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21期

超越完美

作者:雷切尔.内奥米.雷曼

字体: 【



   完美远非完整。完美只是一个理念,对于大多数专家和我们很多普通人来说,它已成为一个人生的目标。然而对完美的追求可能危及你的健康,完美主义可能会令你和你周围的人心碎。
   在完美主义者看来,生活就像报纸上常见的那种小图画,画下面是一行字:“这张图错在哪里?”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桌子只有3条腿,或是房子没有门。我还记得在小时候,找到错处时得意的喊声,但是如今我不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因为看到缺失、错误,或者“破碎”而获得满足感。所谓完美主义,就是相信生活是破碎的。
   有的完美主义者有一个完美主义父亲或母亲,他们根据孩子的表现和成就给予赞许。孩子们从小接受这样的观念:他们被爱,是因为他们的所为,而不是因为他们本身。对于完美主义的父母,无论什么事你永远做得不够好,稍微努力一点儿你就可能做到更好。孩子们的生活,就是不断为赢得赞许而努力。然而真正的爱是主动给予的,永远不是赢得的。需要我们赢得的不会是爱,只能是赞许。很少有完美主义者能分辨爱与赞许的区别。在我们的文化中,完美主义者是如此常见,以至于我们必须为爱另造一个字眼,比如说“无条件的爱”。但是所有的爱都应该是无条件的,有条件的爱只不过是赞许。
   对完美的追求深植于各种专业训练中。但是远在我进入医学院前,我已经被训练成为完美主义者。小时候,每当我把98分的考试成绩带回家,父亲总会问:“那两分是怎么回事?”
   我崇拜父亲,因此我整个童年的中心就是追求那两分。到20岁时,我已经成为毫不逊色于他的完美主义者,不再需要他来过问我那两分,我自己担任了这个角色。多年以后我才发现分数并不重要,精彩生活的奥秘并不在于那两分。分数并不能使你可爱,也不能使你完整。
   生活给了我们很多老师,教给我们很多东西。戴维就是我的老师之一,他是一个艺术家,也是我的初恋,生活证明性格互补的人相互吸引。那时我们还在一起,我的驾驶证到期更换,需要通过交通法规的笔试。
   交管部门寄来一本小册子,我一连学了好几天,终日背诵白色和黄色路边石的意义之类的东西。戴维试图说服我和他出去散步或聚会、外出吃饭、跳舞,哪怕只是聊一聊,我告诉他我没时间。当然,我以满分通过了笔试,我以胜利者的姿态冲进他的工作室大喊:“我的交规考试得了满分!”戴维从画作上抬起头,异常温柔地看着我。“亲爱的,”他说,“你为什么要考满分?”
   这不是我预期的反应。我突然明白,为了在考试中获得满分,我牺牲了很多,而实际上我只需及格就可以获得驾照了。我花了好几天学习,其实我本可更聪明地度过这段时光。我学到了很多根本不需要的东西,然而当初却感觉好像别无选择。虽然不过是交规考试,如果我考不到满分,父亲不会满意,我自己也不会满意。就像上了瘾,我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周福全摘自《环球时报》2005年9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