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2期

最美丽的笑容

作者:Will

字体: 【



  那是1992年我服务于洛杉矶市警察局的时候,一个深夜我奉无线电调度奔赴一个车祸现场。车祸发生在好莱坞101高速公路上,我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两三部警车到达,可救援车辆还在途中。这是一起恶性车祸,有六部汽车撞成一团,起因是一个酗酒驾车的家伙疯狂变道驾驶。无辜受伤者不少,而肇事者却只是擦破皮而已,他已经被先行抵达现场的加州公路巡逻队拘留。
  一位非华裔警察告诉我有一名华裔女子伤势非常严重,而且不大会说英文,希望我去照顾一下。
  当我走近伤者的时候,一位已经守候在那里的白人警察起身朝我走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伤者没有什么希望了。
  她被笔直地放在高速公路旁边,脸朝上,静静地躺着,周围都是鲜血。我在她身旁蹲了下来。
  “很疼吗,小姐?”我用国语问她。 “你是中国人?”她奇怪地盯着我看。我一边检查她的伤势,一边顺口嗯了一声。
  “太好了,真没有想到在美国还能碰到中国警察。”她有些兴奋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我发现她伤势很重,腹部严重受挫,而且右腿大量出血。这种情况已经大大超出了我所能应付的范围。
  “你肯定没有系安全带。”我说。她轻轻应了一声,我知道她此时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你很年轻吗?”我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今年22岁。”我一边回答一边开始注意她。她眼睛不大,但眼睫毛很长,鼻子虽不高,可是搭配上那张小嘴让人看着非常舒服。她给了我一个淡淡的微笑:“我25岁。”
  她脉搏跳得非常快,而且浑身发抖,这是严重内伤和大量失血的直接反应。我起身打算去车上拿条毛毯。 “请你别走好吗?我现在很不舒服,希望你在旁边陪我说说话。”我心里一震,“可以帮我做件事情吗?”她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减弱。
  “当然可以。”
  “我的包在车里面,包里有个红颜色的通讯录,不过,请不要打电话给我父母,我妹妹在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先打给她好吗?”
  “你不会有事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几乎听不见。
  此时我们周围被头顶上警用直升机的强烈灯光照得雪亮,远处传来了大批消防车、救护车逐渐靠近的警笛声。
  “别担心,救护车已经到了,”我试图安慰她, “我们会用最快的速度送你去医院,你肯定没有事情的。”
  她勉强地露出了一丝笑容说: “你人真好,可是我刚刚看到那个警察对你摇头,何况我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到痛了……”
  “你从大陆哪里来?”我想打断她换个话题。
  “长沙。”
  “警官,这里让我们来吧。”此时五六个救护人员已经围在了我们身旁,他们给她做了迅速的检查后便决定不在现场治疗。
  “我去拿你车上的东西,等会儿我们医院再见。”我站起来对她说。
  “谢谢你。”她又对我嫣然一笑,那个笑容刻骨铭心,让我永世难忘。
  她开的是一部1982年产的本田,车子已经被撞得完全变形。我无法打开车门,所以只有让消防队员用气压锯切开。车里到处都是鲜血,她包里的东西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各个角落。我一边帮她收拾东西,一边祈祷她能渡过难关。
  因为伤势太重,她后来没能渡过难关,死在了开往医院途中的救护车上。我信守诺言,遵照她的意思通知加州公路巡逻队将电话打给了她的妹妹。我在检查证件的时候看到她驾照上的名字是lisaChan,家住加州San Cabriel,除此以外我对她一无所知。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什么可以让一个25岁的女孩子面对死亡却如此从容,她没有惊恐、没有抱怨,甚至没有掉过一滴眼泪,而且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惦记着不让家中的父母难过……
  我们给未来不可预测的事情冠以“命运”两字是因为我们在命运面前的确毫无选择。或早、或晚、或突然、或意料之中,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也将面临死亡。如果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拥有什么,我希望我能拥有那个女孩的笑容,有了这个笑容我便多了一分勇气,多了一分坚强,多了一分只要活着就不悲悲戚戚的从容。
  在那种场合认识一个人的确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不过,我相信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如果不是因为那起车祸,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相识。虽然我和她认识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所说的话也仅有几句,可那个晚上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被她的勇敢所折服,被她的从容所感动,尤其是她最后的嫣然一笑,我觉得那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笑容,足以让我回味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