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4期

猎人.蛇.\xABB

作者:辛志勇

字体: 【



   已经是中午了,天气变得很闷热,只有猎人扛着枪一个人在光秃秃的山坡上孤独的走着。今天他心里很烦,从清晨到现在,他不但没有捕到任何猎物,甚至连一只像样的鸟儿也没有看见。他眯起眼睛仰头看了看太阳,正午的阳光洒在发烫的山石上,肩上的猎枪也像这些石头一样沉重起来。他拭着汗水环顾四周,山坡后面小路尽头隐约看见一大片树木葱郁的山林,没想到那边还有更好的地方!猎人快步沿着山路走过去。是福还是祸?人生不可知,命运总是让人难以把握,猎人也许永远不会知道,致命的危险正在那里等着他。他好不容易来到山林边,一块标志牌很醒目的竖立在他的面前。原来这片树林地带是禁猎区,他看明白了,他是一个守规矩的猎人。于是在树林里的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他觉得好累。树阴清凉如水,他吃了点东西躺在绵绵草地上,茵茵绿草如地毯般舒适,困倦立刻在他的全身弥漫开来,很快,猎人睡着了,梦中成群大大小小的猎物围绕着他,可他怎么也找不到他的枪……
   午后的树林很静谧,不见一个人影,只有一圈圈零零落落的太阳影子透过树叶在草地上悄悄移动。时间缓缓地流过。突然,大树边不远的一片小树丛簌簌响了几下,一条可怕的眼镜蛇沿着矮树丛蜿蜒游了出来。它拖着黑色斑纹的长长的身体,没有一点儿停顿,悄然贴着草地向着猎人游过来。瞬间这条蛇就到了猎人的身边,夺命的攻击并没有立刻出现,它只是把长长的斑斓身体蜷曲在一起,扁平的脑袋高高向后仰起,吐着毒舌凶恶的死死盯住猎人。猎人睡得正香,一点也不知道死亡就在他的身边。
   一阵微风在草地上轻轻掠过,山林恐怖的颤抖起来,树梢上飘飘悠悠落下一片小树叶,正巧落在猎人的脸上。此时,只要猎人稍稍一动,剧毒的眼镜蛇就会毫不犹豫地对着猎人的脖子咬过去。整个树林屏息注视着这场已经不可避免的灾难。时间仿佛停了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尖嘴短腿的动物刷的一声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冲到了蛇的面前,来的正是眼镜蛇最不愿意见到的天敌:一只勇猛的\xABB。形势陡变,眼镜蛇呼啦一下转过扁平的头,竖起来的脑袋猛的平直向前对着\xABB。\xABB则前腿伏地,沉着的用小眼睛狠狠地瞪着蛇,两只动物剑拔弩张的对峙着。树林里的灾难瞬间将演变成一场蛇\xABB殊死恶战。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空气死一般的沉寂,双方谁也不敢妄动……终于,眼镜蛇慢慢垂下扁平脑袋,悻悻地转动着硕长弯曲的身体,转头滑过草地消失在小树丛中了。猎人此刻恰好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离他不远的\xABB,他立刻不假思索倏地拿起猎枪,熟练地上好子弹,举枪瞄准离他近在咫尺的\xABB。这只\xABB却没有逃跑,它怔怔地看着猎人。树林中空气又一次凝固……猎人忽然慢慢放下猎枪,取出子弹,他想起了那块竖立在林边的标志牌。“幸亏这里是禁猎区,”他打了个哈欠收起猎枪,一边不无得意地自语,“真是一只幸运的\xABB。”
  文/李静摘自《思维与智慧》
  2005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