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幼稚的真理

作者:克 林

字体: 【



   美国儿童心理学家马修斯在《哲学与幼童》中,讲了一段很有意味的故事:6岁的伊恩因为另外三个孩子霸占了电视机,看不上自己喜欢的节目而非常懊恼,他问妈妈:为什么三个人的自私比一个人的好?这话让母亲很难回答,伊恩不知道“少数服从多数”是一条社会公理。因为人们认为多数人的选择是正确的,这就是人类社会的数量法则。
   如果一切事物都是由多数人来决定,也许伊恩就不会有那样的追问。问题的关键是还有很多少数人决定一切事物的时候。我们不会忘记另一种声音:真理往往在少数人的手里。但有决定权的“少数人”往往要么是有绝对权威的领导者,要么是有绝对思想的哲学家。也许有一天,伊恩获得了权力,他可以命令那三个孩子必须看他喜欢的频道。这时,问题也许转变成三个孩子的问题:为什么有权就能满足自己的欲望?
   是的,一个人怎么能与一群人抗衡呢?一个人与真理为伴,或许可以无所畏惧,但他要想实现他的真理,还需要有一个强大的支撑,这个支撑是什么呢?答案或许是令人沮丧的———权力或金钱。这些直露的思想,怎么能跟伊恩那样的孩子讲清楚呢?所以,伊恩的问题从大人的思维角度回答,是难以有满意的答案的。因为没有纯客观的标准来认定,它必须经过某个人来解释,于是,谁拥有解释权,谁就可以认定标准。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回答的问题往往是孩子提出的问题。因为他们的问题是真正的心灵问题、哲学问题。而孩子们的问题又往往把真理性问题一丝不挂地揪出来,让大人们很尴尬。大人们往往回避问题,或只分析问题,而孩子们往往因为大人们没有给出答案而沮丧,放弃了对问题的追问。于是,哲学思想便在这种环境里很快地夭折了。哲学最终成了极少数对问题穷追不舍的人的专利。
  (文/卢林玲摘自《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