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4期

鸳鸯英雄冢

作者:王子恒

字体: 【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在中国和巴基斯坦交界的一个小地方,我参加了一次边境巡逻。邢凯当时的职务是某边防营的教导员,巡逻时是我们的副领队,负责巡逻途中的具体工作。我是军区派下来体验生活的,庙大和尚也沾光,就挂了个领队的职衔。临出发的头一天上午,我们正在商量着为这次异常艰苦的巡逻做最后的准备时,邢凯接到妻子从南疆军区所在地喀什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带着女儿已经从南京到了新疆,今天刚刚到了军区招待所。妻子的话语中充斥着激动和兴奋,很有点干柴烈火的味道。一年一度的探亲就像鹊桥上的七夕会,在边防部队绝对是一件值得重视的大事,况且邢凯妻子的假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而我们这次巡逻来回一趟至少需要一个半月。我立即向团长、政委作了汇报。团长、政委却很为难,因为巡逻人员的名单是一个月前上报军区并经军区领导批示过的,现在更改谈何容易?
   吃过中午饭,邢凯牵着两头牦牛在边防连大门口的小操场上截住了我。我俩骑上牦牛来到离连队很远的一处草场。嗫嚅了半天,邢凯说:“听说您在给我请假?”
   我说还不知道行不行。
   邢凯摇了摇头:“不用。”
   “错过了七夕相会可太遗憾了。”我说。
   “不会有事。我和妻子的感情比较深厚。”
   “听说你差点离婚?”
   邢凯笑了笑,说:“还有人说我戴了绿帽子呢。”接着讲述了他那不平凡的情感经历———
   “10年前的一个冬天,这里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雪。在我们营三连的前沿哨所上,有一个实习排长病了———重感冒。你知道,在这个海拔五千多米的地方得了重感冒意味着什么———如果抢救不及时就会很快转化为肺气肿,接着就是死亡。这个实习排长的病通过电话很快传到了山下。当时部队的条件还很差,军医只能连夜骑马往哨所赶去。顶风冒雪来到山上给实习排长看病的两名军医是两口子,男的33岁,女的29岁,医术极好。经过治疗,实习排长转危为安了。由于那几天看病的战士较多,他们还得连夜赶回山下的卫生所去。当他们急匆匆往山下走的时候,不幸发生了———在他们行走的那条山路的上方发生了雪崩,他俩被大雪深深地埋在了山沟里。
   “两名军医失踪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山上哨所。上级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到这两名军医!因为在山下的幼儿园里,他们还有一个不满周岁的女儿。这么小的孩子不能没有爸妈呀!哨所里的3名战士全体出动,沿着军医来时的山路仔细地寻找,最后来到了雪崩的地方,看到了山坡上尚未摔坏的药箱……
   “3名战士哭喊着冲到山沟里,用双手使劲地刨雪,刨啊刨啊……头天生病的实习排长的手指磨出了血都不肯停止,他哭着喊着,要救出埋在雪堆里的军医……
   “在救援部队来到后的第三天,大家才从雪堆下找到了两名军医,但是由于时间太长,两名军医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令人感动的是,这两名军医牺牲时竟紧紧地相互拥抱着对方的身体,安详地躺在一起,没有痛苦,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刚刚睡着了一样。这个场景深深地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以至于从此我们团都没有人离婚。
   “大家实在不忍心将这对相拥而眠的夫妻分开,就仍按他们牺牲时的姿势将他们埋在了他们牺牲的山脚下,命名为‘鸳鸯英雄冢’。
   “那名被军医夫妻抢救过的实习排长,一个月后转正成了三连副连长。他决定收养军医夫妻留下的那个不满周岁的女儿,婚后自己不再生育孩子,以便专心致志地爱护和培养烈士的遗孤。那个实习排长就是我。”
   第二年春天回家探亲时,邢凯将女儿带回了南京父母的家里。不久后,经人介绍认识了一名中学女教师,一见面他就告诉女方说自己已经结过婚并且有一个刚满周岁的女儿,这辈子不打算再要孩子了。女教师当时刚刚失恋,正处于感情痛苦期,见他长得不错,待人又特真诚,觉得找到了后半生的依托,没多想就与他确立了恋爱关系,半年后两人结了婚。结婚时,他提出惟一的条件是对方能够接受他的女儿,真心真意地去爱他的女儿,并且不再生育孩子。女教师答应了。
   婚后,他回到了部队,妻子则在家尽心尽力地照看着女儿。可是时间长了,两地分居带来的孤独和寂寞便暴露无遗,妻子的心开始有些动摇了。
   这时候,妻子先前的恋人又找到了她,并真心真意地表达了自己的忏悔,希望与她重归于好。妻子此时心情十分矛盾,便给他写了一封信。邢凯趁休假之际回到南京。
   邢凯、妻子及妻子的前男友一起坐到了咖啡厅。邢凯对妻子说:“对不起,这几年让你受苦了。”
   妻子哭了,委屈。
   邢凯又说:“我想带女儿回新疆。”
   妻子又哭,抱怨。
   邢凯说:“女儿不小了,该让她去见见她的亲生父母了。”
   妻子顿住哭,吃惊地望着他。
   邢凯于是讲了实习排长的故事,在故事的最后说:“我就是那个被救的实习排长,我一定要照顾好女儿。”
   妻子责问道:“你不是说你结过婚,还说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邢凯说:“那个时候你刚与男友分手,情绪很不稳定,又很自卑,而我大学毕业不久,又是军官,我不欺骗你你能嫁给我吗?再说,女儿跟亲生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妻子又哭了,感动。
   邢凯递上了一块儿餐巾纸,替妻子擦眼泪。
   妻子的男友站起来用手拍了拍邢凯的肩膀,动情地说:“直到今天我才见识了什么叫真男人!”又回头对妻子说:“好好珍惜吧!”
   走了。
   妻子一头扎进邢凯怀里,痛快淋漓地哭。自此不再提离婚的事。
   故事讲完了。我说:“没想到你的背后竟有如此曲折的故事。”邢凯说:“其实很简单,因为我爱我的妻子和女儿。对妻子还有深深的歉疚。什么是爱呢?看到军医夫妻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什么都明白了。人生很短暂,一晃几十年,这一辈子有这么一个女人愿意陪我共同走完人生之路,我应该用充满感激和赞许的目光来肯定她的所有作为,爱她,恋她,宠她。在她的心目中,我就是她永远可以依靠的一座大山及精神上的保障。”
   听完邢凯的故事,我立即回到连部给军区领导发了一封电报,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为了爱,请求准许邢凯同志的“鹊桥相会”。
   没想到竟获批准。
   军区领导以子弹出膛般的速度调整了巡逻人员名单,当然邢凯被从巡逻人员名单上划去。
   是夜,军区安排专车送邢凯的妻子和女儿上山。
  (文/刘可荣摘自《现代女报》2005年6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