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4期

把苦难放在远处欣赏

作者:柳 君

字体: 【



   坐式排球,一种截肢者进行的体育比赛。只要看过一次,也许就终生难忘。
   场地并不大,网栏也不高。比赛进行的时候,气氛是沉闷的。运动员表现好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坐在场内,众目睽睽之下,以仅存的上肢进行一场凄美的搏击。
   把苦难放在远处,我们可以看到诗意。如果把坐式排球放在远处,我们似乎也可以看到诗意。但现在,当一些失去下肢的人,给四肢健康的人表演时,让人感受的只能是疼痛。
   我也喜欢把苦难放在远处,包括我自己。许多时候,我无法承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苦难。当时过境迁之后,我又是讴歌又是体悟。所以,遇到残疾人和在生活中遭受苦难的人,我总是以远远的目光去观察,而不愿去体味他们此刻正在遭受的痛苦。
   有一个幼年失去上肢的人,他能挑百斤重担上山,即使一个健康的人也很难在山路上保持担子平衡,但是他能。
   多年前一个起雾的早晨,在山路上,我偶遇了他。我抱着刚刚满一岁的外甥上山,他正挑着担,从我的身边超过。我在他的背后赞叹:“你真能干!”
   他长叹了一口气,不声不响,很快消失在山路上。
   走到半山腰,我远远地见他在石墩上歇脚。有一种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初听,似婴儿的呻吟,再听,又像夜晚中猫的悲鸣。再走近时,我呆在那里。
   他在哭,一个人坐在空旷无人的山路上哭。
   我当时还是不能以悲悯的目光去看待他的哭泣,我认为他的哭泣类同于一个老人的迎风流泪。譬如我的曾祖母,某一个无法预期的时刻,她会无缘无故地哭。
   但现在,我坐在充满城市喧嚣的客厅里,想起这个失去上肢的年轻人,我的心一阵阵抽搐。
   这个世界最伟大的艺术是悲剧。只有悲剧才能在时光的长河中走得更远。但他们的大美只能游离于欣赏者之外,我们根本无法走近。但当悲剧就在我们身边,而且触手可及的时候,我们才明白,诗意,有时候就是人生最大的虚伪。
  文/许兰摘自《祝你幸福》
  2004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