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那个买大的女人

作者:叶倾城

字体: 【



   将一切交给两颗骰子的旋转,开出来的到底会不会是大呢?
   从越南回来已经两个月了,我却仍然常常想起它烧透天的凤凰花,清晨捏得出水的润湿空气,雨雾里淡黄淡黄的“情人”咖啡馆,以及赌场的绿呢台前,俞太太孤注一掷的容颜。
   我与俞氏夫妇是在旅游团里认识的,注意到他们,起初只因为他们外形的悬殊。俞太太纤长美丽,长裙流泻如瀑,大声说话,大声笑,走起路来一马当先,忽然止步,扭身催道:“快点呀。”
   “来了来了。”矮矮胖胖的俞先生稳稳地应,左手一大包,右手另一大包,双肩两个小包,颈上胡乱缠着相机带子,一身大汗,却走得不急不缓。
   俞太太上前几步,迎上丈夫,说道:“走这么慢还一身汗?”掏出纸巾为他细细擦汗,腕上的银鱼双钏叮当轻响,而俞先生微笑着看她,圆墩墩的身子越发像企鹅了。
   越南的夏天如此,炎热酷烈,然而那一刻他们之间流溢着的珍爱与疼惜,仿佛月色的温凉与皎洁。
   我问俞太太:“你们结婚多久了?”
   她脸上忽然掠过一丝羞涩,低下头去:“快十年了。”
   我不禁在心中感叹:除了俞先生这样谦和朴实的男人,谁当得起这般的活泼俏丽;而若不是俞太太的温柔与细腻,又有谁能懂得一块璞玉的珍贵?
   在越南的第四晚,我们去了图山赌场。
   同行者大多只是换硬币喂老虎机,而俞太太却叫一声:“我要赌大小,”问丈夫,“好不好?”俞先生一贯的不多言:“好。”大厅富丽而冷清,冷气机里喷出大团大团的白雾。远远就听见她清脆悦耳、干脆利落地发话:“买大。”
   我喂空硬币,一回身,全旅行团的人都聚在了赌大小的台子前,而漩涡的中央是俞太太,她面前是一堆小山般的筹码,周围一片兴奋的低语:“第六次开大了。”
   我挤进去,拍拍她。却惊觉她的臂膀如盛满沸油的瓷碗般沉默滚烫,一粒粒都是汗珠。她全不理会我,只简单地说一个字:“大。”声音沉哑。
   大家都鼓噪起来:“买小,买小,哪有连续七次开大的?”她声音稍稍提高了一点:“买大。”连一向稳重的俞先生也有点沉不住气了,一把抓住她的手:“买小。”
   俞太太瞪着他,面无表情,固执地说:“我要买大。”
   “应该买小。”
   她突然用力摔开他的手:“买小买小,我就不信这一辈子我只有做小的命。”
   有很多人没有听清,也有很多人听清而没有听懂,窃窃传语:“她在说什么?”“她在说什么?”然后一个人、一个人地安静下来,仿佛是将所有的门窗一扇扇合拢,整个大厅一点点陷入死寂,让我们清清楚楚听见眼泪,它的生长,它的漫堤,它缓缓掠过脸颊,有如一滴无声的雨,又仿佛参天大树轰然倒下。俞先生退了一步,有点张皇地看向四周,表情十分尴尬。
   她却已转过头去,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背挺直了,然后缓缓地,将筹码推过深绿的台面,一直推到“大”的格子里,猛折身,扑进俞先生怀里。
   另外几个零散的筹码落在桌上,小姐以一贯的无情姿态旋转银碗,略一停———那一刻的漫长,足够每个人在心里揭开它十次———开。
   起初仍是寂静,仿佛大家都还没弄清那到底是几,突然,女人们尖叫起来:“是大,是大。”不知为什么,我猛地开始鼓掌,刹那间,仿佛野火春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我们的欢呼声将整个大厅都惊动了……然而俞太太的头始终没有从她的男人怀里抬起来。
   从越南回来之后,我再不曾见过他们,因而便一直不明了究竟是什么阻拦在一对相爱的人之间,让他们必须活在道德与梦幻的狭隙里,只有在万里之外的之外才能偷一点快乐。
   而那一刻,她所投注的,除了金钱之外,更是她真实生涯里的爱情、青春,不容回头的岁月,和作为人的尊严。将一切交给两颗骰子的旋转,开出来的到底会不会是大呢?
   同游的朋友写信来:“为什么在那一刹那我们会鼓掌?我们的掌声里,包含的是祝福还是对于一个女人最深的怜悯?”
   而我,只默默想起俞太太腕上的双鱼银钏。
  (文/黄惠中摘自《叶倾城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