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8期

怀抱

作者:鲍尔吉.原野

字体: 【



   心理学家说,在一场突然的事变———比如火灾、爆炸、坍塌到来时,孩子们的反应是扑向母亲怀里,而母亲的第一反应是把孩子紧紧地搂进怀里。孩子脆弱的心灵是无法化解惊变的,而母亲的怀抱仿佛是一块海绵,缓缓地吸收孩子的恐惧,直至平复。专家说,在灾难中那些身边没有母亲的孩子,以及找不到母亲的孩子,心理会受到不可挽回的创伤。孩子们无法化解恐惧,对他们来说,这比肉体的疼痛还难忍受。由此,我们可以想象,发生在韩国的小学生在夏令营被夜火活活烧死的那一刻,孩子们绝望无助,是多么可怜。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个案,一个7岁的孩子在一次爆炸事件中,由于母亲没有迅速将他抱进怀里,从此再也不开口说话了。他已经无法走出恐惧,因此自闭。
   我还看过这样的报道,一个17岁患骨癌的男孩子,在临终前突然睁开眼,嗫嚅着,母亲俯首静听,他说的是:“抱抱我。”孩子在母亲的怀抱里安然离世。前不久在重庆被歹徒砍了27刀的青年民警芦振龙倒在血泊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再也见不到母亲了。”芦振龙自知不行了,临终之时是渴望握住母亲的手。他的母亲远在山东的乡下,并不知道这一切。芦振龙牺牲后,重庆市民集结数万,自发地为英雄送行。
   即使成年人,在危急关头也需要呵护。如寒夜的独行者向火光趋近,这是心灵上的靠拢。人们相互靠拢,常常与谋划资助无关。他们需要的是在群体之中才能获得的紧张感的释放,以及由此恢复的自信心。在灾难中,你只需与众人站在一起,就能获得安全感。在“文革”中,即使不被揪斗,仅仅被划入另类,就足以让人痛苦,这是被孤立而产生的心灵的深痛。亦可知单人牢房对囚犯为什么是一种严厉的惩罚。所谓疏离,正是引发人的恐惧感的另一种存在。
   在上一世纪初叶美国西海岸的一艘遇难的帆船上,人群拥挤,死神在暴风雨中上下追逐着他们。三天三夜,只有船长与厄运始终不移地搏斗着。他在船板上用粉笔大大地写下一行字:“别灰心,我们不会离开你们!”他们终于得到了拯救。这是瓦尔特·惠特曼在诗中所描述的故事。人们从中感到,所谓怀抱,就是那个比你更坚强的人,你把他看作是主心骨。对孩子来说,她是母亲。对国家来说,他是坚强的领袖。因此,我们能够理解惠特曼。他在林肯逝世的时候,悲痛不已地在诗中写道:“啊,船长,我的船长哟,让你的头枕着我的手臂吧!”这是一个经历过海难的人的感受。在这样的诗中,还可以读出崇高的人格所产生的凝聚力,使那些曾经惊慌失措的人心存感激。
  (马玉良摘自《辽沈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