她并不是他的女儿,她只是一个长得有点像她女儿的中学生,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幸福的家庭,是他的朋友见他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所以大海捞针似的找到她,让她来冒充他的女儿。她的出现,只是要给他一种战胜厄运的力量,给他一个生活下去的理由。
  结局是令他失望的,但他并没有责怪朋友和那个女孩,相反,他对他们充满了感激。他静下心来,开始审视生命的意义。他这一生,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难,但每一次,他都顽强地与厄运抗争,坚强地活了下来,先是因为妻子,接着因为儿子,而最后,是因为“女儿”。因为他们一个个成为他的牵挂,需要他好好地活着,需要他的帮助、他的关爱。
  生命之所以美好,就是有人需要你的帮助成为你的牵挂,那么,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生命的意义不在于你得到了什么,而在于你给予了什么,在于你给了别人多少帮助多少关爱。
  他有了大彻大悟的感觉,从而也真正洞察了活着的理由,生命的意义。所以,他格外珍视自己的生命,坚强地活着,认真地打理公司的事务。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将赚来的钱捐赠出来,兴建希望小学,成立困难帮助基金,成千上万的人从他那里获得了帮助。
  
  文/孙 芸摘自《人生与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