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4期

让狼舔舔你的手

作者:闵凡利

字体: 【



  这是2004年10月初的事。
   我被一位朋友给耍了,我和这位朋友交往有很长时间了,我是用心和他交往,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他着想。我这么待他,可最后却落个挨耍的结果。
   那几天我心情不好,感觉天天生活在乌云密布的日子里,看啥都不顺眼,看谁都虚伪而充满着敌意。
   东西当然是写不下去了,我就开始在村子里转,后来转着转着就转到了好伯家。好伯为人真诚和善,是十里八村公认的智者。好伯见我来了,顺手给了我一个小马扎,说:自从去年冬天你来过一次,到现在快一年了吧?我说是的,快一年了。
   好伯见我脸上阴着云,问:“怎么,又和小孩他妈斗气了?”
   我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好伯没说啥,只是陪我坐着。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该说一句话了,就问好伯:“世上还有真诚吗?” 好伯说:“你说详细点好吗?”
   我就把自己被别人耍了的事说给好伯听。我说我就这么敞开心扉待他,可最后仍被他耍了。
   好伯说:你以为你是真诚的,在我看来却不是这么回事。
   我说:我把一颗心都掏给了他,难道还不算真诚?
   好伯说:给你说一件我年轻时经历的事吧。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我在东北的一个深山老林里伐木头。我们一组三个人,分别是老张、小李和我。老张是猎人出身,常做夹子什么的来捉一些动物添补家用。小李年龄和我差不多,都是二十多岁。可巧那段时间,老张回关内老家了,我们组就只剩两个人了。这一天,我和小李正锯着树,猛然听到一只狼的嗥叫,声音极其凄惨。我和小李就停下手中的活,循着叫声找去,果然发现一只狼被老张的夹子夹住了。狼看到我们,眼里露出凶狠的光。我们从它不停滴淌的乳汁上知道这是一只正值哺乳期的母狼。老张这次回家不知啥时回来,这只母狼若没人处理会被饿死,它的那一窝小狼崽也就完了。我和小李商量,决定救活这只狼。
   我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一个树洞里找到了狼穴,将五只可爱的小狼崽抱到了母狼跟前喂奶,以免饿死。为了让母狼有充足的奶水,我和小李把吃的省出来给母狼。因母狼被夹住了,没有自卫能力,为防止别的动物侵袭它们,我俩就在附近搭了个窝棚,看护着这个狼家庭。
   刚开始给母狼喂食时,它龇着牙向我们发威,不许我们靠近它。过了五天,母狼见我们没恶意,态度比以前和善多了,我们给它喂食时,眼里的光柔和了很多。又过了两天,竟向我们摇尾巴了。我们知道母狼现在已经完全信任我们,允许我们靠近它了,我们就这样把母狼身上的夹子松开。获得自由的母狼先把自己的那五个崽逐个舔个遍,然后走到我和小李的身边,围着我俩转了一圈,用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又去舔了舔小李的手。之后,我给它的伤腿上了药。母狼的眼里露出感激的光,它领着五个小崽子围着我俩转了三圈,接着仰起头长嗥了一声。这一声,我虽然不知道母狼说的是什么,但我能感觉出,它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激。过了一会儿,母狼就带着狼崽走开了。母狼一边走一边频频回头,在母狼回头的时候,我发现母狼的眼里竟有点点的泪花……后来,母狼流泪的一幕常常出现在我的眼前,它用涩涩的舌头舔我的感觉时时让我感动和温暖。也就在狼舔我手背的时候,我知道了什么是真诚。我时常想,如果我们能做到让狼舔你的手,还在乎得不到真诚吗?
   我说,好伯,你不要说了,我明白我该怎样做了。好伯说,只要你用善良的眼光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善良的;只要你用真诚去应对每一个人,每一人都会给你真诚。
   我知道我该走了,于是我就走出了好伯的门。外面的天开始冷了,可我不怕,因为,我心里正燃着一把真诚的火!
  文/于志江摘自《短小说》
  2005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