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4期

漫画与幽默

作者:佚名

字体: 【



  “爱情”短信
  
   如果有来世,还让我们做一对小小的老鼠。笨笨的相爱,呆呆地过日子,暖暖地依偎,傻傻地在一起,在大雪封山的时候,我搂着你,喂你吃———老鼠药。
  
  冤枉钱
  
   吝啬鬼的儿子对爸爸说:“爸爸,您给我几先令行吗?明天老师要带我们去动物园看蟒蛇。”
   “干吗去花那个冤枉钱!你拿着我的放大镜去河边看看蚯蚓不就行了。”
  
  假钞
  
   两个造假钞的不小心造出了一张面值是15元的假钞,为了避免浪费,两人决定找个边远山区花掉。
   于是他们拿着十五元钱来到了某山区,当他们向一个当地农民买了一根1元钱的糖葫芦,两个人全哭了。
   原来农民找了他们两张7元的。
  
  得寸进尺
  
   小两口吵架,从楼上扔枕头,正巧一乞丐路过,甚喜,片刻又有被子飞下,乞丐狂喜,流着泪对楼上大喊:大兄弟,行行好,把那女人也扔下来吧。
  
  挑剔
  
   玛丽在午餐时点了一份煎鸡蛋。她对女招待说:“蛋白要全熟,但是蛋黄要全生,还必须能流动。不要用太多的油去煎,加一点胡椒,少放点盐。特别注意的是,一定要乡下快活的母鸡生的新鲜蛋。”
   “请问一句,”女招待非常温和地说,“那母鸡的名字叫珍妮,是否合您的心意?”
  
  说教
  
   在学生会里,一位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的年长访问者正在主动对一群学徒进行烦死人的空洞说教。
   “年轻人,”他说,“做事情应该从底部做起,而后向上发展。”
   “我做不到,”一个学徒应声答道。
   “为什么做不到?我很想知道。”这个顾问问道。
   “我碰巧是个掘井工人,如此而已!”那个学徒答道。
  
  没完没了
  
   约翰给一个商人打电话:“我找吉米先生。”公司接线员说:“对不起,他上周去世了。”
   ……
   第四天,这个人第四次打电话给这个商人。这次公司接线员不耐烦了:“我一直在告诉你他上周已经去世了,你为什么还要打电话呢?”约翰说:“因为,我就是喜欢听到这件事。”
  
  “醉”死
  
   几个朋友到乡间参观酿酒厂,他们最爱喝的啤酒正是在这里酿造的。
   他们大开眼界,对酿酒过程啧啧称奇,其中一人却悄悄离开了队伍,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酿酒缸里,酒厂工人尽力抢救。
   半小时后,酒厂负责人宣布:那个人淹死了。他的朋友问:“他是不是死得很痛苦?”
   酒厂负责人说:“该不算吧。其实他淹死前,曾经从缸里出来三次,上洗手间。”
  
  方便
  
   电力公司在一个交通不便的乡村供电之后,派了一位调查员去访问该地居民,询问供电以后他们是否比较方便。
   一位老太太说:“我非常感激你们,以后我找火柴点油灯,再也不必摸黑了。”
  
  幸好是地震
  
   我搬家到加州,由于害怕地震,惶惶不可终日,而我朋友琳达,在加州出生长大,对地震已是司空见惯。
   有一次,我们碰到红灯停车,琳达的车子抖了起来,她显得很慌张。
   我结结巴巴地说:“好像是地震。”
   琳达说:“谢天谢地,我还以为是车子坏了。”
  
  舞曲特别短
  
   小伙子在舞厅和那姑娘已经跳了好几曲了,两个人已经有些熟悉了。
   当又一曲结束的时候,小伙子对姑娘说:“真有意思,我每次和你跳的时候,都感觉舞曲特别短。”
   “那是自然了,”姑娘说,“因为乐队指挥就是我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