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生活中的轻重缓急

作者:Jane Kise

字体: 【



   周五下午,一叠6寸厚的文件在我办公桌上放着,我在明尼阿波利斯市最大的银行工作,是一个高级金融分析师,我的部门负责10亿美元的业务,每一笔款项都必须计算进去。但是,这并不令我担忧。我心中不停地想着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当我告诉经理说我已怀上第一个孩子时,他会说什么?
   我的预产期意味着,我将不能参加明年的整个预算工作。我的老板丹是永远不会理解的,他对下属特别苛严,简直是把人当驴使。他是一个工作狂,一天三顿几乎都是在办公桌上吃的。今天他看上去极度疲劳。他匆匆忙忙地往他的公文箱里塞满文件,准备带回家去干。我纳闷:他还有时间顾及家庭吗?
   我想和迈克谈一谈,他是我的组长。迈克几乎每天下午5点就下班回家。他有两个男孩,太太要上夜校。他的隔间里贴着三张照片,一张是他的孩子们在他亲手为他们做的攀援游戏架上玩耍,一张是他担任教练的足球阻截手训练队的照片,还有一张是复活节全家穿着盛装准备去教堂前的合影。
   甚至在我知道有了身孕之前,他曾对我说过:“你可以把工作做完按时回家,弄清楚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其他的事可随其后。”可是,丹才是我的老板,你得遵从他的时间安排;我不能再推迟和丹之间的谈话了———我马上要穿孕妇服,我把那叠文件往旁边推了推,站起身来,就在此时,丹的助手在我桌子上放下一份备忘录,我们被要求在报告中将一组新的数字包括进去,“下周一交给我。”他写道。
   我看了一眼钟,主机计算机已经关闭,因为是周末,周一前改好报告意味着要在周六用手工来做。此时,我听到迈克办公室中传出气愤的大声说话的声音,就走了过去,“要加进这些数字至少要用8小时,而且数字还不一定准确。”
   我说:“另一位分析师说,‘丹让我们干这个就是不让我们周六休息……’”“我们不需要这样做,”迈克背靠椅子笑着说,“下周一,电脑一启动,我首先运行一个程序;周二我会对丹解释,多加一天可以保证不出任何差错。”
   我过了一个糟糕的周末,迈克或许跟他的孩子们打球去了,可我却无法入睡,在此违抗上司命令事件之后,丹会如何看待我的产假呢?
   周一,迈克在我上班之前就运行了那个程序,我核校我的部门的有关数据,连中午饭都没有顾得上吃,一直坚持到干完,我一直想像着第二天早上丹盛怒的模样。周二,我比其他同事来得都早,我倒了一杯咖啡,在我的隔间坐下。丹高视阔步地走了过来,“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正眼都不瞧我一眼,“马上过来!”我坐在他对面,颤抖的手压在大腿下面。他眯起眼睛说:“我昨天需要那些报告,以便用来写我的发言提纲,如果那意味着你周六要干活的话,这是你责任分内的事。是正常的,相反,你却故意违抗。”
   我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泪水,正在这时,迈克飘然而进,手里拿着新的报告,“丹,给。”他啪的一声把报告放在他桌子上,“保证准确无误,分毫不差,在我看来,一天的耽误是值得的。”丹快速地翻看报告,“为什么你们不在周六完成?”“那会是对人力的巨大浪费,因为这活儿我们可以用电脑来做,而且准确性高。”迈克说,“这样,我们就推到了周一做,我得遵循我自己的判断。”丹花了很长时间看第一页,然后点了点头,在那一刻,紧张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就像气球泄气那样,我们用了整个上午帮着丹为会议做准备,他甚至咧嘴笑了。
   那天下午,丹把我们叫到他办公室,对我们说:“董事会认为我们的陈述最为全面缜密。”我们互相祝贺,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过后,当我最终要去找丹谈我身孕之事时,我顺便去了下迈克的隔间,他在那儿,和以往一样努力地工作着,周围贴着孩子们、阻截手训练队和复活节全家福的照片,这些不是分心的东西,而是他力量的源泉。正因为如此,他从不做浪费时间的决策,从来不把自己的地位或办公室政治放在心上,他对轻重缓急心中自有原则:信仰、家庭,然后才是工作。正因为如此,他在三方面都很成功。
   “迈克,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不就是一份报告嘛。”他说。“不,不仅是报告。”我说。
   此时,我也有了自己的轻重缓急的原则,我这就去告诉老板我的那个好消息。
  (文/张健摘自《英语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