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21期

生命的精度

作者:陈云超

字体: 【



   电车上,两老妪对话。
   一个问:你孙女满月了吧?
   一个道:没呢,只有廿七天。你外孙倒是快满周岁了呀!
   一个回:要下个月三号呢!到时候请你来吃饭。
   不在意的,这话也就从耳边滑过去了。可是,仔细想想,却是可以叫人感动的。婴儿的生命,我们居然是以月月、天天来计算的。在人生最初的时光里,居然有人为你一天两天、一月两月地数!好像是一种习惯,但对于一个小小的生命,何尝不是一种初涉人世的荣幸?
   人慢慢长大,生命的精度也随之变得粗略。活到了中年,最容易把自己的生日忘却,好像一岁一岁地数,也显得不必,只过大生日吧。于是,生命的精度变成了五年、十年。
   有了下一代,看着他们长大成人,父辈终于要离去,然后是孩子们为他们一七、二七地数,好像只是一种习俗,然而,在离开人世的最初光阴里,有人一周一周地眷恋和纪念着,又何尝不是人间一遭的安慰。
   人生长途中,每当我们收到一份生日祝福的时候,都要万分地珍惜,它至少意味着你生命的精度,因为有人关心而未曾变得太粗疏。
  (唐正均摘自《广州日报》)