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我在路上捡到你

作者:兰格格

字体: 【



   其实我们每天都在路上碰见很多的人。最美丽的一次相遇永远是在人群中,然后回眸,只看见了一个人。
   玉就是那么看见我的。她站在地铁的电动滚梯的上面回头的时候,我站在地面的刚刚下车的人群里;我在冬天傍晚暗暗的天光里看见一对明亮的黑眼睛,还有一张中国式娃娃的脸和尖下巴,心中惊叹了一下:这么好看的中国脸。
   第二次,又是在地铁站,她站在一圈黑人男孩的中间,神情似乎局促不安。在这个城市里黑人很少见,又是天色已晚,我竟然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人,就冲她大声喊:你是不是碰见了什么麻烦?仅有的保护意识让我喊得是母语,心里想像假如那些黑人是麻烦,那么他们听不懂中文。那个女孩愣了一下,回头清脆地喊,没有啊,我们在等汽车。那些黑人齐齐地回头看我,我才发现自己凭什么肯定她是中国人呢?我又冲她喊,那就好!
   第三次,她等在地铁的天桥上。看见我走近,她说:我要回台湾了,不知道为什么想等你一下。你可以想像我的诧异,虽然我好像一开始就意料到她会说国语。她说我是来留学的,只是有半年。她又解释,上次那些黑人是她的同学,她是后来才明白我的担心。
   我微笑,却不知道怎么面对她这样特地的道谢。她也笑说她一共见过我三次,第一次见到就记住了。问她是什么时候?她说,有一次她在电梯上向下看,正好看见我在地面上抬头向上看。“人群里我一眼就看见你,那么好看的中国人。”我微笑,我们竟然同时看见,心中念得是同一句台词。于千万人中一眼看见,不早也不晚的,可惜不是爱情。
   到现在我只记得了她叫玉,其实那是她的英文名字JADE。有的时候,我会想,这样的女孩会在台北的街头被人一眼看见,或者一眼看见别人吗?台北和北京一样,街头都应该是满满的人群,然而生命该相遇的时候还是相遇,该离开的时候就彼此道别。哪怕只拥有过人群中的几面,已经非常让人感激了。
   也许仅仅是因为玉走出来对我说了一些话,才相识。其实我们每天在和多少人相遇呢?
   比如那个在超级市场的停车场给我写短信的人,那个短信夹在我的汽车雨刷上,上面写“孩子,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回驾驶学校学一下如何停车。”比如那个在地铁上看见我盯着他的报纸看,把报纸分了一半给我的年轻的先生。比如那个在电梯间称赞我美丽的穿白汗衫的女孩。 比如那个在我拿着照相机东张西望的时候,走到我身边要帮我拍照的人。
   还有十七岁时那个在街上跟踪我的男生,他跟着我转了半个蓝岛以后,我突然转过身冲他一笑。有的时候,陌生并不是那么可怕的距离。只不过是,我们还没有在地球上的某一点上相撞吧。
   我们每天都在这个世界上的不同的路上游游荡荡,经过了,相遇了,相遇了,分开了。每一刻,都希望被另一个人捡起,而不再孤单。每一朵花开的时候,都有人轻轻捡起。
   因为命运,我在路上捡到你,并不敢忘记。
  (文/高广平摘自《中国青年报》2005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