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4期

100年前的人蚁大战

作者:小 月

字体: 【



   1903年的一个夏日早晨,亚马逊河畔的一个农场。
   警察神色凝重地对场长西蒙说:“根据邻近地区传来的消息,有一个长约10千米、宽约5千米的褐色蚁群,正对准你们这个农庄开过来,最迟在3天后就可到达。它们所至之处将要变成一片死亡的世界。因此,您要马上组织大家疏散到河那边去,迟了可就来不及啦!”
   西蒙马上把各个耕作队的队长叫来,要他们立即组织工人家属们撤离。但工人们不愿离开,要留下和蚂蚁战斗。“和那些可怕的蚂蚁斗斗吧!我就不信300个人还斗不过那些蚂蚁!”
   西蒙清楚地记得,40年前,在离这里200英里的故乡也发生过一次蚁患。在西蒙当时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印下了一幅蚁群过后的图景———家没有了,庄稼没有了,甚至连草、树皮也没有了,在地平线之内几乎看不到一点绿色,看不到一只动物,连老鼠也没有,四处是死一般的寂静……
   下午,西蒙和各耕作队长们拟订了详细的作战方案。首先,妇女和儿童得在今天撤到河那边,牲畜也得立即撤走。其次,马上检修抽水机和各个控制闸,保证都能随时投入使用,并立即在泵房和各控制闸建立24小时的值班制度。最后,为了防备万一,又以办公室为中心,建立一条和储油库相连通的、周长400米、深1米、宽2米的耐火材料沟,准备在必要时发动火攻,把蚂蚁挡住。这一切都得在24小时内完成。
   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天的时间。旷野里已经充满了蚁群逼近的先兆。大群大群的各种鸟儿惊慌地鸣叫着,从森林那边飞出来,一直向亚马逊河对岸飞去。在亚马逊河上,各种动物正在泅渡,鳄鱼和大蟒游在相距不远的河面上。这两个死敌现在却丝毫也没有斗意,只是在急流中用尽全力向对岸游去……
   第三天早晨,太阳出来了。突然,\xB2t望哨发出了警报。人们都拥到居住区的边缘,站在注满了水的排灌沟旁,望着突然出现在森林边缘的移动着的大片黄褐色蚁群。
   一只野兽猛然从森林里舍命地跑出来。近了,才看清是一只怀孕的母豹,身上已经爬满了食肉蚁。大概它因为怀孕而懒得过河吧,它跑到离排灌沟只有30米的地方倒下不动。不一会儿,大群的蚂蚁赶到,那只看来有60公斤重的豹子很快就剩下了一堆白骨!
   “天啊,才4分半钟。”不知道哪个细心的人喊了起来。
   一小时以后,蚁群走近了。那是一只只有半个拇指大的褐蚁,当蚁群走到注满水的排灌沟前,就迅速向两边散开,很快,它们就以沟为界把居住区包围了起来。排灌沟外是望不到尽头的蚁群,排灌沟内的居住区就成了“褐色海洋”中孤悬的“半岛”。由于居住区的一面是亚马逊河,所以人们虽然面对着“褐色魔鬼”,但心里仍是有恃无恐———仍然有一条退路。
   隔着只有20米宽的灌沟,人蚁对峙。没有人叫喊,也没有蚂蚁移动的沙沙声。这是战前的寂静。但过不了很久,蚁群开始进攻了。它们突然一只叠一只,叠起了近2米高的蚁墙,然后上面的蚁就像要跳过沟似的,居高临下跳下去。但它们落在沟中央的水里,它们在水里挣扎,失去方向,大批大批地被抽水机抽上来的强力水流冲进亚马逊河。
   快到中午的时候,蚁群停止了进攻,也不叠蚁墙了。又过了一会儿,它们竟然全部后退,一直退到来时的那片森林里。
   但太阳刚刚往西偏了一点儿,蚁群又卷土重来,而且拖来了无数片树叶。这些蚂蚁竟然懂得把树叶当做“登陆艇”来使用。
   一些蚂蚁爬上树叶,另一些蚂蚁就把树叶拖下水,让树叶在水中漂流。一时间,无数的“登陆艇”向居住区这边“开”过来。尽管强力的水流最后都把这些“登陆艇”掀沉,但这些大褐蚁的顽强精神,却使每一个和它们战斗的人不寒而栗!
   蚁群在晚上停止了进攻,西蒙趁此命令停开抽水机,并关上一些排水闸,让水沟里保持一定的水量。然而天快亮时,给抽水机供电的电线竟然被风刮断。人们还来不及检查故障,蚁群又开始进攻了!西蒙命令抽水、打开排水闸。最先涌下水沟的几批蚂蚁随着排水又被带走。但由于抽水机断电,水抽不上来。一段排水沟竟然迅速干涸了,蚁群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涌过来。人们只得退到耐火材料沟后面,把汽油灌进沟里并点起火来。蚁群跟着涌过来,但很快被大火吓退了。
   天已大亮,人们猛然看到,他们是隔着水沟被蚂蚁四面包围起来了。储存的汽油顶多只够两天的时间,而天知道蚂蚁要在什么时候才移向别处呢!想到这里,每一个人都开始认识到必须撤退。但是现在为时已晚,居住区和亚马逊河之间已经被蚁群隔断!紧急关头,西蒙想到应当把阻挡着水的大水闸打开,让亚马逊河的水像决堤似的灌进来。但控制大水闸的开关在火墙外300米的地方,已置于蚁群的淫威之下。谁要去扳动开关,谁就得冒死亡的危险!
   西蒙下令把储藏室里的小木船和橡皮艇都拿出来,并把放水淹地的决定告诉大家。他在极力要求承担责任的人们中,挑选了三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随后,他们四个人就迅速地把自己“武装”起来,里面穿上紧身衣裤,外面再穿上密封服装,戴上头盔和手套,穿上几重袜子,再穿上长筒靴,然后把所有的衣裤开口都紧紧地扎住。
   一切准备妥当后,“飞毛腿”劳斯迅速冲出火墙,在“褐色海洋”中飞奔向前。他只用了两分钟就跑到了控制大水闸的开关处。一小时后,这一带就会变成一片泽国了。劳斯迅速地往回跑,却猛然感觉到有一只蚂蚁不知不觉已经钻过了防护衣,并隔着内衣狠狠地在他背上咬了一口。痛彻心肺地疼痛使劳斯晕倒在地。就在这时,西蒙和另外两个穿上防护衣的小伙子同时冲出去,把劳斯救了回来。
   勇敢的劳斯被救醒了。他和伙伴们坐在小木船上,看着淹在水里的千千万万只蚂蚁,才算惊魂甫定……
  文/陈玲摘自《羊城晚报》
  2005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